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2月15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电影协会(MPA)周五表示,六家美国电影公司以侵犯版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将中国的迅雷网络技术公司告上法庭,寻求的赔偿金超过700万元人民币(约合100万美元)。


如果没有记错,年前,美国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迪斯尼公司、派拉蒙电影公司、哥伦比亚电影工业公司、环球城市制片公司等也曾针对捷报提起版权诉讼,索赔320余万元,但因诉讼主体存在瑕疵,而至今悬而未决。


实质上,这两场诉讼都是美方好莱坞利益集团针对中国网民最朴素的视听共享自由需求的挑战,试问如果中国网民都人人拥有PC,为何还要进网吧?试问如果中国网民都能随时随地以最便捷、最低廉的价格观看到喜爱的视听影视,谁会去用讯雷,去盗版?


迅雷被诉,是严格法治与共享自由的对决,从严格法治,保护版权人权益的角度,不久前上海法院判决迅雷深度链接《伤城》侵权成立,赔偿优度15万元的判决已经给予了最好说明,但是从共享自由,满足网民最朴素的网络文化需求角度,这样的判决或许是对大众权益的权威性遏止。


中国用二十多年的时间,构建起了发达国家用几百年时间才完成的版权保护立法、司法与执法体系,这样的时间差,加上海外版权人的利益熏心,必然会让国内广大用户数倍,甚至成百上千倍的为之版权买单。


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在谈及盗版时曾说:“我们应当提醒自己,在美利坚合众国建国后的100年中,美国并没有尊重外国的版权。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天生就是一个盗版国家。因此,我们看上去相当的伪善,因为对于同样的事情,在我们国家最早的一百年时间里被我们认为是正当的,可是如果它发生在其他发展中国家,我们却顽固的坚持认为,他们是错的。我们天生是一个盗版的国度,但我们却不愿容忍其他国家也有一个类似的阶段。”


这段话尖锐,深刻的告诉我们,我们面对版权游戏规则,生来就具备不平等性,就具备被剥削性,解决版权不能靠道德,不能靠强行的执法,更不能靠简单的几个诉讼官司。与其说美国电影协会(MPA)在维护法律公正或正义,不如说其在赤裸裸的攫取利益。


面对版权过度保护的现状,我们的立法、司法、执法应该做何反思?或许这才是捷报、迅雷接连被美国电影协会(MPA)诉讼背后我们该思考的。


上一篇: 网协备案能否扭转网吧屡屡被诉局面?
下一篇:支付宝帐户诉前保全案:虚拟经济崛起的样本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