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者:赵福军  首发于《天下网吧》



(一)教师夫妇当“老板” 校园内开个“黑网吧”



    人民网河南视窗讯 大河报报道:利用教师家属院的闲房,太康县龙曲一中一对教师夫妇竟在校内办起了“网吧”,学生不出校园就可以通过与学校操场相邻的后门进入该“网吧”,并且7元钱还可以包夜上网。记者将该情况反馈给该县工商部门后,工商人员表示尽快予以查处。



校园内有家“黑网吧”



“距学校200米之内不是不让有网吧吗?可太康县龙曲一中有对教师夫妇竟在校园里办起了网吧,现在,我家的孩子整天泡在网吧里撵都撵不出来。”接到读者举报后,922日下午,记者赶到太康县龙曲镇龙曲一中。



在龙曲一中,记者在校园内找了好几遍也没能找到这家网吧。“我想上网,咱校内的网吧在哪儿?”记者向正在操场上玩耍的一学生询问。该学生指了指操场旁一家住户的后门,“从学校家属院的后门进去就可以找到王老师家办的网吧了!”按照该学生所指,记者推开后门,穿过两道内屋门到达客厅后,来到一间面积有40多平方米的网吧内,该网吧内有14台电脑,电脑前的学生有的在打游戏,有的在聊天。



“黑网吧”已开4年多



“上课期间你们上网就不怕老师吗?”记者一边上网,一边和旁边一名学生聊天,“这节课是体育课,自由活动。”该学生回答。该学生还说,王老师精明得很,这些电脑都是他自己组装的,“你看,这些视频头,我们聊天时还可以看见对方呢!”杨姓学生说,他们晚上如果不想上晚自习,可以编个理由向辅导老师请假,然后到王老师这里上网。“这里安全,还可以包夜,很便宜,7元钱就可以上一夜,王老师办的网吧已经开了4年多了。”正在记者和该学生说话时,旁边另外一名男生插话说。



“在这样的条件下办网吧,是违法的呀!”暗访结束,记者给老板王老师付了1.5元钱后随口说了一句,“我知道,我知道,学校200米以内不能有网吧。”王老师忙不迭地说。知情者向记者说,有关部门曾多次查处这家网吧,但老板打上“电脑服务”的招牌以逃避检查。王老师夫妇除上课之外,一般都是轮流照看网吧,对外还承揽一些打印、做条幅什么的业务。“如果不了解情况,一般人不会知道这就是个网吧!”



点评一:各种各样,名目混杂,花样繁多的黑网吧,一直都是社会家长心中挥之不去的痛和担忧之所在,同时也是各级网吧监管机关重点查处的对象,猪圈里开网吧的有之、家庭开网吧的有之、高校图书馆阅览室开网吧的有之,然而最为隐蔽,隐患最大的当属学校的老师或从业人员以学校为依托和掩体所开的黑网吧。以王老师夫妇所开的黑网吧为例,至少存在以下几点违法违规之处:1、学校内开网吧,违反200米禁令;2、通宵营业,违反早824点经营时间的禁令;3、无证非法经营;4、自己组装兼容机器,未使用3C认证的品牌机;5、接纳上中学的未成年人,违反禁止接纳未成年人的禁令;虽然该网吧处处违法,但是却风险甚下,利润丰厚,为什么呢?首先,经营者可以利用学校和家庭的双重掩体来掩盖自己的违法经营行为;其次,经营者可以利用自己的教师地位、权力(利)宣传和引诱未成年人学生到其黑网吧中上网;最后,经营者的由于逃避了日常监管,经营成本大大降低,利润大大上升。这种黑网吧一但发生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监管机关应该积极的将监管触角延伸到这些以学校背景的黑网吧之中,加大监管力度,还一片明净的乐土给我们的社会、未成年人以及网吧产业。


 



(二)个体网吧仍占九成 网吧连锁半路搁浅



“按照现在的连锁网吧发展速度,文化部提出目标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真是遥遥无期啊!”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主任助理李伟对记者关于国内连锁网吧发展现状的提问,发出了这样的慨叹。



