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赵福军 出处:IT.com.cn(IT世界网)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http://www.netbarcn.net/


  沉寂好一段的国内IT圈,最近又热闹起来,面对美国版权WTO诉讼制裁咄咄逼人之势,中国政府不再沉默,给予了严厉回应;而针对搜狗动用舆论指责输入法抄袭侵权,谷歌从开始沉默,到后来的“黑板报”主动认错道歉,十足让搜狗抓住了“作恶”小辫子,本想此争该结束,谁想在昨天,张朝阳突然抛出专利侵权之说,声称Google不停止谷歌拼音运营,将诉之法律,而Google则声明其3年前就在中文输入法方面申请了专利,因此不会停止谷歌拼音的运营。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著作权到专利权,知识产权真可谓成了上至政府,下至企业间相互制约、竞争,甚至勾心斗角的“如意棒”。美国动用知识产权诉讼,无非为了获得更多的政治贸易优势与资源,搜狗对谷歌的穷追猛打,则更多是忽悠,输入法数据库涉及的是数据库版权问题,可以说任何中文输入法的根基都来源于公共领域的汉字词根字根,不同的只是在各自在排列组合与对外呈现、表现上的所谓原创性。对这一点搜狐王小川并不否认:在输入法中词库是核心,但又分为基础词库和专业类别词库、新生词汇以及未登录词汇等,由于基础词库是构建在汉字字库基础上的,任何公司都可以使用。


  从这一点上看,中文输入法市场既存的各家主体,如果仔细分析、对照,或许真应了前3721周先生所言:这年头谁的屁股都不干净。记得51.com庞升东曾说过:跟风是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如果将之说的直接点,那就是:抄袭、复制才是最直接,最好的商业模式,当然前提是不要抄袭、复制出法律纠纷。如今是谷歌主动承认自己词库在试验阶段确实包含一些非Google数据源,只能说明Google还真未“本土化”,还真未学会“撒泼使混”,因为在数据库编辑作品的版权保护中,原创性的判断,侵权的具体认定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主观性,输赢未分之时,又是裁撤公关经理,又是赔礼道歉,自己就胆怯了。


  张朝阳提出专利侵权,或许是想把炒做提的更有技术含量,但或许忘记了搜狗本身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各自都在提自身在中文输入法方面技术高深,钻研多年,甚至专利之果累累,专利就代表技术含量很高吗?未必,要知道专利法中的专利包含三种,除了发明专利有些技术含量外,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基本与技术不太沾边,同时专利获得与商用完全是两个概念,在满足创造性、实用性、新颖性条件下获得的专利授权,并不意味着专利商用上就能成功,搜狗、Google彼此是否获得专利,一检索就知道了,彼此是否涉及侵权,也不是“公婆之争”的口水所能说的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输入法数据库的版权侵权与专利侵权完全是两码事。


  技术创新是Google不懈发展的优势所在,不做恶理念更为众多网络公司景仰,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一个需投入数十人、耗时一年时间才能研发完成的作品,谷歌却只动用一个实习生外加两名工程师、几个月就搞定,本身就违背常例,存在投机取巧成分,如果说Google上网导航是其今年本土化迈出的一小步,那么如今的“词库门事件”则是其倒退的一大步,更是在深层次反映了 Google本土化团队法律意识的淡薄。一般来说,一个公司的讼累、法律事务的多寡与其雇佣的律师或者说其法律部人员数量是成正比,Google能够从 2001年仅聘用一位律师发展到如今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圆雇佣近百位跨国知识产权律师与技术专家,不可谓不下了大本钱,通过法律专家来规避、避免法律纠纷和讼累,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为什么Google在软件开发上却要犯常识性错误呢?难道其工程师研发人员在工作之前就从未接受过起码的版权法律认知培训?


  在知识经济时代,网络公司相互之间发生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是不可避免的,每个软件企业都可能面临起诉他人软件著作权侵权或被他人指控侵权的情况,但关键是未雨绸缪式的前期避免,尤其是应该强化软件研发人员的基本法律常识教育,以软件版权保护为例,只有思想的表达方式才受著作权法保护,而思想本身是不受版权保护的,这就要求软件开发人员在研发过程中,尤其是合理借鉴学习他人软件的过程中,必须牢牢把握的关键是通过“反向工程”,“还原工程”方法分析形成的软件只能借鉴其它成品软件的思想,而不能拷贝其思想的表达方式,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误入其他版权人的权利领地,造成侵权。无论是搜狐,还是Google,都是高科技上市公司,理应有健全的公司法务制度,其员工理应具备基本的法律常识,但事实呢?论述至此,联系所发生的事,还真让笔者琢磨不懂了呢。


上一篇: 网游2.0 网吧如何发挥产业链作用?
下一篇:公约能否避免博客“死亡威胁”?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