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者:赵福军 写作年份:2003年 


  记得前一个月,听了一个讲座,题目是“解放法院”,主讲人提到中国当前法院中存在的一些社会现象,比如司法不独立,司法的行政化,司法的地方化等问题,然后提出如何改变法院的现状,也就是如何“解放法院”,后来一个老师点评是提出一个问题:谁来解放法院?他谈到法院处于地方的控制,自身是不可能解放自己的。我们的执政党对于法治好象也不是很感兴趣,自上而下的解放也不是很好走。虽然在我们的国家说的是人民当家做主,但是靠人民去解放,那更是不现实的,尤其是现在这么一个陌生人的社会,统一的民众力量更是不易形成。那么谁来解放法院呢?当提出这个问题后,的确引起了大家的思考,是啊,谁来解放法院?后来主讲人还是以一个“当人人都不能解放的时候,也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为解放法院的主体”的方式做了回答。我过后也做了一些思考,我认为还是要培养民众的法意识,正如川岛武谊在《现代化与法》中提到的只有民众的法律意识都提高了,才可能谈法治。将法意识做为自变量,把法治做为应变量的函数我认为是可以成立的,我们的民族本来就是一个缺少权利观念,只有权力,官本位观念的民族。正如梁治平老师在《新波斯人信札》中写到的“在这里死去的总要纠缠着活着的,活着的从来未能摆脱死去的”,传统对我们的民众意识真的是影响的比较深。而我们所谓的普法宣传我认为都是流于形式。其实我们应该少研究一些长篇大论,而应该在提高民众的法意识上做一些努力。只有当民众的心中只有法,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法,而不是去想关系,找关系。这个时候民众自然会提出解放法院的不利地位,因为法院的不利地位正是和他们每一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


上一篇: 赵福军:金山融巨资 为上市?欲套现?
下一篇:视点专栏:名片网模式是否侵犯隐私权?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