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3-02

作者:赵福军   出处:硅谷动力


    经济人的预设无形引导着趋利避害的消费者行为走势,盗版就是绝好的例证,无论是传统对软件、光盘、影视碟片的盗版还是通过网络进行的P2P式盗版,都让版权人及相关权益人遭受了重大损失。但正如“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对于盗版同样应该“法律的归法律、商业的归商业”,不应随意的泛政治化,实践证明政治化反盗版虽扯虎皮做大旗,但却往往收效甚微,而且会引发民族性抵制与反感。


    日前,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Carlos Gutierre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打击盗版的进展不满意,尤其对中国政府机关使用大量盗版软件的行为绝对不能接受,其指出中国必须停止购买盗版软件,除非中国政府在打击盗版问题上有所改进,否则美国将在寻求其他国家支持的同时,向WTO提出诉讼。一时又将中美知识产权摩擦绷紧了弦,有趣的是,相同的言论,相同的泛政治化意识已非一次两次,早在2004年8月出访中国的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威廉姆·拉什就以同样的口吻斥责中国政府:“很明显,中国的盗版活动有地方官员参加,是有组织犯罪。中国的盗版活动给美国造成24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并警告说美国国会在准备对中国实施制裁。虽然美国国会没有决定采取什么措施,但正在准备行动,其中包括阻止某些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或者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


    狭义的从法律角度,从保护版权人利益的角度来看盗版,似乎严格打击成了唯一出路和杀手锏,可综观国内法制构建与执法,从刑法、行政法、民事法律,到日常执法都对各种盗版给予了严厉规治,为何仍无法扭转盗版泛滥的局势,仍无法满足海外国际贸易大国的利益诉求呢?仅以去年9月开展的八部委打击网络侵权盗版行动为例,虽然查办了网络侵权案件172件,关闭“三无”网站76家,对29家侵权网站予以78.9万元罚款处罚,但国内的网络盗版态势被遏止住了吗?各类 P2P盗版还不“外甥打灯笼——照旧(舅)”?笔者认为盗版当然要打,但却要在打的同时仔细的思考其为什么会泛滥?其长久不衰的根源到底在那里?其存在即合理的“合理性”在哪里?


    首先,盗版的存在凸显了现存的正版商业定价机制存在弊端,存在巨额的暴利掠夺倾向。无论是软件厂商还是正版光盘、影视光碟制造者都几乎处于行业的垄断地位,请注意具有垄断地位与滥用垄断力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伴随竞争的减少,其掌控的商业定价话语权也就越多、越强,就有可能不顾消费者的声音和购买力限制,进行合法暴利掠夺。一套2003年版本的微软操作系统曾经售价1.1万,一套办公软件售价3500元,而盗版却只需要几十元就可以搞定;一套正版的江民杀毒软件卖198元,促销价也要98元,而盗版的杀毒软件则一律为3-4元;红色正版风暴前,金山的词霸曾卖到一套168元,之后却降到28元,而这一高一低对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来说,却意义深远:售价168元时一年也就卖两万套,而降到28元时,三个月就卖了110万套,而且消费者还都是排队几小时等待。这些生动的事例都说明如果不从定价机制上进行合理化,仅仅严厉打击盗版是无济于事的,等于是在“杀贫济富”,最终只能造成“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


    其次,盗版者的“民间智慧”常常让执法者琢磨不透,了解、掌握、寻求对策反击都需要一个过程。国内的盗版买卖者通常都采取的游击战术,并很好的结合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创立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诀;而现在也出现了许多利用怀孕妇女来钻法律漏洞卖盗版光碟,或采取人货分离,卖者不吆喝,吆喝者不卖的方式混淆监管者的视听;再加上网络MP3下载,BT、电驴等P2P软件的流行,法律的滞后对P2P软件的制作者、网络盗版站点、下载终端网民的责任都缺乏规定,而这一切都造成了盗版在虚拟的世界中泛滥。这都说明,盗版,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事物,并随技术的进步而呈多元传播渠道扩散,反盗版也必定是一个持续性的任务,而非靠一两个制裁或诉讼就可以一劳永逸的;