两年多前实施的一项旨在对网吧加强规范化管理,使其向品牌化、规模化、产业化发展的连锁网吧发展规划,如今却在政策不到位、市场不接受等种种因素的制约下,处于半路搁浅的状态。不过,随着近期网吧营业时间实行“有限制的开放”、各界对网吧税收政策的呼吁以及网吧行业协会正在报批等利好消息的出台,政策亮起的绿灯为连锁网吧突出重围提供了一线生机。



目前获得全国经营许可的连锁网吧数量在全国网吧中占有率不到10%90%以上的网吧仍然以单体网吧形式存在网吧连锁制半路搁浅?



“拿到连锁网吧经营许可牌照以后,我们公司已投入了几千万元,跑遍了全国各地进行市场开发,目前已经发展了400多家加盟店和30多家直营店。”首创网络公司创立的零度聚阵文化有限公司副总裁张立说。在当初获批的10张连锁网吧牌照中,首创网络的零度聚阵连锁网吧的发展规模已然算其中数一数二的,但张立表示,网吧连锁要靠规模出效益,在一个省市或地区,只有当一个品牌连锁网吧的市场占有率达到15%以上时企业才有可能赢利。



而据李伟透露,目前获得全国经营许可的连锁网吧数量在全国网吧中占有率不到10%90%以上的网吧仍然以单体网吧形式存在。在全国11万多家网吧的市场存量中,连锁网吧就象掉进大海里的一滴水,被淹没在单体网吧的汪洋中。



据记者了解,除零度聚阵外,瑞得在线的连锁网吧已经开了几百家,但是像中电华通只尝试做了不足10家。多数持照公司在连锁网吧的发展上处于停顿或观望状态,要么裹足不前,要么胎死腹中,而这些公司在开发连锁网吧的过程中都至少投入了几百万到几千万元。



中电华通北京分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很多当初拿到牌照的企业纷纷叫苦不迭,感觉这个“照”拿亏了。



地方保护抵抗全国连锁



网吧连锁制始于20036月。当时的大背景是,全国二十万单体网吧遍布城市和乡村的大街小巷,大多数网吧“小、脏、乱、差”,整体上处于散兵游勇的无序状态,特别是受北京“蓝极速”网吧恶性流血事件的震动,作为全国网吧主管部门的文化部提出了网吧连锁制的设想。



其时,文化部先后批准了中国联通、长城宽带、瑞得在线、中青网络家园、中录时空、中国数字图书馆、亚联电信、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首创网络、中电华通等十家企业筹建全国网吧连锁。依据当初的设想,文化部希望由这10家拿到牌照的“正规军”将全国二十万网吧“杂牌军”收归帐下,由10大巨头统领。按照规定,这10家企业要在两个省市开设不少于20家直营店才可通过文化部验收。2004年初,最终获得正式运营资格的只有5家,即中青网络家园、首创网络、长宽、中国联通和瑞得在线,其他5家的业务至今基本陷于停顿状态。连锁网吧的发展并没有按人们当初设想的轨迹运行,而是几乎走进了死胡同。



 “文化部的牌照实际上是虚的,到了地方上人家根本不认,要想开网吧还要到地方上再案。”中电华通北京分公司这位负责人说,全国连锁网吧牌照在地方上能落地的不多,尤其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地方势力很大。比如在北京经营连锁网吧,就由北京的文化、公安主管部门核发了4张连锁网吧经营许可牌照:首创网络、瑞得在线、网通和千龙网都。一个网吧吧主向记者透露,要想在北京开网吧目前只有三条路可走:买一个现成的网吧,开个黑网吧,或者加盟4家地方连锁网吧。



手握全国、北京两张牌照的张立透露,一张全国连锁网吧的牌照要5000万注册资金才能拿到,一张地方连锁牌照一般也要2000万注册资金。巨额资金投入之外,若真正要在自己看中的地址上开网吧,还要经过省、市、区各级文化主管部门、公安、工商部门的层层审批,一般需耗时半年左右才能开张营业。“如此高的时间成本,让很多企业扛不住。”



