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来源:《IT时代周刊》   作者:雁鸣


    丑小鸭最终还是要飞去天鹅湖。用这个观念来解释李开复为什么奔赴Google,就显得有因也有果了。


  在微软,李开复的地位与报酬都不低,但从价值观与文化的角度来考虑,他是一个“另类”。 因此,李开复在选中Google后说:“能加入一家企业价值和文化都非常适合我的公司,我感到非常幸运。”


  大家习惯于用传统的竞争概念与竞争手段去观察、解释业界所发生的一切。然而,“李开复事件”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现象,他源自于不同的价值观、形成完全不同的文化———与微软文化形成了鲜明对比,并将两种价值文化的冲突延伸到中国。


  开源的Google遇到保守的微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Google是开源文化在一家企业的典范发展。这种价值文化是霸权价值文化的天生终结者。


  Google在卖任何产品吗?没有。它只向大家免费提供高质量的高科技服务,也迫使其他厂商跟上。因此,我们有了快速准确的信息搜索工具,有了大容量多功能的电子邮件……


  一位朋友最近兴奋地告诉我,他提供了几篇医学论文给一位医生参考,从搜索到翻译,短短10多分钟,用的都是免费的Google。可以推断,当这样的效能发挥在亿万人身上的时候,人类的进步能加快多少。


  Google从筹备建立的那天起,就把成功之道锁定在向世界提供最先进的信息服务,而盈利仅是随之而来的副产品。这种不同于绝大部分传统公司的开源文化,在Google之前,还没有任何企业取得提供服务和盈利这两个方面的同时成功。


  这恰恰是比尔·盖茨和微软害怕的地方,也是他们惟一不能抄袭与模仿的地方。应当承认,微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达到了他们所追求的目标,然而,Google一直坚持对所有有关产品一视同仁,他们只有一条最高原则:要让用户最大地受益。


  这是一条说起来非常简单,但在竞争的环境下实行起来非常困难的原则。


  为了坚守既定理念,并且为了保证上市之后这个原则不为一些短视的投资者所改变,Google采用了特殊的股份种类设置:Google在招股书上特地说明他们不会像其他公司那样为了股价而运作,反倒是为了提供更好的技术与服务,他们也许会向不被一般投资人看好的方向作出大的投入,而对一些被看好的方向不作大投入。


  Google的领导不断向所有员工强调,只能用优秀的产品与服务来吸引用户。这种价值观与文化正是对传统的竞争手段最大的颠覆和威胁,因为它天赋一种无与伦比的、不可抵御的竞争能力。不幸的是,这种新的价值观与文化出现在信息产业、出现在微软身边、出现在发挥着无尽潜力的互联网,这成了微软至今走过的成功的垄断与霸权之路的最大路障。


  两种企业价值观与文化的竞争的态势正在发生转变,也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曙光。


  不同的活法


  这是一种不同的活法。


  拥有600亿美元的比尔·盖茨活得很辛苦,因为别人的任何成功他都视为是一种冒犯,并感到刻骨的痛苦。


  当年网景公司(其拥有的Netscape浏览器为微软IE浏览器的最大竞争对手)成功的时候,盖茨一举把它杀灭;当ICQ在世界上大行其道的时候,微软又推出了MSN。现在,ICQ不知所终;当其他软件公司推出付费媒体播放工具的时候,微软免费捆绑了自己的媒体播放软件,结果又是其他产品顿时大范围消亡……


  如今,在地平线上出现了Google,盖茨再一次感到他受到冒犯,因为他觉得互联网只能属于微软这样伟大的公司。两年前他就说:“(Google)踢了我们屁股”,去年他又恨恨地说:“(让Google有机会成长起来,)我们简直是地狱般地愚蠢。”这是一种商业上的心理变态思维。别人的成功就是自己的痛苦,眼看着Google一天比一天的成功,而现在李开复又在世人面前抛弃微软,加入到日渐威胁着的对立价值与文化的阵营之中,微软的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Google是一个充满创新活力的企业,它要求所有技术人员花1/5的工作时间去探索开发他们觉得有意义的新产品,这些形形色色的新项目被称为“宠物项目”。Google内部有一个“顶尖一百宠物项目表列”,员工可以自由地参加任何一个项目,公司的核心技术小组会筛选出成功的宠物项目作为新产品推出。因此,Google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由上而下制定的项目开发计划,新项目都是由所有第一线的工程技术人员根据他们对市场需求的观察,再结合最新出现的技术手段而构想出来。