    最后,知识产权具有明显的国籍属性,打击盗版并不仅仅是出于国际礼让,最终目的是促进民族相关产业的健康发展。微软等国际软件巨头曾不止一次的利用放任盗版来占据国内软件市场,随后又高举知识产权大棒,凭借强势的政府攻关,以打击盗版为名打压民族产业,攫取巨额“秋后利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微软等国际巨头垄断国内软件市场的背后,实质上就预示着金山WPS、四通利方RichWin等民族软件的没落。无论是古铁雷斯还是威廉姆·拉什,不过是美国商业利益的政治代表而已。


    无独有偶,笔者今日在《每日经济新闻》上也看到了一则消息:据中国电影版权保护协会理事长朱永德披露,最近调查发现美国一些网站正在“免费播放”约150 部国产电影,虽还不清楚这些影片是如何进行版权交易的,但调查可以肯定,这些美方网站事先没有取得影片版权人的授权或播放权转让,都是在从事网络盗版。该新闻除了说明盗版并不是任何国家的专利,而是具有相互性外,更重要的是它提醒我们:不要动不动就拿政治说事,不要盲目的将商业事件上升到国与国的政治对话层面,将打击盗版政治化是毫无裨益,难不成非等到中国政府也针对此事要求美国方面加强国内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否则也要进行国内制裁或提请WTO诉讼,美国才肯甘心?这种看似强大实则虚弱的政治化反盗版到底还要忽悠多久?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Blog:http://blog.donews.com/zhfuju/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作者:赵福军   出处:硅谷动力


    网络带来了自由、共享,也带来了大量垃圾,如网络垃圾新闻、网络垃圾灌水、网络垃圾文章等,然而还有一类垃圾更令每个网民痛恨,但却又天天在侵害着每个网民的切身利益,它就是垃圾邮件——spam。


    Spam,来源于英国电视剧《蒙提·派森的飞行马戏团》,在这部讽刺系列剧中,海盗们在争执时会高喊“Spam!Spam!Spam!”,以便声音能压倒对方,这与垃圾邮件以强制、海量、匿名方式发送,呈压倒正规邮件的现状颇为相似,据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王秀军介绍,目前我国每年电子邮件数量已达到500多亿封,但其中60%左右都是垃圾邮件,网民每周平均收到垃圾邮件16.8封,我国已是国际上垃圾邮件的重灾区和受害国。


    垃圾邮件扼杀了人们对网络的信任度和好感度,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虚拟反感度,也从某种程度上渗透式的扼杀着本身就脆弱的网络经济:垃圾邮件占用了大量的传输、存储和运算的网络资源,造成网络资源的浪费;同时花费了用户大量时间和金钱来处理垃圾邮件,据艾瑞市场咨询的一份调查显示:只有15%的网民借助邮件服务商提供的过滤服务和13%的网民通过垃圾邮件过滤器来处理垃圾邮件,而73%的网民是通过手工删除的方法删除垃圾邮件的;垃圾邮件还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散发各类虚假广告、从事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等违法行为,扰乱市场的秩序和稳定;垃圾邮件对于网民的隐私权、私人生活安宁权、虚拟财产也都可能造成侵害。


    垃圾邮件既出,Anti的呼吁就从未间断,民间组织、行业协会、政府都在不遗余力,技术手段、道德批判、行业约束、规则制裁似乎都对垃圾邮件无济于事。近日随着信息产业部与中国互联网协会联合开展的“阳光绿色网络工程”启动,我国颁布了《互联网电子邮件服务管理办法》,将于3月30日起施行。这是至今为止,国内法律效力级别最高、规定最为全面的反垃圾邮件法规,不禁为其叫好。


