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来源:IT观察家 作者:赵福军

昨天中午在新闻上看到周洪宇代表提出的《关于预防“网游代练”就业困局的建议》,感觉观点有失偏颇,于是随意写了一篇题为《网游代练合法化怎么就饮鸩止渴了?》的博客文章发在自己的blog中,晚上查看邮件,不料却收到了周代表的助理江赫吴写来的一封题为《就周洪宇《关于预防“网游代练”就业困局的建议》的说明 》的邮件,带着惴惴的心情看完之后,笔者仍旧坚持反对武断取缔,而应引导网游代练公司合法化的观点,并针对周代表的助理江赫吴信中提到的三点《建议》根据写了一小篇题为《再谈网游代练合法化 驳三个伪命题》的文章,也欢迎江赫吴以及众人继续拍砖:

1、代练公司必然性地损害从业者的基本劳动能力——伪命题。现代社会所有以PC网络为工具的从业者,或者说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从业者,长期下来颈椎都会或多或少有疾病,那么是否说PC网络或者互联网行业也是对从业者劳动能力有损害而应该取缔?提到对劳动能力的损害,我想煤矿工人是损害最大的吧,甚至损害的是生命,那么是否也要取缔煤矿行业?我记忆中以前在铝电解行业做事,那里的工人长期要接受粉尘、毒物、噪声与振动、高温与热辐射、紫外线、工频电场等的侵扰,引发各类职业性疾病也是无法避免,难道这不是对从业者的劳动能力产生损害吗?但这就是职业要求,游戏代练合法化,就应该接受现在企业以及员工法定的作息时间,试问代练人员在电脑前工作8小时与IT网络行业从业者在电脑前工作8小时,真有本质区别吗?

2、游戏代练引诱青少年远离学业,与控制网瘾背道而驰——伪命题。如果按照所谓的网瘾标准,我想我们现在都已经是精神病患者了,就不可能在此讨论问题拉:)我提倡的是合法化,因为唯有合法化才能杜绝此行业接纳未成年人和大学生现象,当然如果非要说18岁以上的大学生仍然是其雇佣对象,那么我只能说,18岁作为法定成年标准,而且是大学生,其已经是法律上的正常人,应该对自己的意识和行为负责,到底选择学业或是选择沉溺游戏,或者选择打一份工,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与选择,不属我们讨论范畴,其实为什么说引诱青少年远离学业是个伪命题呢?因为不是游戏代练引诱青少年远离了学业,而是游戏本身,如果说非要取缔,那么我看干脆将所有的游戏公司取缔了,效果或许会更明显直接一些。

3、代练公司破坏游戏秩序,受游戏公司和许多普通玩家反对——伪命题。游戏行业赢收的模式已经从1.0的点卡时间兜售模式,集体转变为在免费游戏背景下的B2C游戏装备销售收益模式,如果说以前的模式下玩家还需要依靠代练、外挂作弊等方式来实现高等级的话,那么如今则造就了大批人民币玩家,其实这才是游戏中的最大不公平,有钱就能在游戏中拥有一切,公平吗?游戏公司反对游戏代练,为什么?因为动了它的奶酪,游戏公司只希望自己掌握游戏装备的销售权,这可是涉及核心赢利模式的问题;一些玩家反对,为什么?或许一部分不属于人民币玩家,就类似于现实社会中的仇富心理一样,再或许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在集体无意识中发表了一下本不属于自己的观点而已,其实游戏就是游戏,娱乐而已,扯太多公平、正义宏大叙事,又有何意义呢?

版权声明:本文为IT观察家原创,转载请注名出处与作者信息。

作者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附录1:《就周洪宇《关于预防“网游代练”就业困局的建议》的说明》

赵先生:

您好!