  Google根据行业的特点作出了这种创造性的安排,使得所有开发人员都参与创新,同时又掌握了以20%的人力资源投入这种创新的度量。这也使得员工喜爱他们的工作并不断保持活力与创新精神。


  也正是这样,对于员工贡献的回报,Google做到了有实质性的分量。去年对两个开发团队的奖励就拿出了几千万美金,其中贡献最大的个人奖金超过百万美元。这意味着,有能力的员工不一定要自己跳出去开公司,也可以得到相应的回报。这样的激励机制调动起了创造的积极性,也在人才保护和建立崭新的企业雇员关系等方面有非常好的效果。


  从李开复看过去


  Google将要使世界与中国的企业重新思考他们的企业价值观与文化。许多年来,中国有很多人专注于快速致富、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短期行为、胸无大志、惟利是图、零和竞争,以为这些就是竞争精神。这些东西究竟能给一个企业和它的从业人员带来何物,与成功的目标是否南辕北辙?


  在Google的对外新闻稿中,李开复说:“让先进的技术为大众所用所享,并投身于当今中国飞速蓬勃的发展创新,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这样的话,与他之前在微软时反复表述的完全一致。


  李开复是一个勤于思考人生的人。他对生命意义有自己强烈的诉求,以及他有机会在核心位置观察微软的价值观、文化和盖茨、鲍尔默等人的行为及其动机。这种观察与思考的结果代表着价值文化回归的离异与迁徙。而Google的出现使这种回归成为可能。


  李开复过去在苹果公司、SGI(硅图像)公司的传统竞争环境里,参加过领导与WIntel的竞争,且都以失败告终。我们相信这两次经历促使他对人生与事业的目标进行了更深刻地思考。而这次他与Google相结合,两者价值观及文化的吻合与共鸣,将会激发出巨大的能量。更不能忽略的是他对帮助中国的强烈个人诉求,更形成了对微软控制中国软件努力的威胁。


  在这个世界要感谢Google出现的时候,我们要庆幸与感谢Google与李开复将要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李开复说:“我非常兴奋能够到Google工作,更高兴能够回到中国。我最喜欢 Google的一点就是它相当支持我继续帮助中国学生。我最喜欢回到中国的一点就是我可以面对面地帮助中国学生。”


  李开复表示自己希望能影响周围的人,尤其是青年学生。“我不能改变教育,但我能改变对教育的看法。”这是李开复最常引用的话。李开复甚至自己建立了一个中文简体网站,专门针对中国的大学生,亲自回答他们几乎从学习、工作到生活、情感的一切问题。


  此前,李开复在其个人网站上一再发表公开信,为的是帮助所有中国的青年学生。在致中国大学生的多封信件中,李开复叙述了他的人生观:“人生只有一次,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最大的影响力(impact),能够帮助自己、帮助家庭、帮助国家、帮助世界、帮助后人,能够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更有效率,能够为他们带来幸福和快乐。”从这句话中,我们不难发现为什么他要加入Google的根本原因。


  在一次回答中,李开复告诉学生,他不会离开微软,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离开的话,那只有两种可能:做更有影响力的事情;退休全力帮助中国学生。显然,极度崇尚技术、以整理全球信息为己任的Google,目前的声望和影响力正如日中天。李开复主导建立Google中国研究工程院,不用退休就可以同时达成他的两个愿望。


  李开复是一个今天在中国极为珍贵的民族主义者,中国的崛起靠的就是这种中坚力量。而李开复不受约束的言传身教至少能够影响整整一代人。


  李开复只是在追随着他的人生目标,Google也只是遵循着他们的信念与价值观,一步一步地在做着他们该做的事,用陈旧观念把这些事件简单的视为“李开复跳槽”,这恐怕只会模糊了自己的眼睛,以及忽视从中可以悟到的人生与企业哲学的得益。


 


上一篇: 中文搜索市场,战国风云录?
下一篇:中搜,下一个百度?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