    首先,该《办法》借鉴国际先进反垃圾邮件立法经验,对垃圾邮件采用了“Opt-in”式定义,抛弃了“Opt-out”式定义。一直以来关于商业性垃圾邮件的界定标准,国际上通常有两种:一种是“Opt-out”式,即选择权在网络邮件发送商的手中,在网络用户未提出要求停止发送垃圾邮件的请求之前,网络邮件发送商可以一直向用户发送垃圾邮件;另一种是“Opt-in”式,即选择权在网络用户手中,在未经过网络用户同意之前,任何向用户发送的邮件都是垃圾邮件。很明显后一种界定方法对于保护网络用户的权益、打击垃圾邮件发送商是十分有利的。而这次立法则采用了了“Opt-in”式定义,规定主要通过三点来确定是否为垃圾邮件:邮件是否不请自来,邮件是否大量发送,邮件是否为商业广告。定义的明确就为更好的执法奠定了坚实基础。


    其次,在对内容提供、接入服务等增值电信服务业务提供商做出要求,通过市场准入、IP地址登记制度等手段来加强电子邮件的服务管理的同时,规定根据垃圾邮件的内容恶劣程度及其影响,可处以1万元至3万元的罚款。由于垃圾邮件发送本身大多都出于经济利益,明确的行政罚款一方面可以让反垃圾邮件制度执行更加细化,更重要的是以罚款的外部性影响来使发送垃圾邮件的边际效益递减,从而遏止垃圾邮件发送者的发送积极性。


    最后,在禁、反的同时也为商业营销性广告邮件光开方便之门。并非所有通过发送电子邮件进行的营销都是合法的网络营销行为。网络营销行为也有合法与非法之分,非法的网络营销即发送垃圾邮件的行为,而合法的网络营销又称“许可营销”,根据营销专家Seth Godin在其成名著《许可营销》一书中的定义,许可营销就是企业在推广其产品或服务的时候,事前征得顾客的“许可”,得到潜在顾客许可之后,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顾客发送产品或服务信息。获得收件人的许可而发送的电子邮件,不仅不会受到谴责,而且用户对该种电子邮件的内容也比较关注。对于广告性电子邮件,管理办法规定,未经互联网电子邮件接收者明确同意,不得向其发送包含商业广告内容的互联网电子邮件。发送包含商业广告内容的电子邮件时,应当在互联网电子邮件标题信息前注明“广告”或“AD”字样,这就意味着只要经过接受者的明确同意,并在邮件标题信息中注明相关广告字样,就完全可以合法大胆的从事电子邮件广告式网络营销了。


    除此之外,信产部近日还将公布一批垃圾信息提供者的黑名单,网民可以根据这些“黑名单”拒收这些邮箱提供的邮件。互联网协会将推出一批绿色信箱让网民可以放心使用。看来垃圾邮件疯狂泛滥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期待没有垃圾邮件的网络生活早日到来!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Blog:http://blog.donews.com/zhfuju/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2006-03-01

文/赵福军 出处:IT.com.cn(IT世界网)


  新浪作为传统门户的老大,中国“国字号”网络媒体,这两年接连被人摆弄,2005年,新浪被盛大入股了19.5%的股份,而今明媚的三月互联网笼罩着新的乌云:TOM并购新浪的传言,从无到有,从有到盛,简直被描述的有鼻子有眼,但一切在今天又噶然而止,王雷雷的“我爱新浪,他们的用户规模、浏览量、品牌、收入都让我嫉妒,但对“谣言”,我不会发表评论。新浪,看上去很美罢了,TOM网是穷人。”言论让我等大跌眼镜。


  到底是谁在造谣?到底谁才是幕后黑手?又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场IT无间道的通畅?笔者试揣度如下:


  新浪为什么会成为“众购之的”?或许事出于新浪联席董事长之一的姜丰年的离职,由于新浪资本结构的复杂性以及股权分散性,要控制新浪只需搞定20%以上股份即可,而姜丰年手上持有0.5%——1%的股票,这再结合盛大的19.5%,就很可能产生新的势力入主新浪;