刚刚拜读了《网游代练合法化怎么就饮鸩止渴了?》一文,如果可以的话,想和您交流一下相关问题。周代表并不是仅仅出于“网游代练会对在校大学生或青少年身体健康产生危害”这一项事实就提出“取缔代练公司”的。他在人代会上递交的建议是《关于预防“网游代练”就业困局的建议》(我是代表助理),专门提出来的代练公司的突出问题有三点:
第一,由于代练公司必然性地损害从业者的基本劳动能力,不可能成为较长时期从事的职业,反而会影响从业者今后的谋职。它所谓的“提供就业岗位”是个陷阱,实际上会制造就业困局。这一点不止是说青少年,意在从根本上保护所有的代练从业人员。
第二,引诱青少年远离学业,与控制网瘾背道而驰。
第三,代练公司破坏游戏秩序,受游戏公司和许多普通玩家反对。
我们的《建议》正是呼吁把代练公司明确定性为非法,为取缔之提供依据(长春、福州等地已经有取缔代练公司的案例了)。有不少人直觉性地说代练公司是新事物,可是一个事物是否是新事物,并不取决于其出现时间的早晚,不是说新出现的就是新事物,更不能说新出现的就一定要保护。比如说流氓软件就是新出现的,但政府应该打击它。而“并无法律法规对其进行过定性判断”说明的恰恰是法律法规的缺失,而不是说现在没有明确定性为非法就永远不准把它定性为非法(一般地,总是各种不良行为先出现,之后才会产生将之定性为非法的明确条文)。判断代练公司是否应该得到保护,关键要看它对社会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您也说了,予以保护的前提条件是不违反善序良俗。代练公司对健康的不人道的摧残,与控制网瘾的背道而驰,以及对游戏环境的破坏,都已经违背了善序良俗。
《建议》的看法是,代练公司对社会是弊大于利的,特别是就业陷阱问题尤其值得警惕,不少人把“创造就业”当成代练公司的一大好处,然而代练公司对就业反而是不利的。由政府来监管、规范行不行呢?设立一套管理制度,估计还是跑得起来的,但是不会做到能使代练公司对社会的影响转化为利大于弊的程度。目前代练公司通行的是12小时两班倒,如果合法化,工作时间的行业标准怎么定?就算8小时,也比健康游戏时间多出一倍有余。虽然代练打游戏时大多没什么乐趣,但长时间游戏的行为客观上就是“职业型沉迷”。政府不能一边努力做控制网瘾的工作一边又鼓励职业型沉迷,就像不能在打击网络淫秽色情的同时把“收费裸聊”当成产业来发展。关于学生做代练的问题,您指出“如果将网游代练合法化,那么网游代练公司就必然要接受常规工商企业所必须遵守的法律法规约束”,这是当然的。然而您引的那两项法律并不能阻止代练公司向高二以上的学生和大学生伸手,就算行政机关执法严格,代练公司也会害到他们,有的代练公司是专招大学生当代练的。至于游戏公司的反对,甚至超出了中国政府的控制范围。那么多代练公司是做美服魔兽的,合法化就等于鼓励它们与合法经营的暴雪捣乱,那也太不像话了。《建议》是更多地把代练公司当成一个就业问题而不是虚拟财物问题提出的。我对于虚拟财产保护还有运营商官方销售虚拟财物的看法这里就不细说了,只是向您简单说明一下这份《建议》。

祝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家庭幸福,事业进步!

 

江赫吴
09.3.9

附录2:《关于预防“网游代练”就业困局的建议》

    案由:

    一 代练公司露出合法化的苗头

    代练公司是近年来迅速兴起的一种经济组织,常自称“游戏工作室”。它雇用人员参与网络游戏,进行虚拟财物的质或量的生产(如提升游戏角色的等级即“代练”,获取游戏中的货币、装备即“打金”、“打装备”等),然后将所得的虚拟财物售出以换取现实货币。销售一般通过中介网站进行,相当一部分销往境外。目前代练公司分布甚广,往往有网吧的城市就有代练公司,初步估计从业人员总数在50万以上。

    代练公司长期处于地下状态,不同城市曾有零星的查封报道,但尚未有明文禁止。代练公司的虚拟财物生产已膨胀到如此规模,无论将其禁止还是合法化,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都是必要的而且是迫切的。

    2008年12月,武汉某工商部门向当地一家代练公司核发了营业执照,开了代练公司“合法化”的恶性先例。受国际金融变化影响,当前我国就业形势偏紧,一些地方政府把“代练公司”视为提供就业岗位的一大贡献点,对之加以鼓励。如果代练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合法化,后果堪忧。

