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网吧黄页专稿   作者:赵福军


随着网吧治理的深入,在网吧中发生或与网吧相关联的案件也相继被暴光,那么作为网吧到底在各种盗窃、凶杀、强奸、抢劫案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网吧业主是否该为这些纠纷或案件承担责任?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则又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想这一系列问题正时刻捆饶着国内所有的网吧业主——既包括合法网吧业主也包括黑网吧业主。


                                           一份真实的法院判决


据新华网报道:某未成年人网民小李在广州某地的一家黑网吧上网,因与网民小张发生争执纠纷,相互间发生打斗,最终导致该未成年人小李死亡的惨剧。而小李的死者家属随即将犯罪嫌疑人小张和该黑网吧业主谢某一同告上了法庭。


在庭审中被害人的家属认为小李被小张故意伤害致死,这家“黑网吧”难辞其咎。“黑网吧”老板谢某等人违法经营,且在其经营场所内没有配备保安,让未成年人进入,没有尽到规定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故网吧老板谢某等人应该同凶手小张共同连带赔偿小李家人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28万余元。而网吧老板谢某则抗辩说:自己与小李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谢某也未实施侵权行为,未配保安及未成年人进入网吧与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损害结果由受害人自己引起,应减轻侵权人及经营者的责任。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谢某等人违反《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未经许可便设立经营网吧,且接纳法律禁止入内的未成年人进入该网吧消费,最终在网吧中产生了小张将小李伤害致死的结果。谢某对于小李死亡结果的发生明显未尽到必要的防范与合理控制义务,应负一定的过错责任。根据过错原则和责任范围,法院判决小张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9年,判决由小张的父母和网吧老板谢某共同赔偿小李家人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27万余元,其中的70%即19万余元由网吧老板谢某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两组法律行为、关系分析


该案件的事实十分简单、清楚,然而法院的判决说理却并不充分,作出的判决结果不能让局外人信服。笔者试刨析如下:


首先该案件存在着两组法律行为和法律关系,其一是网吧老板谢某接纳小李与小张的上网行为,这一行为本质上导致了一种网络服务合同关系,即网民支付相应的上网费,从而享受一定时间的网络消费,而网吧老板通过收取该上网费用的同时,为网民提供网络消费的场所、软硬件支持等。而另一组法律行为和关系是小李与小张之间因争执而最终导致的打斗行为,该打斗行为最终导致了小李的死亡,从而引出了两者间故意伤害的法律关系。这两组法律行为和法律关系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联系,也就是说小李与小张的上网行为并不必然导致两者之间的打斗行为,前者对后者的发生不起主导作用,打斗行为之所以会发生,主要原因在于双方之间的争执。因此在本案件中负首要责任的当然是犯罪嫌疑人而非网吧老板谢某。


其次,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文化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并处1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一)在规定的营业时间以外营业的;(二)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的;(三)经营非网络游戏的;(四)擅自停止实施经营管理技术措施的;(五)未悬挂《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或者未成年人禁入标志的。可以说该条规定明确的指出了对于接纳未成年人的黑网吧应处以什么样的处罚限度以及适格的执法主体。网吧老板谢某的确违反了《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中关于禁止接纳未成年人的规定,但是该违规行为触犯的仅仅是一行政法规,应该受到的处罚也仅仅应该是一种行为处罚,而且处罚主体不应该是法院而是当地的文化行政机关。而且这种违反行政管理法规的行为与命案的发生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联系。我们不能说因为网吧业主让未成年人进入了网吧所以发生了命案。所以说法院混淆了违法行为的性质和责任的性质。因此谢某的行政违规行为并不能成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根据。


最后,那么网吧老板谢某在该案件中就一点过错都没有吗?不应该承担一点责任吗?当然是否定的。网吧老板谢某,作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提供者,其实和其它的服务提供场所例如酒吧、饭店没什么区别。它们对于进入其中的消费者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应该尽到维护秩序安全,保障消费者人身、财产不受损害的附加义务。如果没有尽到此义务则根据过错程度承担一定的责任,但这个责任不是主要责任,主要责任是应该由事件中的加害方负。同时受害人要求网吧业主承担责任的必须承担举证责任,证明网吧业主对该事件的发生存在过错,否则网吧业主不应承担责任。结合本案,网吧业主谢某在当事人小张与小李发生争斗的过程中,本应该进行阻拦或报警,但是可能出于怕暴露自己黑网吧的身份的考虑,而没有阻拦或报警,从这一点上来说存在一定的过错,应该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但是该赔偿责任仅仅应该是一种补充,而绝不可能占到赔偿责任的70%。


                                               判决背后的隐喻


为什么法院会作出让网吧业主承担主要赔偿责任的判决?该判决背后的隐喻到底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一种说理不够透彻导致的结果?笔者不这么认为,其实该案件自始至终都有一个东西在左右者法官的思维和判决、左右着当事人的诉求和抗辩,它就是——黑网吧。


笔者曾经专门撰文论述国内黑网吧的类型和现状,将黑网吧概括为五种类型,分别为逼良为娼型黑网吧,贪得无厌型黑网吧,合法型黑网吧,有权有势型黑网吧与公益型黑网吧。并作出了黑网吧还会继续“黑”下去的所谓悲观预测。其实黑网吧可以说与合法网吧是相得益彰,没有黑的衬托和参照,又那来的白?做为合法网吧的对立物,必然会存在黑网吧,因为人的本性决定了那里有利益,那里就有为利益冒险的动力。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使得黑网吧的数量和对社会的危害尽量的减少到我们可以容忍和控制的范围之内,而要达到此目标关键在于改革网吧治理方式,通过制定良性的规章,制度,依靠稳定的制度,成文的规则,进行预防式的常规式的治理。改变以前,现在我们正在使用和运作的突击式的,阶段性的,事后的,非常规化的运动式治理。


然而现实情况却恰恰相反,经过媒体的大肆渲染,黑网吧简直就成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对象,成了家长、社会、学校推卸责任并进行泄愤的靶子。于是乎在“就是因为你是黑网吧,所以你肯定要承担责任,就是因为你是黑网吧所以肯定和案件的发生存在必然直接的因果联系,就是因为你是黑网吧所以你就该被判决赔偿。” 的思维惯性的指引下,自然而然的就导致了文章开头的判决结果。难道我们就因为某某人是黑网吧业主就应该一棍子打死?当然不是,这就好比不能因为某某人是犯罪嫌疑人就一棍子打死一样?犯罪嫌疑人也有人权,他们也有相应的权利,他们的合法权利同样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原因很简单:我们任何人都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犯罪、不会成为犯罪嫌疑人,对犯罪嫌疑人的保护,其实也是对自身的一种预期保护,毕竟犯罪嫌疑人在强大的国家公诉面前是显得那么的弱小和无助,也正因为如此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才有了存在的价值,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人称刑事诉讼法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宣言书”。因此我们也不能因为肇事场所是一所黑网吧,就对其随便增加责任,不能因为某案件是在黑网吧中发生,就从舆论对其进行不公正的攻击、评论;不能因为某人是黑网吧老板就贬低其人格,剥夺其应该享有的合法权利。


QQ:43471982 ;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谢绝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网吧整治应该善始善终
下一篇:网吧连锁模式现状利弊分析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