  为什么是盛大的19.5%股份?因为盛大最近缺钱,有抛售股票套现的可能与需求,2005年第四季度盛大净亏损5.39亿元,全年净利润摊薄至1.65亿元,较2004年的6.10亿元下降72.9%,不久前不就有盛大会出售新浪股份,买家是微软的传闻吗;


  为什么是TOM?而不是搜狐、网易或是腾讯?互联网是一个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存在争斗与恩怨,搜狐、网易,尤其是搜狐与新浪的相互抵制与龌龊由来已久,与网易或腾讯更是综合门户型对手,如果被综合门户型对手合并,那对号称第一门户的新浪意味着什么?而TOM则不同,TOM如今是最大的无线网络垂直门户,2005年高达94%的无线业务收入已经把其他业务的生存空间全部掠夺,在线广告收入与新浪、搜狐两大门户相比劣势明显;而新浪利用门户传媒优势,俨然已经成为了最大的网络广告公司,从2005年财报分析,新浪8500万美元的在线广告明显强势,但是无线业务萎靡之势不可扭转,两者的合并,业务重合不多,但却互补性极强;


  为什么是Google来搅局?据Google宣称已经地参股新浪一事与新浪董事会进行过谈判,目前已经到了非常细节的程度,预计交易会浮动在5%左右。首先Google是一个非常爱搅局的角色,试看其近年来的历程,时刻都是以科技章鱼的姿态,出入游历于网络经济的各行各业,已涉及到邮箱、搜索、IM、新闻、操作系统、数字图书馆、ISP、在线支付、门户、VOIP、电子商务、分类广告等领域,无非是想甩掉自己的竞争对手,永远抢占市场与行业的潮流;其次Google挖来了李开复,却作为不大,在参股百度并吸取阿里巴巴本地化经验的基础上,急需一个并非专注搜索的在国内有影响的互联网公司为其代言,新浪无疑是最佳人选;


  有了以上的四个为什么,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上演了,真真假假中伴随着假假真真,列位看官孰又分得清楚?但又是谁放出风来,并时刻添油加火的促成了这场闹剧/谣言流行的呢?笔者斗胆认为可能是博客网与搜狐。


  无论是博客网还是搜狐都希望唱衰新浪,从而抢走本应该成为自己的用户与资源,以最近流行的博客概念为例,博客网最早提出概念,但却被搜狐与新浪,尤其是后者的名人博客抢占了无限风光,而搜狐与新浪之间的门户博客对垒与明争暗斗更是坊间公开的秘密。如此理顺,就不难理解为何早在三月初博客网上就流传出新浪被TOM并购的消息,就不难理解方兴东为何早早亲自码文分析猜测OM和新浪合并的可能性,寓言中国互联网业将诞生新的巨头,更不难理解为什么博客网专栏频道的编辑会亲自写信邀请评论人事品评TOM并够新浪的事件;同样,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搜狐会专门在左右间评论中以博客的形式推出“七巧板涂鸦:新浪和TOM 传闻”,并坚持几天占据头条了。


  互联网世界从来就不缺乏暴料,而媒体对眼球、猛料的追逐又助长了这种风头,TOM并购新浪的谣言不是头一个,然而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或许今后的戏更精彩、更出人意料也未必呢。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Blog:http://blog.donews.com/zhfuju/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来源:天极网】 【作者:赵福军】 


  摘要:娱乐,一夜之间成为了整个互联网经济的核心支柱,似乎成了战无不胜,吸金纳银的新法宝


  陈年从卓越网转创我有网,一改美国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的被动和担忧: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而提出了一种主动式自我选择的,无操作、无控制的娱乐观:“与其郁闷至死,不如娱乐至死”;


