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来源:IT观察家 作者:赵福军

贝佐斯无心插柳的Kindle,如今成了亚马逊的救命稻草,08年销量突破50万台,今年2月Kindle 2一经发布,截止目前,销量已超过30万台,于是“亚马逊本周发售大屏版Kindle阅读器”、“亚马逊携6所大学推大屏幕Kindle 内置教科书”的新闻纷纷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但伴随Kindle的一路高歌猛进,产业链危机也逐渐被放大,甚至出现出版商集体倒戈的现象:

据悉,美国报业集团赫斯特公司目前正在资助创业公司FirstPaper创建一个软件平台,以支持数字化报刊杂志下载。FirstPaper还有望推出一款配备更大显示屏并能够展示广告的电子书阅读器。甘尼特公司旗下的《今日美国报》(USA Today)和培生集团旗下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则与创业公司Plastic Logic Ltd签订了协议,后者通过与E-Ink公司合作,将推出一款平板阅读器,其体积与信纸相仿,并可显示书籍、杂志和工作文档,最重要的是这款产品将帮助出版商发布广告,而且Plastic Logic Ltd还将于今年夏天针对《底特律自由新闻报》(Detroit Free Press)和《底特律新闻报》(Detroit News)推出一款8.5至11英寸的电子书阅读器,这两家底特律当地报纸的印刷版近期均已停刊……

Kindle的成功,是终端产品销售与用户付费数字内容消费购买模式上的双向成功,当然这离不开多年来亚马逊在网络书店上的内容资源积累,以及数字分发销售对传统报媒行业的商业诱惑,毕竟对传统报媒行业而言,赢利和生存困境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本身一拍即合的双赢合作,如今却出现倒戈纷争,说白了是利益分配与定价权益的争夺,归根结底是对电纸书新产业链游戏规则主导权到底谁说了算的问题。

在Kindle现行的报媒数字内容分销操作中,定价权完全由Kindle掌握,不同媒体订阅价格不同,报纸的订阅费在每月5.99美元至14.99美元之间,而杂志则在每月1.25美元至7.99美元之间。更让传统报媒企业不能忍受的是,Kindle竟不允许出版商发布广告而且其外观和使用方式也无法对传统报媒的版面格式进行充分展示或替代。传统报媒企业的核心赢利点就是在掌握话语权基础上的广告收入,纯粹的内容销售顶多也就是减少出版、发行、仓储、运输等成本而已,而今Kindle让他们只赚内容的钱,而放弃核心广告收益,是传统报媒企业不能容忍的,毕竟对Kindle而言,掘金利器是数字内容分销下的长尾,正所谓薄利多销,但实质上却对产业链上的传统报媒企业的利益考虑不多,前述的倒戈冲突也就成了必然。

应该说双方的话语权争夺战才刚刚开始,毕竟看似强硬的Kindle实质还处于占领市场、普及教育用户的初级跑马圈地阶段,一旦传统报媒企业纷纷集体将内容授权给其它电纸书阅读器厂商或自己开发电纸阅读器,那么Kindle将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在内容整合与利益分配方面,国内的电纸书厂商汉王,显然比亚马逊更识趣,据悉,汉王不但将推出适用于传统报媒企业版面显示格式的电纸书,而且会充分的保留报媒既有的广告位,最重要的是,在内容分销定价权方面,汉王电纸书事业部总经理王邦江曾表示会采用2/8分帐的诚意来进行合作,这样实质对产业链而言是各司其职,各选其强项,共赢是不言而喻的。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上一篇: 手机上网本:商业圈地中的融合噱头
下一篇:厂商蜂拥涉足SNS 资本赶场前途若何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