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者:赵福军   出处:天极网


    所谓的一机多模、一机多卡、机卡分离业务的思路展开无非体现了两点问题:一方面消费者的消费理念和消费欲求是不停的处于流变之中,消费者永远是市场动态的风向标;另一方市场经济是一种可欲经济,运营商要想不断的挖掘自我,壮大自我就必须不断的自我更新服务的品种、质量与方式,随消费者的风向标而动。


    号码携带业务的产生根本理念就是满足和应对用户的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习惯流变的消费习性。如果说位置携带、业务携带还是号码携带的初级阶段,那么业务提供者携带则是号码携带的高级阶段,它的提出与广泛的市场运用至少可以产生如下积极作用:


    首先,有利于打破市场垄断状态,似市场的竞争可欲化、主动化。即使再垄断的运营商(无论是固话运营商还是移动运营商)如果不能不断的推出和提供有效的服务,不能不断的减低资费负担,用户就可能通过号码携带业务的实施来达到“以脚投票”,从而达到消费行为的合理外部性效应:消除垄断,加剧合理竞争。


    其次,有利于尊重、体现和提高消费者的自主消费意识、选择消费意识、追求高性价比消费理念。如果说我国网民是被免费宠坏了,任何业务一收费就会流失巨大的用户,那么电信用户却具有天生的逆来顺受的消费特点。年年霸王条款依旧,年年用户消费金额有增无减,既有用户被垄断巨头压迫惯了、剥削累了的因素,更多的是用户自主消费意识、选择消费意识、追求高性价比消费理念的缺失与位移,这就需要借助号码携带业务引导这种正宗的消费观念的回归。


    复次,有利于促进3G的发展,实现通信产业的合理过度与生机更新。3G喊了这么久,何时上,何处上,以什么方式上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周期与规划,唯一存在的就是经久不衰的口水战。可携带技术NP(NumberPortability)的成功与突破意味着可以在不改变现有网络和不引入新通信协议的前提下,全面推广和应用NP业务,这必将对我国电信网向网络智能和3G演进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可为电信运营商节省巨额网络改造投资和避免实施运行风险。


    最后,积极促进号码携带也是国际电信业务融合的趋势。入世了什么都讲究融合,讲究国际趋势。据调查截至2004年5月,全球约有23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程度地实施了号码携带(包括固定号码携带和移动号码携带)。在已实施号码携带的23个国家和地区中,有超过一半的国家和地区在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市场都实施了号码携带。从实施的时间来看,中国香港特区和新加坡分别于1995年7月和1997年4月率先引入了固定号码携带和移动号码携带。从地域分布上看,17个在欧洲(欧盟17个国家全部引入了号码携带),4个在亚洲,另外两个分别是美国和澳大利亚。我国的固网运营商也已经在一些地区也开展了小规模的网内NP尝试业务。正是在这种基础上,近日信息产业部有关人士才明确表态:号码可携带业务是我国今后电信发展的一大方向,信息产业部将会大力推动此项服务在我国尽早实施。信产部也将于9月1日在南京试行固话码号转移业务。


    以上的分析不难看出号码携带业务的推广和实施无论是对产业、用户还是对国际电信业的融合都意义重大,尤其是对满足消费者的多元化与可变性需求、促进产业优化竞争希望喜人,然而号码携带业务的推广却并非一路顺风,也存在一些坎坷,笔者认为至少存在以下几个疑问急待解决。


    疑问与困境一:号码携带的号码到底归谁所有?
   
    无论是固定号码携带还是移动号码携带,终极意义无非都是意味着通过号码携带业务,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地选择运营商并保留原有号码而不必换号。那么该号码的所有权到底是归属于用户呢?还是归属国家或者是电信运营商?用户享有该号码的是使用权还是所有权?如果用户具有该号码的所有权,如果使用号码携带携带业务的用户一生都使用该号码,是否意味着在其死亡后该号码也具有了财产的属性即可继承性?