  博客中国在沉积、精英化两年后不但改旗易帜,更名为博客网,而且请来了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芙蓉姐姐、韩真真等网络女红人,组成网络超女“梦之队”,在全面模仿传统门户的同时,迅速转向娱乐化,拉来了风险投资,开始全面的商业化运营;


  新浪、搜狐等门户在一面修正自己WEB1.0为尊理论错误、四处“拉皮条”玩博客的同时,先后举办博客大赛进行PK,尤其是前者更是请来了无数各界名流集体开博,暂且不提郑渊洁的“意淫”博客,据说如今老徐的博客流量已超越千万,真可谓是在雅俗共赏、全民皆博的同时,肥了(新浪、搜狐)自身;


  DONEWS在坚守五年“贞操”之后,终于嫁给了MOP,想必专业、精英氛围始终太过于单调、阳刚,而陈一舟所打造的猫友娱乐论坛正好给予调剂,阴阳并剂互补之后,有可能今年以“网络新青年”的形象走上纳市的红地毯;


  在羡艳了“超级女生”的成功之后,搜狐联合21东方、天中、太合麦田、华友世纪、海润千易等5大国内金牌唱片、影视和经纪公司,共同宣布成立“搜狗女声音乐同盟”,共推“网络超级女生”新秀,尤其诱惑的是新人将获得搜狐至少500万元的合约,这或许就是张朝阳做秀、娱乐心理的企业延续性表达之一;


  就连一向低调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系在收购了雅虎中国业务之后,也变的“浮躁”起来,在以8000万夺得央视标王,成为华语音乐榜中榜的首席赞助商之后,又甩出3000万,联手华谊兄弟传媒集团,邀陈凯歌、冯小刚、张纪中三大导演围绕“雅虎搜索”,共拍一出戏,同时又与湖南卫视和华谊兄弟,联手筹备打造全新的2006年超级娱乐表演秀“雅虎搜星”,与华友世纪联手发布“超女”张靓颖首张数字EP唱片《Jane·爱》……


  娱乐,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整个互联网经济的核心支柱,似乎成了战无不胜,吸金纳银的新法宝。“愈(娱)乐越有钱”似乎成了投身网络创业者的“不二法门”,屡试不爽的“潜规则”,其实笔者认为之所以会如此,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首先,娱乐是绝大多数网民的根本需求,试想除了以网络为营生的人之外,从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有谁还愿意再在网络上继续紧张忙碌呢?又有谁不希望通过网络找到更多让自己放松、消除疲惫的快乐因子呢?来自CNET的消息就显示,在美国,三分一的人上网的惟一目的就是找乐子。中国的互联网更是如此。根据中国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调研数据,中国70%的网民在30岁以下,53.5%的网民在24岁以下,这决定了以个人娱乐为主的消费行为。看看腾讯、盛大、TOM、网易、九城哪个不是靠游戏娱乐发家壮大的?日前网易公布的2005年第四季度及年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网易2005年度总营收为2.1亿美元,而仅网络游戏一项年度总营收就为1.709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无线增值等娱乐项业务;


  其次,这是一个娱乐炒做的年代,娱乐炒做也是生产力,在炒做中娱乐,在娱乐中宣传,在宣传中形成自身产品品牌与口碑。无论是博客网的网络女名人炒做、搜狐的网络超女选秀赛、新浪名人开博赛还是阿里巴巴的“用支付宝,天下无贼”、“雅虎搜星”都无非是一种娱乐化的广告宣传。马云并不傻,花费上亿元并不是纯粹为了娱乐网民,而是在娱乐的同时为其垂直化电子商务搜索服务,为其中国化的电子商务概念梦想身体力行。与其他类型广告相比,娱乐性广告更易于被受众接受,并在捧腹大笑中留痕于脑海,并最终作用于消费行为。虽然广告营销学一直告戒我们:一个广告打下去,一半都是浪费。但或许,这种娱乐式广告投放所产生的效果是:浪费的那一半比常规会更小些。