除了牌照落地难的问题,各地的单体网吧也没有加入连锁的意愿。瑞得在线总经理里航曾对媒体说,“因连锁网吧相对于单体网吧,除了正规之外,几乎没有其它方面的竞争优势。而且连锁网吧加入和退出机制并不完善,所以网吧都不愿意加入连锁企业。”



扶持新政能否重启生机



就在10巨头拿到牌照后摩拳擦掌准备在网吧业大干一场的时候,政府自2004年初开始实施为期一年的对网吧的专项整治,全国20万家网吧被打掉了近一半,并暂停了全国网吧牌照的审批。尽管此举整顿了市场环境,但对于正规的网吧经营亦产生了副作用,“整整一年很多网吧处于半停顿状态”。



可喜的是,网吧的政策环境已经慢慢由“打”转向“扶”,使网吧行业的整体环境从2005年已经有逐渐好转的迹象。虽然连锁网吧还没有大规模发展的迹象,但网吧的外围产业链对其却非常热衷,电脑硬件厂商、电信增值服务商、网络游戏厂商、广告传媒等机构都表现出了对连锁网吧的兴趣。



今年7月,国务院联合九部委组织的全国网吧协调小组召开会议,决定率先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以及沈阳、石家庄、深圳、长沙、成都等五个单列市共9大城市展开网吧长效管理机制试点,其间一个看的见的利好就是对网吧营业时间实行“有限制的开放”。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办公室副主任戎英杰说,“网吧若按照规定的营业时间,每天仅营业16个小时的话,则普遍亏损。”



“此次我们规定了两条线。红线是青少年禁入仍然严格执行,绿线是24小时开放,由9个试点城市的当地政府参照执行。”戎英杰说,作为服务行业的网吧一直按娱乐业20%左右的税收标准征税,网吧普遍关注的高税收问题要由国家税务总局来决定,目前还看不到改变的迹象。



李伟透露,文化部已经在今年年初开始运做成立网吧行业协会,并已上报民政部,此举希望能够自下而上推动网吧行业发展,“至少可以给网吧一个说话的机会”。



今年7月份,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成立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办公室,正式推出了网吧产业五大提升计划,针对目前国内网吧行业现状,从计算机设备、内部管理、正版保护、人才素质、贫困地区发展出发,设计了五项具体措施。



据了解,目前民间上已经有大笔资金流入网吧连锁市场,深圳甚至喊出了40万元一张网吧牌照的天价。这种非市场化的举动虽然不被支持,但各地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也说明资本对网吧市场的看好。



据知情者说,11家获取全国网吧连锁经营执照的企业(中国电信今年获得牌照)大多为国企背景,在介入连锁网吧之初,就已经为创办连锁网吧成立独立运做的公司,在股权结构上都做了变动,引入新的股东介入。“我们仍在寻找机会,但不是去市场上找机会,而是在政策层面上寻找。”中电华通北京分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尽管目前公司的网吧连锁业务处于停顿状态,但一旦获得政策的有力支持,公司会有大手笔的投资动作。



中国网吧的大市场,同样也吸引了境外资金的关注,一些风险投资机构已经开始关注中国的连锁网吧。此外,赴海外上市也在某些连锁网吧的规划中,若能将其他业务整合到连锁网吧中,把连锁网吧的盘子做大,上市的可能性也很大。“关键要政府提供有保障的、连贯性的政策,外资就怕政策有变。”张立说,“我相信大浪淘沙之后,连锁网吧是值得投资的行业。”



点评二:网吧连锁化不是要要彻底的取代单体网吧,更不是将单体网吧赶尽杀绝,而是为网吧整个产业引入新的经营业态,改变传统单体网吧“脏、小、乱、差”的负面形象。连锁网吧连的对象就是单体网吧,而单体网吧加盟的组织就是连锁公司,只有这样网吧连锁经营才可能做大做强一个产业,两者本质上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虽然两年多的连锁实践并未起到合理的预期结果,但是连锁化的思路和观念已经开始逐渐深入到全国各个省份的网吧业界,连锁化困境如今具体的体现在成熟商业模式的缺失与单体网吧对连锁经验模式复制的不信任,只要集中解决了以上两个问题,90%的单体和10%连锁的现状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出现根本改变。



(三)雷锋游戏”能治网瘾?



