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日前,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对近期各地出现的“网瘾电击疗法”做出暂不宜应用于临床的研究结论,要求各地立即停止该项治疗。
此《通知》毫无疑问,针对的是杨永信之流的“伪网瘾戒除专家”,是对其倡导的在网瘾孩子太阳穴或手指接通电极,以电流刺激脑部进行所谓网瘾治疗方式的官方“封杀”。
查看杨永信的简历、荣誉、与履历,之前一直没有跳出过临沂市精神病领域,可以说是互联网让其成为“全国戒网专家”,但令人讽刺的是,让其成名的正好是其反对的、甚至想方设法让人摆脱、甚至不惜“电击”的互联网。
互联网工具的中立性在专家面前变成了精神病促成核心因素,沉溺或者说着迷上网的孩子们被指责为精神病,而这些专家却在通过精神病群体性恐吓界定之后,敞开治疗之门,堂而皇之的开始收费治疗,而治疗的方法竟然是物理电击,电击的目标竟然是脆弱的太阳穴。

(百度一下“网瘾”,前十条信息,竟然全部是收费治疗网瘾的所谓专家与专业机构)

何其荒谬。
几日前,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邀请了几位业内人士争鸣社交网络是否是毒品,而预设性前提是社交性网络促使大量职场白领沉溺。在笔者看来,互联网之所以吸引人,甚至令少数网民产生沉溺,正说明互联网的魅力。说明互联网的内容是有价值的,如果互联网让用户见了就恶心,那早就自然消亡了。
当年武侠小说风靡的时候,多少朋友都是武侠迷,沉溺其中,如今还不都是正常人,没见哪个进精神病的;当年电视机刚进农村的时候,笔者是天天到别人家去看电视,甚至很上瘾,但如今已经近十年不怎么看电视了;大学时,有同学连续沉溺网络游戏四年之久,所有学费统统投入游戏,最终连毕业证都没拿到的,在我们看来属于严重上瘾者,但如今无论是工作或学习,都比我们上进……
笔者举这些例子,无非是想说明,暂时对某些事物的沉溺或着迷,对于漫长人生来说,都是很正常的,都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阶段而已,重要的是,不要让阶段性沉溺或着迷负面影响了我们整个人生或生活就好了。
网瘾也一样,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其监护人,有责任也有义务引导心志不健全的孩子对上网有正常心态,治疗网络沉溺或上瘾的根本方法在于教育与说服;而对成年人来说,只要不影响他人,作为心志健全的人,沉溺或上瘾与否,还是由自己决定吧,非要沉溺至死或沉溺发疯的,那就死好了,疯好了。
为卫生部紧急叫停电击治疗网瘾叫好,让倡导电击治疗网瘾的伪专家、伪学者们去接受网民的批判与自身灵魂的审判吧。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上一篇: 从功能体验、趋势角度谈搜狗输入法的竞争力
下一篇:电子商务整体型态发展趋势分析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