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者:赵福军 出处:IT世界


   【导读】这是一个面具化了的年代,这是一个商业化了的年代,甚至是一个连口水都商业化了的年代
 
  没有哪个人的跳槽会像李开复这样被吵的轰轰烈烈,一方面源自口水的双方是两个时代的典型代表,微软是PC时代的巨人,Google是互联网时代的新贵;另一方面也和李开复从前所树立的温文尔雅的儒生性格有关,凸显出了人往往是两面甚至多面的精神悖论。


  美国东部时间9月13日,Microsoft v.Lee案终于暂时告一段落,华盛顿州国王县高等法院法官史蒂夫-岗扎雷兹裁决:李开复可以从事Google聘用他从事的多数工作。从而取消了不久前对李实施的限制令,但也明确的对李的工作范围做出了限制,即李开复在Google不能从事他在微软做过的产品、服务和项目,包括计算机搜索技术,不可以为 Google在中国的研究中心设置预算和工资标准或者定义研究项目。此外,李开复为Google招募员工时不能从微软挖人。


  该裁决一方面明确的预示了李开复加盟Google并从事与微软竞争的工作行为是违反竞业禁止协议的,所以才需要对其工作的范围做出限制;另一方面也揭示了竞业禁止协议作为一种契约也不是绝对的,它受到时间、地域、内容的影响而随时可能发生渗变。


  起诉方微软对此裁决是满意的,已经从某种程度上并在一定的期限内有效的限制了李开复的工作范围,既对其他跳槽者起到了以儆效尤的效果,挽回了面子,同时也为自己与Google的竞争赢得了时间。以至于微软的副法律顾问汤姆-伯特以得意并略带嘲讽的口吻称“Google得到的是一个拿着1000万美元却只能干面试学生工作的出租代理人,是有有史以来薪酬最高的人力资源经理……(但是)他不能教他们去做什么,不能指导他们,不能管理他们”。


  案件的主要当事人李开复本人称“从今天起我得到允许,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了”,其实这是一种摸棱两可的政治谈判式话语,没任何实质意义,在这次口水纠纷中,李开复应该是一个很受伤的角色,纠缠于两大国际商业巨头的商业角逐之中,失去了从先套在他头颈之上的层层道德光环,有点丧失自我,得不偿失的味道。


  裁决对于Google而言其实也是一个胜利,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其实Google也清楚预期的效果本身就不可能,只不过是明知不可而为之),但至少不会太差,至少不用执行哪个赔本兼吆喝的“B计划”,即如果李开复因非竞业协议而不能上班,就向他提供12个月的带薪假期。同时法官也允许李开复代表 Google招募员工,当时Google开中李开复的不就是在中国甚至亚太地区招贤纳士,贵为伯乐的能耐吗?


  有人担心法官对李开复工作的限制性裁决会因为李工作地点的转移而失去实际应有的效力,其实不用担心这一点,只要微软还在美国,只要Google还是一个美国公司,那么该裁决的效力还是不会有丝毫大的折扣。


  这是一个面具化了的年代,这是一个商业化了的年代,甚至是一个连口水都商业化了的年代,Microsoft v.Lee案至少告诉了我们这一点!


QQ:43471982  ;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IT视点专栏:马云赌气,砍掉3721网络实名
下一篇:腾讯网:流量与价值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