部分小网民玩游戏废寝忘食



为减少外国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国家出版总署将组织开发以雷锋、岳飞等为主角的网络游戏;在省城济南,是否也存在很多有网瘾的青少年?网民特别是“小网民”是否对新开发的“雷锋游戏”等爱国主义网络游戏感兴趣呢?



24日,记者来到明湖路、解放东路、解放路、棋盘小区、燕山小区等部分道路和小区附近的网吧,由于是星期六,大部分网吧里都有一些看起来年龄很小、一副学生模样的人,有的甚至还穿着校服。上午11时许,在明湖路的一网吧内,记者看到,一穿着校服的上网者边玩反恐精英,边大声吆喝着指挥“战友”,玩得津津有味。一直到中午该吃饭了,这些学生还在网吧里玩着游戏。



在棋盘小区一网吧内,记者发现,除了一些男孩子之外,还有一些女孩子在玩魔兽世界,可能是玩的水平不太高,和男孩子一样,这些女孩子也骂骂咧咧的。该网吧网管告诉记者,这些小“网虫”都居住在小区附近,每到放学后或者是周末,他们就会来这里上网玩游戏,经常忘了回家。



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在上网的青少年人群中,有网瘾的“网虫”大约为6%。济南市的情况和全国差不多,有网瘾的青少年也大约占青少年网民的6%左右。不少家长因为孩子有了网瘾,不好好学习,成天愁眉不展。今年3月份,陶宏开教授来省城作戒除网瘾的报告,每场报告都座无虚席,很多家长都是声泪俱下地恳求陶教授为孩子戒除网瘾。



团市委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正是沉浸在网络游戏里的青少年有增多的趋势,因此才急切盼望着这些以雷锋、岳飞等为主角的爱国系列游戏出现。这些游戏出来之后,学校、家长和老师应该对孩子加以引导,希望孩子们能通过玩这些游戏,既能放松娱乐,又能受到相应的教育,而且还不会沉浸于其中。



“雷锋游戏”能讨网民欢心吗



据了解,网络游戏是近几年迅速发展的一个产业,去年,我国网络游戏的产值达到了25亿元。但进口游戏却占了我国游戏市场的80%,不少网络游戏确实充满着暴力、色情、颓废。在省城济南,记者发现,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网吧里的游戏大约有200余种,但大部分都是国外游戏,其中以欧美和韩国的游戏为最多。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不健康网络游戏的负面影响就逐渐地显露了出来,不仅一些孩子沉浸在网吧不去上学,而且有的孩子还走上了犯罪道路。



因此,国家出版署才计划做一套爱国系列的游戏,把雷锋、岳飞、包拯等历史人物作为游戏的主角。据有关人士介绍,“雷锋游戏”与时下流行的很多网络游戏不同,玩家每升一级,身上的衣着不是更华丽,而是更朴素。并且玩家还要助人为乐,必须要完成悄悄给战友家属寄钱、辅导战友等任务。



为了更好地让广大青少年喜爱上这款爱国游戏,游戏中也设置了“打怪”环节,玩家将要面对的是形形色色的“反革命分子”。如果玩家在游戏中完成了各项任务,就会获得最高奖赏———在****广场得到毛主席的接见。



在采访中,省城的不少家长听到有“雷锋游戏”、“岳飞游戏”时,表现得非常兴奋,他们纷纷打听这些游戏的上网时间和玩法。很多家长告诉记者,孩子玩游戏上瘾太严重了,有时间就泡在网吧,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系列的游戏,不求能给孩子多少教育,只要是不让孩子玩那些暴力游戏上瘾就行了。但一些喜欢玩游戏的青少年却对“雷锋游戏”这样的爱国游戏并不“感冒”。他们大部分人表示,这个游戏太“弱智”了,不如魔兽世界、传奇等游戏好玩,而且玩到最后才是“被接见一下”,没有什么诱惑力。



