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赵福军 出处:IT.com.cn(IT世界)
 
  微软,昔日PC软件时代的豪强霸王,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自身庞大导致的臃肿逐渐的跟不上潮流,并被新起之秀超越,Google就是这其中的一个。


  当微软遇见Google之后,一切都变的不再适应,微软眼睁睁的开着当年为了进入微软差点拼了命的科技人马们接二连三的被Google挖走;心里急腾腾的感叹怎么就没有抓住互联网这个新战略高地,一不小心就让网络这块肥肉成了他人囊中物、盘中餐;扯开耳朵听着自己苦心培养出来的心腹、很为自己卖命的副总裁李开复当着法庭大声的揭露自己在中国从事的“不道德的商业行为”、鄙视当家的比尔·盖茨“大发雷霆、爆粗口”的滑稽样;更不可忍受的是就连硅谷,自己当年无论怎么嚣张都没人敢得罪的硅谷如今到处都在流传如此的风语:微软将成为IBM,而Google将成为明日的微软。微软不禁暗自寻思,难道自己真的难逃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宿命?


  微软 VS Google的背后


  如果说在李开复事件之前,微软与Google还好似相互在各自的领域里称王称霸,相安无事的话,那么李开复跳槽Google则扯开了覆盖在两者之间久已的遮羞布,使得双方赤裸裸的利益江湖征霸战暴露在每个网民面前,而自始至终,学究气的李开复只不过充当了双方的炮灰而已。


  Google用了7年默默无闻的努力,专攻搜索,终于一鸣惊人,在登陆纳市之后,股价飙升,市值一度达到800亿,超越时代华纳,紧逼迪斯尼,但着紧紧是疯狂的开始。随后Google的势力和阵营在不停的扩张,象章鱼的爪子,看似无序但却有利(力)的抓住了时代最新网络经济概念潮流,博客、IM、搜索、油箱、门户、VOIP、新闻一个都不能少,并辅之以不做恶的理念,轻松、自由的工作氛围,一个以搜索为主心骨的Google帝国的轮廓日益清晰。


  也真因为如此,才能使得一个当年信誓旦旦的称微软是自己今生服务的最后一家公司的儒家学者李开复背弃自己的誓言,将自己背叛微软的行为比做是“追求自己的最爱”、“终身学习” 、“选择的自由”,“做最好的自己”,“to follow his heart”;感叹Google的成功与奇迹是“青年+自由+透明+新创新模式+大众利益+诚信”的综合结果。


  而微软这个当年凭借Windows和Office在PC时代称王称霸,年平均增长高达36%,销售额突破400亿美元的巨人,如今却日渐式微。据 Thomson First Call最近公布的调查数据,华尔街对于以下看法达成一致:2006年左右微软的年度收益增长率将会滑落到6%,这个数字与Gartner预测的整个行业年度增长率的数字恰巧稳合。换句话说,在经历了将近30年的突飞猛进以后,微软已经从领头羊的角色转变成了成绩平平的一家普通公司。赛迪网副总裁祝志军毫不客气的用了“平庸”一词来形容微软的表现。


  其实这仅仅是表面,在具体的领域中微软更是感觉乏而无力。Windows操作系统受到了Linux的挑战,尤其是在各国网络安全防范意识的觉醒,政府公开支持Linux已成趋势,即使是新推出的Longhorn操作系统,最早也要等到2006才能上市;


  Office办公软件虽然当年靠着捆绑策略一举搞定了金山WPS,但是十年之仇金山一直未忘,近日在呕心沥血三年之久,终于推出了从内容到格式与 Office深度兼容的WPS Office 2005,一开始就是英文版,并开始攻占日本市场,金山蚕食微软欲报当年之仇的野心不用多表,除此之外,永中Office也对Office步步紧逼;


  推出的IM软件做不过中国的腾讯QQ,并被雅虎通、新浪UC,尤其是SKYPE、Google Talk特性、功能与看点追赶的喘不过气来,好容易通过频道出租的方式进入了中国互联网市场,成立了MSN中国门户,但是快半年过去了,收效与影响力都甚是微小;


  在移动通讯的手机操作系统方面,虽然说服了包括摩托罗拉在内的几家手机制造商使用其开发的网络浏览、电子邮件及照片传输系统Windows Mobile,但诺基亚、三星以及爱立信等手机制造商却跟自己对着干,执意与竞争对手Symbian合作,甚至参股Symbian,要知道Symbian 的市场占有率可是高达70%;