    二 代练公司摧残劳动力,将制造就业困局

    许多媒体在对代练的报道中不约而同地作了“透支健康”的评价(由于相关报道非常多,自此以下对同一问题只引有代表性的几条)。代练人员受到严重的、多方面的健康损害,见于报道的就有营养不良、视力听力减退、颈椎病、肩周病、腰肌劳损、肠胃病、肌腱炎、神经衰弱、交流障碍等等,其中很多不可逆转。代练员自述“不点眼药水就看不清屏幕”(北京娱乐信报,2006.3.9),医生称“无异于慢性自杀”(安徽商报,2007.01.18),经营者也直认不讳:“咱说你成天在那儿坐着也不锻炼,天天坐着干,坐完了起来就睡觉去,那啥人,再健壮的人他也白扯啊,就是刘翔,他坐上一个月两月的,还飞人?”(央视焦点访谈,2006.9.24)甚至要求代练员签“生死状”,表示对过劳死不负责(南宁晚报,2006.11.13)。

    代练员的身心健康受损不仅是普遍现象,而且是必然现象,是由代练公司的基本工作内容决定的。代练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重复进行单调枯燥的“杀怪”等活动,他们坐在电脑前紧盯屏幕,高频率、持续地敲击键盘和鼠标,直到有人来换班――代练公司的标准是12小时一班,一天两班。“记者:‘那如果有时候太累了,我能不能歇一下,不够12个小时,行吗?’老板:‘那耽误我们时间。’记者:‘一天必须得12个小时?’老板:‘对,对。’”(央视经济半小时,2007.1.29)连续游戏3小时就进入“不健康游戏时间”,遑论12小时?事实上,由于工作内容的特殊性,即使贯彻8小时工作制也不可接受。

    只要代练公司存在,它对员工健康的损害就不可能避免,摧残劳动力是代练公司的本性。因此,在主观上没有多少人愿意把代练当作较长时期的就业选择。代练员除了游戏的玩法外学不到什么实用技能,身体却受到损害,就业门路更窄了。假设一个人找不到工作被拉去做了代练,一年后幡然醒悟退出,在环境保持不变的情况下,他的工作只有比一年前更难找。“钱没挣多少身体零件全坏了,今后再也不干了”(北京娱乐信报,2006.3.9)

    如果长期干下去,日复一日的损害必然累加成为劳动力的削弱乃至基本报废,因此在客观上代练也不是可以长期从事的职业。与其他“吃青春饭”的职业不同,代练做到尽头的结果,不仅是失去了继续从事代练业的能力,也失去了转而从事其他职业的能力,一个人终身的劳动能力在几年内就被摧残殆尽了。“不知退出后自己还能干什么?其实我也知道,在这一行上耗的时间越长,选择其他就业的机会就越少,我真怕自己就这样废了”(131网,2008.10.3)“现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干什么,去工作身体能不能受得了,很疲惫,很弱,真的很后悔。我也老大不小了,回家不好意思,对不起父母。”(央视焦
点访谈,2006.9.24)
   
    代练公司就像榨汁机,招一批人进来,榨干后丢掉不管,然后再招一批――它就是这样“解决就业问题”的。代练公司吸引的员工越多,对就业反而越危险。地方政府若想借代练公司“提供就业岗位”,那无异于饮鸩止渴,势将招致日后之祸。经营者的资本可以转向,而被抛在身后的受损害、无技能的劳动力,将形成真正的就业困局。

    三 代练公司引诱青少年远离学业,与控制网瘾背道而驰

    工商部门首发“代练执照”的消息见报后,立即有在校大学生投书报社,自曝因从事代练“耽误了学业”,“由于工作环境差,作息时间不稳定,自己精神出现恍惚,后来就放弃了。”(长江商报,2008.12.10)