专家说法



不要拔高网游教化功能



团市委有关工作人员表示,省城很多孩子的家长把网络游戏看成“洪水猛兽”,但是,对于网络游戏,简单的封杀并不能治本,反而容易引起未成年人的反感和抵触。越禁他们就越容易“唱对台戏”,偷偷地甚至是逃课玩游戏。此次以雷锋、岳飞等为主角开发的游戏,就是想因势利导,引导孩子们玩这些健康的游戏,让他们在玩游戏中放松、娱乐,并接受教育。



其实,网络游戏不仅是一种娱乐方式,也可以承载教育功能,还可以用这些历史人物、英雄人物的事迹,通过游戏的方式来教育和感化未成年人。而且这些健康向上的民族网络游戏,还可能会让很多患上“网瘾”病的未成年人逐渐回归常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拿民族英雄来“游戏”,并不是对他们的不敬,而是对其精神的弘扬。



  但省社科院的赵研究员却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他表示,目前一些网络游戏的内容确实不是很适合青少年,开发具有中国特色的益智游戏,这本是正确的。但网络游戏让青少年沉迷,无非是因为有“练功升级”的“收益”功能。实际上,现在并不缺少益智游戏,但对于自控能力、辨别能力相对缺乏的青少年来说,显然无法抵挡具有刺激性的“练功升级”的诱惑。这也是“网游”成为祸害的根本原因。



“雷锋游戏”开发出来了,但由于游戏不具备“练功升级”的功能,未成年人不喜欢,不去玩这个游戏,那么这不就是白费了吗?再者说了,游戏其实就是放松、休闲和娱乐。不应给游戏太多的教化功能,让中华英雄来拯救网瘾患者,更是有点不大切合实际。



山东大学张正教授告诉记者,中国式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文化的入侵,都是导致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原因。要想戒除孩子的网瘾,应该从这些方面找原因,然后去解决。“雷锋游戏”这样的爱国网络游戏虽然能对玩游戏的孩子有一定的教育作用,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点评三:网络上瘾(不应仅仅局限于网络游戏上瘾)是一种时代病、技术病,是网络时代必然会产生并且有可能长期存在的事物,其更多原因来源于社会、家长、教育的责任缺位。玩家之所以会沉迷网络游戏,甚至上瘾,前提就是网络游戏有极强的吸引力,以为任何游戏如果没有了趣味性,也就意味着自身的死亡,如果仅仅从管制、戒除的角度开发一些所谓的游戏,只能从某种角度减少游戏本身的趣味性,只会造成玩家从此游戏转会到别的游戏。盛大开发的《学雷锋》游戏至尽的无人问津就是前车之鉴。与其在游戏素材和规则上想方设法地推陈出新,不如从源头上,尤其从游戏产品内容审查上,从游戏分级上,从心理、物理、药物的治疗上,从日常家长、学校、社会的教育功能的回归上入手,才是治本之道。



(四)广东东莞开禁网吧



中新社东莞九月二十日电(记者 张忠国)长期对网吧经营实行封禁的广东东莞市,今日对市民正式公示了《东莞市网吧管理办法》,确定近期将开禁网吧的经营,受理有关证照的申请。



东莞市有关部门对记者透露,这次开禁的网吧经营,将按照“抬高门槛、鼓励连锁、终端监控、严厉处罚”的原则,通过“公开、公平”的摇珠中标方式,发放约四百个网吧的有偿经营权。



据悉,《东莞市网吧管理办法》对网吧经营分为独立门店和连锁店两种。其准入门槛为:网吧独立门店的注册资金不得少于一百万元人民币,计算机设备台数不得少于一百五十台,也不得多于二百三十台,营业场所限于四百六十至七百平方米;网吧连锁店注册资金不得少于一千万元人民币,提交经营申请时不少于二间(含二间)连锁直营店。同时规定,网吧特许经营权经营期限为五年,届满后由经营权出让方(甲方)或者市政府指定的执行机构无偿收回。



