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首发博客中国网  作者:赵福军
 
    今晚刚与一些朋友喝酒闲聊回来,一开电脑,登陆QQ,就发现CB编辑发来的信息,告诉我任珏君对我的回复又进行了再次回复,于是乘着几分酒性写下了以下文字: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评论文章不是做学术研究,即使是做学术研究对于概念的界定,对于范畴的构建也仅仅是一家之言,所谓的真理不过是某人位大家在自己的学术研究路程过过于劳累暂时划上的一个句号而已,而笔者认为在扣字眼除了能够证明认真之外,还能证明对他人文章的一种异读,当然翻译、异读都有创造的成分,这个我一向是支持和鼓励的,但是以化约的手法来误读别人的文章则是不应该的,也是作为研究人员所应该避免犯的常识性错误。


    在此举两个例子,任珏君认为笔者用“成千上万的网民”、“成千上万双充满了欲望的眼睛”的这种集合名词加以陈述所要指代的色情网络聊天参与者根本就构成了 “泛指了所有深夜的网民为等待激情的网民”,我除了赞叹任珏君的移花接木功夫外,无话可说,要知道“成千上万”对于如今的中国上亿网民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啊!


    再比如,笔者无论是在原文中还是在上次的回复中都仅仅认为色情聊天室是网络色情聊天、色情秀的一个载体而已,从来没有说“聊天室能是色情表演或色情聊天的主体”,希望任珏君还是不要偷换笔者的逻辑概念,否则会有偏离主题的嫌疑。而且笔者再回复中一再强调“色情聊天、色情表演、色情秀是以网络聊天室为载体的具体内容而已”,而笔者评论针对的主题就是网络色情聊天,难道用《色情网聊之惑(祸)》为文章标题来表征色情聊天对网民的诱惑从而导致黄祸泛滥有不当之处?


    其次是否是女权,是笔者根据任珏君的回复、专栏文章,自我介绍的一个猜测而已,之所以如此的“恶意”来揣测,无非是为了解读而圆满任珏君所带的女权主义眼镜而已。


    复次,以芙蓉JJ来类比,仅仅是因为最近她很流行,完全是无意识的笔调而已,至于任珏君反问“如果说仅仅是成千上万的观众的等待,那么娱乐明星举行在线访谈,一样会出现众多歌迷等待的情况,为什么赵先生不用这个例子来比喻网络色情的情况呢?”的疑问,我想说的是当你吃了鸡蛋难道还要把每个鸡是怎么样下蛋,怎么样报告主人如何下蛋的所有情况和经过都给予具体的举例和描述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想就不是写什么《网络色情之惑(祸)》,而应该改为《鸡下蛋以及报告之附带行为之杂谈》了吧?


    再次,什么是色情?什么是情色?什么是网络性爱?什么是网络色情?什么是现实世界的性?什么是网络世界的性?这些问题应该是性学家研究他课题,笔者仅仅是法学的一个小学生而已,应然的法学与实证的法律对于什么是色情,什么是情色,什么是构成刑法上色情都仅仅是一种摸棱两可的概述而已,更多的还靠具体案件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来确定,因此笔者才会提到“网络性爱等不等于网络色情我想还应该处于“公婆说理”的阶段”,至于任珏君所倡导的让笔者去读读国内外性学家、法学家的专有论著的建议,笔者能够接受,但是笔者想要指出的是阅读仅仅是为了长见识、了解他人的想法,而非寻找真理、权威。


    最后,网络聊天到底有几个阶段?任珏君提出应该包括纯文本、纯语音、纯视频、文本视频、语音文本、语音视频、语音文本视频融合七种模式。笔者认为不过是对在下提出的几中模式的支解而已,没什么新的创建。


    另,很乐意与任珏君探讨问题,如有兴趣可以加我的IM,QQ:43471982;MSN:zhaofujun@hotmail.com,便于沟通和交流!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双重国际化下的海尔并购
下一篇:不国际化,毋宁死?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