  最后,互联网终究难逃眼球经济的“束缚”,人人不可能都是精英,人人都不可能是“百科全书式”存在,因为联接草根与精英的唯一途径似乎就是娱乐,毕竟娱乐是人的本性,人从出生至死都在反复参与和实践着一个个他设或自设的游戏迷局,只不过在此过程汇总有人幸运、成功,有人无奈、悲伤、失落而已。DONEWS和MOP的“联姻”,陈年放弃严谨的电子商务,转身创立以娱乐为主题的网络游戏虚拟财产交易平台,新浪力推名人博客的动因都不过如此。只有通过娱乐这根纽带,名人与大众,草根与精英才能够被扯到一个舞台上,才能够在一个背静下狂欢,将自身的能量最大化释放,从而为隐藏在幕后的互联网资本大鳄们带来流量、眼球、商机,直至创造财富。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Blog:http://blog.donews.com/zhfuju/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

作者:赵福军 出处:天极网


   【导读】充其量不过是博得一时精彩,无知者无畏罢了,雨打风吹之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KESO洪波,DONEWS干将,国内IT第一名博,通过整日“对牛乱弹琴”,吸引了大量的IT精英关注度,拉来了个人博客界第一笔网络广告,虽说和讯网给的广告费没多少,但至少让个人博客们从眼到心爽了一把,看到了些许迷离中的希望。


  与KESO不同的是,徐静蕾的博客内容属于典型的大众通俗型,虽说其也是个名人,先天具有名人聚拢FANS传播优势,但她最终靠着勤奋、诚恳、耐心、坚持、朴实等品质将自己开于新浪的个人博客“发扬光大”,创下了开博112天,流量超过千万的个人博客奇迹。但徐静蕾似乎远没有KESO幸运,投放于 KESO博客之上的广告所得全归KESO所有;而当有广告投放者表示要在徐静蕾博客上投放广告时,新浪陈彤跳将出来说:“博客上的广告应该属于网站。因为网站为了提供博客服务,付出了大量人力、财力。”这也就意味着BSP与博客争利的矛盾终于浮出水面。


  或许,徐静蕾根本就看不上那么一丁点的博客广告费,但新浪作为BSP,利用了名人开博的营销效应,迅速后来者居上,成就了自身门户型BSP的地位,其实众多名人不过是为新浪免费宣传造势,吸聚眼球的义工。博客作为生产者,没有获得任何的报酬,反而倒是“为伊憔悴”。或许有人说名博客通过BSP提供的服务获得了名气啊,其实网络之名算得了什么?其特征不过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滚滚网络大潮,日新月异,网络生活如狗,一日抵传统七日,当没有足够的爆料来吸引民众眼球的时候,也就宣布了名到了尽头,剩余的或许就是记忆?回忆?被遗忘?


  博客本身就是个自娱自乐的东西,本身就与赢利没多大关系,KESO、徐静蕾不过是万里挑一而难得的“名博”,试问,这样的“名博”茫茫寻常网民中又有几个能做到?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芙蓉姐姐、天仙妹妹、甚至最近出现的刺猬穆穆,又怎能和他们相比?充其量不过是博得一时精彩,无知者无畏罢了,雨打风吹之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名博赚钱,不过是博客发展中的特例,而针对主流草根博客是不可能形成一种固定的自赢利模式,区格化的精确广告分类与投放模式至今还没展开实践,当然BSP通过聚集博客内容,吸金纳银,从而赢利,但这不过是传统WEB1.0 模式的2.0化,换汤不换药,与博客本身赚钱是两码事。妄想等BSP赚足了钱,分自己一杯羹无益于痴人说梦。因此,不管怎样,网络名博靠个人博客赚钱,可喜可贺,但绝对与草根博客无关。



QQ:43471982;E-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Blog:http://blog.donews.com/zhfuju/


权利管理信息:未经过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媒体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