多年来,东莞由于社会管理的压力,至今没有一家正规的经营网吧,一直成为市民议论的焦点话题。该市这次开禁网吧,众多投资者对经营前景感到乐观,也吸引不少来自香港的投资者。市长刘志庚表示,只要能达到经营规模,任何人都可以申办网吧。



点评四:牌照仅仅是市场经济主体进入的一个行政性审核标志,综观世界,各国的行政审批程序都在逐渐的由严格的实质审核走向便捷的形式审核,即只要符合法律既定条件的,就应该发给牌照,允许其进入市、参与竞争。在这种理念运做下得出的结果就是牌照仅仅成为一个标志,并不构成一种资源或者进入机会成本。而国内的网吧牌照却由于种种原因却在走着一条违背潮流和规律的道路:暂停审批。这造成了市场主体不能有序自主进退,网吧牌照炒卖成了一种畸形经济,权利寻租腐败丛生等种种恶果,最严重的是窒息了整个网吧产业,使网吧产业面临一种整体而亡的危机。其实按照现行的网吧管理法规,拍照审批完全是有据可循的,审批权力已经下放到各级文化行政管理机关,这次广东东莞开禁网吧牌照完全是一种依法行政的体现,尤其值得推荐和学习的是他们采用了招投标的市场公开进入方法,能够更好的保证了透明度,让市场主体与监管机关之间形成彼此的信任和良性互动。



 



(五)可乐巨头抢占上海网吧渠道 业主坐收其利



近日,可口可乐的专卖店出现在了上海南京西路,而据记者获悉,可口可乐还在积极争取网吧渠道,力图把上海的网吧也变成自己的专营场所,扭转城市销量不及百事可乐的尴尬情形。



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东方网点连锁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谈伟林,他向记者证实了可口可乐正与他们密切接触的消息。谈伟林告诉记者,以往网吧与百事可乐合作比较密切,在网吧里代销的碳酸类饮料,百事与可口可乐的销量比几乎是82。可能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差距,可口可乐有意与网吧谈合作协议,让网吧专卖可口可乐饮料,不得让百事可乐进入网吧。



无独有偶,在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看中网吧市场,作为打击竞争对手的一个渠道时,与网吧市场联系更密切的一些设备商也在争抢这一市场。记者获悉,AMDINTEL共同瓜分了电脑处理器市场99%的市场份额,而这两家公司分别联手华硕、方正等公司在网吧市场划分起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至于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希望在网吧市场做专营的情况,谈伟林表示,目前还在谈判中,最晚10月底会出结果,现在的商谈情况看,一旦与一方成为合作伙伴,碳酸类饮料肯定会出现排他性销售,这是对方很坚持的。



谈伟林还表示,其实以前都与百事合作比较多,可口可乐的合作方是九城的魔兽,百事可乐的合作方是盛大,最近盛大的那个新游戏并不是很灵光,所以可口可乐那边就比较让我们放不下。



 点评五: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AMDINTEL之所以都瞄准网吧,激烈的争夺网吧的市场占有率,除了因为网吧本身是其产品的购买者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网吧是重要的产品销售渠道:网吧销售游戏点卡是在做渠道、网吧销售餐饮是在做渠道、网吧发布广告代理活动同样是在做渠道,可以说渠道功能是网吧在IT产业链或其他商品销售链中的最重要功能。这一点也时刻在提醒和启示网吧经营者:网吧增值服务的挖掘必须从自身的渠道地位入手,否则就会本末倒置。



(六)西宁市部分网吧“实名制上网”形同虚设



青海新闻网讯   从今年51日起,我市实施了“实名制上网”制度,其中一项最重要的规定就是杜绝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然而,日前,记者暗访时发现,我市部分网吧上网根本无须出示实名卡,“实名制上网”形同虚设,网吧内未成年人仍然络绎不绝。