    这不是个例。代练公司经营者看准在校学生爱玩又缺钱,以“免费上网玩游戏,还倒给你钱”为号召,引诱他们加入代练队伍,甚至把手伸向未成年人:“小强今年21岁,吉林省梅河口市人,初中毕业即辍学在家,后来迷上了网络游戏,再后来成为职业‘网络游戏代练’。小强说,当时入这行是‘上了免费玩游戏的当’。当时他看到一家‘网游代练工作室’的招聘广告,说可以免费玩游戏还能赚钱。”(131网,2008.10.3)“有一次我有个哥们儿他就不念(读书)了,使我们都很惊讶,然后他说了个事情,他说学校附近现在有些地方有一种免费的游戏,不仅可以免费让你去玩儿,它还可以倒给你钱,我们开始都不相信,后来有一次跟他去了,真是如此,但是每天都得在那块儿,一天一宿都得在那块儿,早上起来跟家长说去上学了,其实就是上那里去玩去了。”(央视焦点访谈,2006.9.24)

   许多代练公司把招聘广告张贴在高校附近,这是因为大学生的自主权比中、小学生更大。大学生在代练队伍中很可能占有惊人的比例,甚至有行业内部人士曝出这样的说法:“扬州这边搞网络游戏代练的99%是大学生。”(扬州晚报,2008.3.10)

    代练公司自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其实相当大的一部分在岗者是学生,而学生应该学习知识、技能,本来就没到就业的时候。他们在求学时期被代练公司拉去榨汁,反而损害了今后谋职的潜力。

    四 代练公司具有寄生性,受游戏公司和许多普通玩家反对

    代练员与正常玩家在游戏中的行为模式显著不同,其行为会破坏游戏平衡性,扰乱游戏正常秩序。一些代练公司干脆让代练员使用外挂程序(外挂已被我国认定为非法)。个别所谓的“游戏工作室”甚至盗号倒卖。这些行为都在妨害网游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许多普通玩家对代练的账号采取抵制态度。在国外服务器上打金的代练公司正在这样向世界诉说:我们中国人是不守规则、不负责任的。

    网游企业更是普遍对代练公司持反对态度。比如《魔兽世界》是国内代练公司打金外销的最主要网游,然而其开发商暴雪公司是厉禁职业打金活动的,只要发现有嫌疑的账号就立即封禁。去年初暴雪在与Peons4Hire等打金公司的诉讼中获胜,法院判决禁止以任何形式在北美的《魔兽世界》游戏中兜售金币或提供代练服务。而在代练公司的另一大出口目的地韩国,有许多游戏服务器屏蔽了中国大陆IP,就是因为代练公司过于活跃。去年10月,韩国破获了一起虚拟货币倒卖案,逮捕了一个从中国向韩国倒卖游戏币的团伙的主要成员。

    代练公司与网游企业之间的对立是无法克服的,我们不可能一边支持网游企业发展,一边鼓励代练公司去与之作对。

    建议:

    当前,受国际金融变化影响,我国就业形势偏紧,一些地方政府把“代练公司”视为提供就业岗位的一大贡献点,对之加以鼓励和支持。其实,这种认识和做法是欠考虑的,有必要尽快调整。

    我们认为,应对金融危机的冲击,人们所采取措施而导致的结果无非四种情况:一是将产生正面效果的,二是只有低效的,三是无效的,最差的就是负面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多采正效,少取低效,避免无效,严禁反效。向代练公司核发营业执照,使之“合法化”,无疑属于最后一种情况。如果代练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合法化,它不仅不能真正地提供就业岗位,反而会摧残青少年和大学生的身体,制造就业困局。我们政府有关部门,千万不能为眼前假象所迷惑,而忽视了青少年和大学生的健康,助长这种“饮鸩止渴”的短视行为。

    代练公司是不人道、不合算、不光彩的,与中央反复强调的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格格不入。真正能从中获益的,只有代练公司的经营者和交易中介。试图通过限制工作时间或从业人员来“探索官方监管模式”不会取得成功,代练公司也许会在口头上答应一些限制性条款,但实际上一条也做不到。要想真正保护代练人员的根本利益,就要让他们远离这个行业。

    因此,我们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明确宣布代练公司为非法经营,由工商部门尽快予以坚决取缔。已经批准的,也应立即撤销。这才是真正的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对历史负责。


上一篇: 网游代练合法化怎么就饮鸩止渴了?
下一篇:开放已成趋势 SNS市场格局仍充满变数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