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首发于博客中国  作者:赵福军
 
    笔者于24日写了一篇关于网络色情聊天的评论文章《色情网聊之惑(祸)》(地址:
http://column.chinabyte.com/238/2021238.shtml)发于CB评论上,不想BLOGCHINA将其给予转载,今日在专栏文章中看到(先生OR女士)的一篇题为《网络性爱不等于网络色情》(地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77806.html)的文章,点击进去却发现是针对拙文的一些批评和指点,甚是欢喜,毕竟在一个充斥着叫骂拍砖的网络世界中,理性的交流真是太少,然而在唏嘘之余不免还有点话要说,不为辩驳,只为做一个礼节性的回应。


    首先,拙文评论的主题是网络色情聊天,专指那些打着聊天、交友的幌子进行色情表演或色情聊天的网络聊天室。笔者在引文中提到“有成千上万双充满了欲望的眼睛正色迷迷的盯着一个电脑小窗口”,当然专指的是那些正在参与色情聊天的人,否则就有偏离文本主题的嫌疑,笔者从来没有将部分参与者人简单的等同于全国所有的上网网民,那么又何来的对“不色迷迷”或“不参与”色情网聊的网民的歧视和贬损呢?即使针对这参与的这一部分人笔者更没有提到他们带着欲望上网只能进行色情网聊而不能进行网络性爱,网民在网上想做什么,干什么,那是他们的自由跟权利,笔者无权干涉。而且全文从未提到过网络性爱这一话题,不知道任珏君何得来“网络性爱不等于网络色情,而赵先生在这里混淆了两者的界限”的结论呢?至于色情是不是性,网络性爱等不等于网络色情我想还应该处于“公婆说理”的阶段吧?


    其次,芙蓉JJ工作模式和工作性质我通过各大媒体的报道当然早已有所了解,笔者之所以会以“难道他们在等待江湖传说中的芙蓉姐姐的到来?”作为引语,不过是常用的类比写作手法而已,而且之所以这么写也是根据传闻每天都有5000以上的人同时在线等待有关芙蓉JJ的文字和图片的出现这一新闻点来类比网络色情聊天中参与者等待色情表演或或色情聊天的主角的出现这一事实,而且紧接着笔者就以“不,他们在等待网络聊天激情高潮的降临。”的完全否定方式做出了回答。可以说本文的内容根本与芙蓉JJ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知道任珏君为何会得出“文章中把芙蓉姐姐比作提供色情聊天服务的小姐,实际上是对芙蓉的诽谤和侮辱。”、“本来芙蓉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还要被赵先生比拟成从事网络色情事业的从业者呢?”的结论呢?笔者苦思不得其解,后来在查看任珏君的简历和专栏文章以及该文最后一段关于“打击色情,维护社会与网络的健康秩序,保障女性的基本权益是必须的”的论述中找到了答案:原来任珏是第三届东亚青年妇女论坛大陆地区联络人之一。致力于Cyber & Gender study。专栏中相关的文章基本上都是有关妇女的,可以说是一个地道的女权研究者,感情在评论拙文时也戴上了女权研究者的有色眼睛?不知到底是笔者侮辱或诽谤了芙蓉JJ,还是任珏君自己侮辱或诽谤了芙蓉JJ,甚或是任珏君侮辱或诽谤了笔者呢?


    最后,笔者将网络聊天概括为纯文本、语音文本、语音文本视频融合三个阶段,并将网络视频秀尤其是色情表演秀作为网络色情聊天中的一个主要内容给予阐述,在笔者看来所有的网络视频秀首先都是以网络聊天室为载体,其中里面既可以公聊也可以网民之间私聊还可以点开视频观看秀姐的表演,色情网秀当然是色情聊天,最起码至尽笔者还未看到不以聊天室为依托的色情网秀,也可能是笔者太老土的缘故。


    以上仅是一点杂谈,还请任珏君批评斧正!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HP涉“毒”事件为谁敲响警钟?
下一篇:三大因素推动中国网吧新一轮洗牌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