  王女士的儿子今年读初中二年级,平时最大的兴趣就是上网玩游戏,并沉迷于其中,为此,王女士没少打孩子。今年5月,当她听说我市实施“实名制上网”时,感到十分高兴,还以为孩子“有救”了。可是,没过多久,王女士发现孩子仍是早出晚归或是旷课到网吧玩游戏,她又开始忧心忡忡了。王女士说,现在实行“实名制上网”了, 网吧就不应该再允许学生进入,但她去网吧找孩子时,却仍然看到不少中学生模样的孩子。



为此,记者连日来暗访了我市部分网吧。在古城台附近一网吧,上网者无论年龄大小,只要交5元押金就可办一张临时上网卡随便上网。这里人声鼎沸,已经爆满。不少看上去十四五岁的中学生正在网上聊天,或玩着各式各样的网络游戏。当记者“无意间”与一位网络管理员聊起“实名制上网”时,这位网管说:“现在上网最多的就是中小学生,我们要是‘实名’了,上哪挣钱去啊?”



在长江路某网吧,网络管理员只是让上网者在一个本子上随便写一个身份证号码,就允许其上网,根本不提上网卡的事。记者随手写了一个假名和假身份证号,竟没有网络管理员询问、核实。在烟雾缭绕的网吧内,记者同样随处可见上网玩游戏的孩子。



在西关大街附近某网吧,依然没有人查问记者的上网实名卡,交过押金,服务员主动递给记者写着临时上网卡号的小纸条,让记者输入电脑上网。这里同样也有着为数不少学生模样的人,他们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大呼小叫,沉溺在虚幻的网络世界中。



根据实名登记管理规定,成年网民需凭身份证先办一张网络“实名”上网卡,到网吧先刷卡后上网,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无法获得上网卡,上网实名制成为未成年人与网吧之间的隔离墙。但在我市实际实施的效果却不理想。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有关人员告诉记者,西宁市实施网吧“实名制上网”,是非常受广大家长欢迎的,当然这项制度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他说,目前,全市132家网吧都安装了系统。可是由于受经济利益的驱使,许多网吧的



老板用自己及亲戚朋友的身份证办了一批上网卡,借给办不到卡的未成年人和不想办卡的网民用,甚至有些网吧老板则干脆卸载了“实名制上网”系统。9月初,他们抽检了30家网吧,其中处罚了14家。



点评六:实名制之所以会产生,无非是因为网络的虚拟性造就了现实社会主体的放纵与监管的无奈。为了解决这一虚拟与现实本身之间的矛盾,网络游戏在推广实名制,网吧同样在推广实名制,网民上网必须进行身份证登记、实名登记系统的安装都是这一制度的细划。然而网吧实名制并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事物,要想让其发挥独到的作用,必然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方主体的参与:家长必须积极的履行法定的监护职责、网吧老板在商业化经营的同时必须履行自己的职业道德、监管机关必须加强日常监管、舆论必须为实名制正名和呼吁,缺乏了任何其中一项的配合,都可能导致实名制的破产,西宁市部分网吧“实名制上网”形同虚设的现实正好映证了这一点。除此之外,实名制本身还有一个度的把握问题,如果将网络世界本本针针的等同于现实物理社会,一起都按照物理权力世界的规则来运做,本身也会扼杀和掩盖网络本身的特性。


(七)网吧税费定额计征 长沙市网吧年内有望“减负”



网吧现有按照娱乐行业征收税费的方式即将被得到改变。911日,长沙市文化局副局长谭旭向记者透露,文化局酝酿年内将网吧征收税费方式改为定额计征,从而给网吧适当“减负”,力促对网吧扶大限小,最终实现规模化。



