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出处:《网吧帝国》   作者:赵福军

      1月13日,国内IT网络媒体并没有过多聚焦在12日的百度被黑上,而是将更多的位置留给了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有关退出中国市场的博文上。

      随后,针对谷歌是否会退出中国市场的报道与分析评论文章几乎天天可以见到,而近期此话题热度不但未减,反而在急速升温。归其原因,笔者认为无非两个:

      一方面ICP牌照的年检审批将在3月底完成,如果谷歌真要退出中国,真要完全拒绝中国政府的内容审查,那么牌照年检审批这道关是必然过不去的,记得Google在正式进入中国的时候就曾经因借牌落地而遭遇“牌照门”风波,如果终结于本次牌照审批,也算有始有终了;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官员一再表示,外资企业在中国投资、经营企业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这条准则,而且表示谷歌如果撤出在华投资,不会影响中国的投资环境,也不会改变大多数外资企业在华经营良好以及盈利的现实。

     说白了谷歌现在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

      在美国本土,所谓的自由民主政治舆论压力一直存在,记得早在2006年2月15日,在Google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前夕,美国众议院就曾经针对其展开过一次题为“关于Google等网络公司参与中国网络控制的听证会”,当时出席听证会的Google代表是副总裁Elliot Lantos,在被民主党国会议员问及难道不为Google的所作所为(进入中国,接受中国政府内容审查)感到羞愧问题时,Elliot Lantos表示:我们已经选择了一个路径,开创了一个路径,形成了最终惠及所有中国用户的路径。

      现在看来,经过4年多的努力,Google仍旧未能开创出当年预期的路径,不仅本土化的经营未能赶超百度,而且海外的搜索创新技术与网络应用服务也并未完全惠及中国网民,而且还要被动接受中国政府的“阉割”式内容审查,这可以说让Google在美国本土遭受的政治舆论压力变的更大,离开已是迫不得已,毕竟Google高层与奥巴马政府有着太多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这种商业与政治的“过度融合”让Google日渐失去真正的独立自主。

      正如记录片《激荡 1978—2008》中针对步鑫生的悲剧点评:“当一个企业家被政治化的光环笼罩的时候,悲剧的影子已经蹑足而至了。”企业家如此,企业何尝不是如此呢?

       而在国内,除百度外,还存在众多三线搜索厂商,对整个搜索市场格局的变化充满期待,例如搜狗、搜搜、有道、中搜、必应等,当年马云把雅虎中国收了后,几经变脸,将其既有的市场份额基本折腾光了,对于众多三线搜索厂商而言,一旦谷歌退出中国,对于他们成为主流搜索的机会和概率也就增多了,而作为谷歌核心竞争对手的百度,更是希望谷歌早日挥刀“自宫”。这也是为什么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的文章在媒体中持续不断,而且竟有一半是对谷歌退出行为嗤之以鼻、期盼其早日滚蛋的文章。

      而关于谷歌到底具体在什么时候退出的问题,谢文曾微博中提到3月15日退出,事实证明非也;而如今香港凤凰卫视著名记者闾丘露薇同样在微博中提到谷歌将在4月10日离开中国,或许过两天还会有新的时间预测出炉。或许谷歌有关退出中国与否的消息开始只是一种内部评估或外部试探性表态,但当被媒体不断追踪和放大后,最后不走也不行了,如果谷歌最终真退出中国市场,在笔者看来也是被国内外政经舆论环境逼走的。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上一篇: 广电总局缘何突然为网游广告开绿灯?
下一篇:Facebook局部超越Google 下一个网络新贵?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