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者:赵福军


    权利管理信息:特别申明本文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网吧行业经历了长达一年多的风雨洗礼与大浪涛沙之后,变得满目创痍,缺乏生气,就似那久旱的田地急需甘霖的降临,呼唤《条例》修改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很久,网吧管理部门会出台一些行业利好政策的传闻也早在坊间内外一传再传,然而由于缺乏试点的经验总结与调查数据作为依据,风虽然持续在刮,可惜雨截止今日都没落下来。近日接连几条消息,使笔者感觉到久旱之后的甘霖终于要来临了。


    2005年7月8日文化部主持召开了九城市试点网吧行业新政策会议,决定以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沈阳、深圳、长沙、石家庄等九个城市为试点,逐渐放宽网吧限制政策并积极探索有利的治理经营方略;
    2005年7月27日从文化部获悉,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正式成立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办公室,并正式推出网吧产业提升计划。该计划设计了5项具体措施:一是网吧行业计算机设备品质提升计划;二是网吧行业网络游戏内容提升整合计划;三是推动网吧行业数字内容整合提升计划;四是网吧人才素质提升计划;五是推动贫困地区上网服务发展计划;
    经国家统计局(国统函[2005]129号)批准,文化部已于2005年7月至10月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对全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展开全面调查,以期为优化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政策环境提供依据,从而更好地引导和规范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市场。


    根据文化部九城市网吧试点的精神,北京、长沙、成都都先后推出了各自的网吧长效治理措施,如北京的“‘红线’停‘绿线’行”制度、长沙的“八项制度”、成都的“属地管理、以网管网,抓大限小、违规重处,疏堵结合、典型引路”24字方针等。综合归纳起来主要集中在网吧营业时间、学校200米禁令、网吧税收税率、青少年进入等问题上。以下笔者对这几个问题存在的弊端做简要分析。
 
   《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每日营业时间限于8时至24时。即禁止通宵营业。而在01年出台的《办法》中并没有这种限制性的规定。从法理的角度来说,当市场的主体在取得合法资质授权的情况下,以合法的形式进行经营的,应该享有自主的经营权,而这个自主经营权就包括自主定价的权利、自主决定经营规模的权利、自主决定经营方式的权利以及自主决定经营时间的权利。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应该自觉的充当好“守夜人”的角色,不应该过多的插手,充当家长和市场经济中的“幕后黑手”。当然《条例》之所以作出限制经营时间的规定,是出于保护未成年,以免其过度沉溺于网吧,但是在实践中至少各地在去年6月份整顿高峰到来以前,这条规定基本上被束之高阁。也就是说在轰轰烈烈的全国网吧整治风潮开始了近4个月的时间,各地的网吧业主才迫于高压和风声逐渐的按这条规定办事。对于规则和法律来说,贵在守法者的自觉遵守,才能充分达到预期的效果,可以说限制经营时间的规定,在实践中并不能产生预期的效果。这样的规定是没有什么生命力的。


   《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应当在营业场所入口处的显著位置悬挂未成年人禁入标志。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庄严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的发展。宪法是所有法律之母,相对而言,其它法律都是子法。任何和宪法相违背和抵触的规则都是无效的,这是法治国家中的常识。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是一个网络社会、更是一个全民幸福总值逐渐代替国民生产总值的社会,这也正是为什么我国提出要通过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发展的根本原因。网络知识当然是每个中国公民,包括每个未成年人应该追求和学习的知识。然而在并不富裕的现阶段,学校、社会、家庭能够提供给未成年人接近网络的条件是非常有限的,也正因为如此网吧才有了存在的意义。那么谁有权利剥夺未成年人接近网络的权利?未成年人沉溺于网吧与禁止未成年人入网吧之间完全不能建立正当、合理、合法的因果关系。
   《条例》第九条规定:中学、小学校园周围200米范围内和居民住宅楼(院)内不得设立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笔者认为不仅不应该设立此禁止性规定,而且应该鼓励在中小学校园周围建立网吧。要知道亿万青少年对网络的渴望绝对不可能被短短的200米路程割断和埋没。


    财税[2003]16号《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业税若干政策问题的通知》第二点关于适用税目问题中的第四小点规定:单位和个人开办“网吧”取得的收入,按“娱乐业”税目征收营业税。而根据《营业税税目税率表》以及2001年4月19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部分娱乐业营业税税率的通知》(财税[2001]73号)关于娱乐业税目的解释规定娱乐业统一按20%的税率执行。于是网吧背负上了沉重的税负,再加上文化事业建设费、城建税、教育费附加、个人所得税,网吧的总税竟然占到了网吧营业额的25.53%。根据艾瑞调研中心的最新网吧收入状况统计,月收入低于5000的占14%,5000- 10000的占21%,10000-20000的占28%,可见网吧行业已经整体处于微利阶段,沉重的税收只能给行业带来更多的困境。而实际各地的税务执法机关也基本上没有按照规定的税率对网吧证税,大部分都是20元每台每月的包税,而这种随意的跨度空间也必然为权力寻租与腐败带来温床,严格法定的高税收一直都如达摩克利斯剑一样高悬,时刻都有掉下来的风险。


    从笔者以上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这次九城市网吧试点所针对的问题都是网吧行业急需解决的问题,如果以上几个问题解决了,网吧行业必然会迎来一个宽松的政策环境,必然会为行业带来新的微笑,笔者不禁为这次网吧试点叫好!


作者联系方式:QQ:43471982  ;zhaofujun_1981@163.com


上一篇: 互联网治理自由尴尬博弈(下)
下一篇:吴世雄空降易趣,挑动C2C大战?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