据谭旭介绍,长沙网吧征收税费方式改为定额计征后,将推行营业机子越多、单机税率越低的方式,这样能起到扶大限小的刺激作用,促使网吧经营规模化。



他同时还透露,改为定额计征后单台税率具体怎么定,还有待多方协商;如何改变目前网吧的计税方式,还需税务部门的配合和协调。



点评七:纳税是公民与市场经济参与主体的义务,但是减税却是一种趋势,从政治学上来说,税收其实是一种国家政治权力通过国家强制力对公民合法收入的一种“合法剥夺”,虽然本质上是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但是征税与返还于民的过程中会产生太多的内耗。也正因为如此,才有学者提出通过将财税、金融、证券三业打通来减低国家的征税标准。网吧本来应该属于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的主体,应该按照服务税的税率来征收,但是现行的政策却对网吧行业征收高昂的娱乐税,同时网吧却享受不到同类娱乐行业应有的待遇,这一方便造成了网吧经营成本的增加,更重要的是造成了行业间的无形歧视,降低了网吧经营者的积极性。早在年初武汉举行的网吧高层论坛上文化部官员就提出考虑减低税费以促进网吧行业发展,而今网吧管理条例修改在即,国内部分地方省份也开始试点尝试改变网吧行业高税费的现状,还网吧行业以服务业的本来面目,这不仅仅是单独一个行政执法政策的改变,更重要的是执法思维的改变,税率的降低必然会为网吧行业带来新的活力和生机。


(八)要动员全社会力量 举报违法网吧大连政府出钱奖励 



据大连晚报报道  市文化局和财政局联合出台《奖励办法》,市民举报网吧违法行为一经查实可获150元或300元现金奖励



“我们就是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加强对网吧这一行业的监管,使其成为一个文明的科学文化阵地。”近日,《大连市举报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违法行为奖励办法》正式出台。市文化局市场处的夏文勇处长谈到该《奖励办法》时表示,按规定,举报网吧违法行为的市民,查实后均可获得现金奖励。



动员全社会力量,加强对网吧管理



据介绍,由于近年来未成年人沉迷网吧的事件频发,国务院有关部门去年开展了对全国网吧的专项治理工作。我市共有1300余家网吧,在省内城市中,无论数量还是规模都比较大,《奖励办法》的出台就是为了动员全社会力量,协助文化部门加强对网吧的管理。“凡是发现收留未成年人上网、或者非法经营非网络电脑游戏的网吧,市民都可以举报,对网吧设立‘****’或者使用‘外挂’的也可检举。所有举报的违法行为经查实后,举报者都将获得奖励。”夏处长表示,《奖励办法》中详细列出了七种网吧的违法行为。



提供线索一经查实将给予150元或300元奖励



记者了解到,按照《奖励办法》的内容,举报人仅提供线索的,经查实后给予奖励150元人民币;如果举报人还提供了相关证明材料及证据,奖金将变成300元。这项举报奖金由财政部门专项核拨,专款专用。



为保护举报人,《奖励办法》还明确规定,文化行政管理部门必须对举报人的个人情况和举报内容严格保密。如果受理人员或执法人员因为故意或过失,而泄露了举报人的情况,将视情节给予行政处分;如果此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相关责任人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文化市场举报电话12318全天候开通,市民可随时拨打此电话举报违法网吧。此外,还可以通过信函、电子邮件等多种形式进行举报,详细情况可以登录大连市文化局的网站(http://www.whj.dl.gov.cn)进行查询。 



点评八:对网吧市场违规主体的查处和日常监管是执法机关不可推卸的职责,但是国家行政执法资源的有限性与网吧违法经营日益猖獗的现实要求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针对违法经营不断进行全民战争。俗话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只有民众才会对周边可控制、了解范围内的违反经营势力有着深入的了解,通过违法举报有奖的方式动员群众的力量不仅仅是有利于弥补日常监管的不足,更重要的是为民众行使宪法性监督权利提供一条可行的通道与途径。当人人主动的行使这种宪法性监督权利的时候,必然是各类违规经营网吧深受重创的时候,同时是其他合法经营主体更加积极投入互联网文化事业的时候。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


上一篇: 网络经济中的法律困境
下一篇:互联法网长期征稿启事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