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天极网专稿   作者:赵福军


【导读】从公法和私法的角度而言,都不能擅自发布私人性质的“网络通缉令”,否则就可能将“通缉令”指向自己。
 
  现实社会中公安机关所发布的“通缉令”可以令任何被通缉的违法犯罪分子几无藏身之地,然而当私人恶意的“网络通缉令”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疯狂传播时,“通缉令”的指向就会“适得其反”……


  据报道,从去年年底始,网络虚拟的世界中忽然刮来了一阵对高某的“通缉令”旋风:


  “最近经常有一名IP:XXX的网络歹徒到育教网上恶意留言,网络公安局已经展开调查,警方怀疑是138XXXX6046机主所为,该歹徒的电子信箱是:XXXXXX,作案电话是XXXXXXX,曾用电话是XXXXXX,警方从即日起协同有关部门准备抓捕……”


  被通缉者高某发现该通缉令后,不但未串然逃走,反而一纸诉状将该“网络通缉令”的始作俑者“育教网”告上法院,诉称该网站侵犯了其名誉权。一审法院最终认定“育教网”侵权事实成立,判决被告在“育教网”上向高先生赔礼道歉,如果被告拒绝,每少赔礼道歉一天向高先生支付600元,并赔偿高先生精神抚慰金两万元。


  “育教网”之所以会对原告高某发布“网络通缉令”,原因出自与原告之间先前的劳动纠纷。无论“育教网”与高某人之间有什么样的纠纷,从公法和私法的角度而言,都不能擅自发布私人性质的“网络通缉令”,否则就可能将“通缉令”指向自己。


  具体而言:


  首先,私自发布“网络通缉令”不但于法无据,发而会违反相关公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第一款的规定:“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在逃,公安机关可以发布通缉令,追捕归案。”即有权发布通缉令的权力主体只能是各级公安机关,其他任何机关、组织、个人均无权发布。而且各级公安机关只得在自己管辖区域内发布,跨管辖区域的报请有权决定的上级公安机关发布。


  其次,私自发布 “网络通缉令”常常会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具体到本案,该配有警徽的《网络通缉令》使用了“歹徒”、“抓捕”、“作案”、“缉拿”等带有侮辱性的语言,显然构成了对被通缉者高某名誉的损害,降低了社会对其的客观评价,侵害其名誉权;除此之外,该《网络通缉令》还公布了高某的手机号码、IP地址、电子信箱等个人信息,甚至连高某老家的电话号码、读大学时宿舍的电话号码也包括在内,而这些信息也显然是任何人都不愿意轻易被别人所知悉的,属于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范围,“育教网”未经过高某的同意,擅自对外公布,并放任其在互联网中传播,也侵犯了高某的隐私权。


  最后,私自发布“网络通缉令”可能混淆、误导网民,降低司法权威。试想当任何网民都可以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对任何人发布网络通缉令时,网络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高某最终胜诉了,然而网络通缉令对其已经造成的伤害却不可能立即恢复。据悉,判决后,“育教网”也自行关闭了。然而“育教网”网络通缉令事件对任何一个网民与网站至少有以下警示意义:


  网络世界虽然虚拟,但并非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现实社会中的规则、法律、道德同样对虚拟世界中与现实社会发生联系的社会关系进行规治和调整;


  网站经营者与管理者的素质还有待提高,恶作剧可以玩,网络通缉令可以发,但是却可能引火烧身,最终“通缉”到自己。


QQ:43471982  ;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谢绝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网络实名制:趋势?猛药?
下一篇:互联网商业经营方法谁来保护?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