  更加郁闷的是为微软IE立下汗马功劳的亚当·博斯沃思和微软服务器操作系统领军人物马克·路科维斯基也先后被Google挖去,并且Google扬言将要进军视窗操作系统,使用户不再过分依赖微软支持的信息存储模式;


  还有……


  面对这些微软能不急吗?仔细分析对比微软与Google各自优势与劣势,你会发现微软之所以会处处被Google超越,而Google之所以会处处打败微软是因为两者的主流思维不同。微软还是沿袭PC时代那套以操作系统、办公软件为中心并向四周扩散的商业运做思维,尤其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捆绑式战略;而 Google却是以互联网的核心搜索为依托,合纵连横其它新的网络概念,扩张自己的势力,通过网络的力量侵蚀PC领域的商业市场。而互联网时代,一切终端设备都是围绕着网络在转,任何操作系统、软件、PC机离开了互联网则将大大的失去魅力,失去商机,因此只有抓住了互联网才等于抓住了新时代的商机命门。


  微软一时败给Google,不仅仅是一个公司败给另外一个公司那么简单,争夺、攻击、失败、胜利的背后代表的是两个时代的征伐,是PC时代与互联网时代的冲突与对立。


  冤家路窄,鱼死网破?


  无论是在天时、地利还是人和上,Google似乎都比微软占尽了先机,然而微软虽老,但依旧老当益壮。对抗和反击Google的敏感度和力度都是值得关注和思考,微软至今至少对Google发动了三次强有力的备战攻击。


  一、通过微软诉李开复、Google案件,虽然最终没有达到完全禁止李开复加盟Google的目的,但是终究是通过判决限制了李开复在华的工作范围,赢得了面子,最重要的是通过对这个诉讼坚持和撕破脸皮,对其它想要跳槽的员工起到了很好的杀鸡儆猴效果。


  二、积极主动的顺应潮流,将自己原先的Windows客户端、服务器平台及开发工具、MSN、信息工作者产品、商务管理解决方案、家庭消费及娱乐、移动及嵌入式设备七个臃肿的事业部裁减、编制、整合为三,分别为平台产品和服务部、企业部以及娱乐和设备部,使得自己能够轻装上阵,集中火力对付 Google。


  三、加大对互联网业务的投入力度,准备通过收购时代华纳旗下的美国在线部分股权的方式,加强原先MSN事业部的实力,同时调派李开复的老搭档张亚勤到中国负责微软在中国的科研及产品开发的整体布局,加速在中国的人才招聘,要知道张亚勤与李开复不但是相互熟识,而且更是有着“伯乐识马”、“恩师授业点睛”之特殊关系,双方彼此可谓是知己知彼,可以看做是微软准备将中国作为与 Google作战争霸的第一战场。


  俗话说两强相争,必有一方落败,至少也是两败俱伤,然微软与Google之间的征战却不具有这样的特性,因为他们之间具备不同的领域优势,进可以攻占,败可以退守,任何一方都不会完败。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但当双方都神勇无比的时候,可能结果就不是鱼死网破那么简单,微软与Google的争霸很可能是在当双方达到势力的横平之后会迎来一段休战期,在双方势力彼此悬殊的时候,就可能迎来一段攻占征伐期,最终只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附:李开复案大史记


  7月19日,Google宣布,李开复将负责其中国研发中心的运营,并担任Google中国区总裁,此前,李开复是微软主管互动服务部门的全球副总裁。


  7月19日,微软向美国华盛顿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Google和李开复违反了竞业禁止协议。


  7月21日,Google在加州反诉微软有关指控。


  7月29日,美国高等法院发布一项临时禁令,禁止李开复在Google从事同他以前在微软所从事工作相竞争的领域。


  9月6日,微软和Google的辩护律师在美国金县高等法院直接对话,双方争论的焦点是在法院裁定李开复是否违反竞业禁止协议之前,他能否开始为Google工作。


  9月13日,美国金县高等法院就李开复违反竞业禁止协议案做出裁决:李开复可以立即为Google工作,但工作范围将受到限制,不能涉及他以前在微软参与开发的产品、服务和项目。此禁令在明年1月的庭审之前一直有效。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


上一篇: 巴尔默缘何再次发飙?
下一篇:交锋:应如何看待网警监视裸聊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