    根据现行的《电信条例》、《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我们不难看出,国家对电信资源统一规划、集中管理、合理分配、实行有偿使用制度。其中电信资源包括电信码号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国家对码号资源实行有偿使用制度,电信主管部门即信息产业部管理的码号资源范围包括数字蜂窝移动通信网的网号、归属位置识别码、短号码、接入码等,而无论是固话还是移动的号码都属于接入号的范畴,因此按照现行法号码接入码属于国家所有毫无疑问。


    那么消费者所享有的仅仅是根据与运营商签定的通信服务合同而获得的对号码的有限使用权吗?从法理上分析应该如此,但是消费者却不这么认为,例如以手机号码为例,他们往往认为手机号码是我买的,无论是我买入网卡,还是我直接办理入网手续,都是我买的,而且,我还有一张可以证明我身份和所有权的“用户密码卡”。怎么可能我就仅仅享有有限的使用权呢?除此之外,如果号码携带业务成熟开展,一个用户完全可能一生只享用一个号码,展转于不同的运营商与服务之间,那么从民法时效取得的角度谁能说消费者不是或者不能实际上实施和享有了所有权的四个权能,即占有、使用、收益、处分呢?如果不承认消费者对号码的所有权,必然会对号码携带业务产生负面的影响。这是否又和现存的法律规则在事实上存在悖论呢?有趣的是而今的电信业的法典级立法《电信法》还未磨砺出来,但愿这部级别效力最高的法律能够对号码的归属给予理性的界定,从而为号码携带业务的发展扫清法律障碍。


    疑问与困境二:行业内的互通互联、业务共享、资费分流障碍如何消除?


    号码携带业务在授权消费者自由选择不同运营商、选择不同电信服务的基础上,也对各大运营商之间互通互联、业务共享、资费计算与分流等行业既有障碍提出了挑战。


    电信南北拆分,虽然引入了行业竞争,但也带来了南电信与北网通的对立,且不谈每年发生多少互联互通恶性案件,仅从负面影响来看就令人咋舌:据统计几年来发生的恶性事件至少影响到了1亿人次的用户使用,造成10亿元的直接损失和20亿元的间接损失。还记得年初国内最大的域名注册和网站托管服务商中国万网为了挽留住自己的客户,解决南北网速的差距,通过同时租用电信、网通南北网络通道的方式打通了两大运营商南北“不互通”带来的技术障碍。但同时也付出了巨额的成本和代价的事件吗?


    虽然作为主管部门的信息产业部一再发文、作为最高司法机关的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出台相关司法解释都不能化解和动摇利益无形之壁垒丝毫。如果行业内6大运营商之间的互通互联、业务共享、资费计算与分流等障碍壁垒不能有效消除,号码携带业务最终还是会流于一种形式,一句空话与口号而已。



    疑问与困境三:技术、成本分摊、携带成本计算等具体操作细节问题也不容忽视。


    号码携带业务的高级形态即业务提供者携带要求同类运营商之间、异类运营商之间都可以实现互通服务的转换。因此也就必然要求考虑固定号码携带技术与移动号码携带技术的融合与对接。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杜宏伟教授就明确指出:由于移动号码的编码规则比固定号码复杂,任一移动终端都对应着两个号码,一是供拨打电话用的电话号码MDN,一是移动运营商确认终端身份所用的内码MIN。实施移动号码携带后,用户能够携带的只有MDN号码,而MIN号码则必须由移入运营商重新分配,因此移动网络号码携带的实现比固定网络号码携带要复杂的多。可见任何服务的推出都是以技术为根基,技术为王的供务理念不容改变。


    由于号码携带带来的收益和成本具有不对称性,因此如何才能够有效的实现成本负担的公平合理,如何使得相关成本在各方利益主体之间协调分摊,建立什么样的本分摊机制也是对相关管理部门的一次考验,也正因为如此,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韩夏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才提出:号码可携带业务不存在技术问题,关键是管理问题。


    除此之外,随着全球电信业的融合,号码携带业务也完全可能发生跨国、跨际的发生,而由于各个国家的电信国情的具体特点,会导致具体的号码携带业务水准不一,具体的号码携带资费高低不一,具体的号码携带业务的成本计算方法不一样,这些不统一都可能阻碍号码携带业务的发展。


    任何新生事物的出现和普及必然会是希望与困境相随,处于技术日新月异变革的电信业中的号码携带也不能幸免,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到底应该如何解决问题,而似乎更在于及时的观察、发现问题,为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基础和思路。号码携带业务最终是会在希望中成长还是在温室中夭折都在于及早的发现困境之所在,从而解决困境。


QQ:43471982  ;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中搜,下一个百度?
下一篇:超女既出 神舟飞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