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1-09

作者:赵福军出处:天极网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必须保留一切信息,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从当年牛势逼仄的巨人集团,到“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经典营销,再到如今血洗网游市场,《征途》后来居上,史玉柱先后在IT软件、销售、房地产、保健品、游戏市场摸爬滚打多年,起伏之间,惊起“鸥鸬”无数,按理国内的网络游戏市场在被盛大、九城、网易、金山四巨头瓜分之后,市场已经所剩无几,而且进入门槛与成本也都陡升,但能忽悠的史玉柱凭借免费模式,终于将《征途》送上了国内网游第一梯队,让众大腕们瞪直了眼睛,心里暗骂一句:呸,丫走了狗屎运。


  据媒体报道,《征途》凭借一月200万的推广费,就换来了4000万/月的收益,同时在线人数达30万以上,以至于史玉柱豪言到明年底“保60万(同时在线人数)、争80万、冲100万”目标,这难道真的是史玉柱中年得志、红运当顶、老当益壮吗?其实不然,上月中旬,一个由40人组成的专家游戏评级委员会对当今流量的六款游戏进行测评、投票后,一致认为:由于暴力度、货币关联度和社会道德度等各项指标不合格,《征途》被定为危险游戏,并建议暂停运营。


  暂且不提该委员会是否真正能够代表游戏业界内外,仅仅从演示员对该游戏的描述上,我们就略知一二该游戏之所以风靡的“魅力”何在:该款游戏官方公布的顶级作战装备需花费 350万元。同时其还包括部分赌博性质的买卖环节,高消费玩家拥有“秒杀”花费少的玩家的功能。游戏公司还特意设计了发工资环节,每月一个账号需要角色达到60级以上才能领工资,达到150级以上每月可领相当于100元人民币的“金子”。游戏还设定了“叛国”、“囚禁”等功能。其暴力度、社会道德度、货币关联度、游戏内部社会体系秩序度等指标均被评为“3级”,毫无疑问,最终众评委对尸体、白骨连天,赌博、PK危害重重的《征途》下了“拦腰斩”。


  未成年人因为身心素质的不健全,对各类是非、善恶还没有形成常识性判断,而且极善于模仿,从这个角度来说,《征途》游戏的确危害颇大,至少涉嫌教唆、引导未成年人“崇尚”PK、赌博、装酷、耍富、摆阔、暴力、色情,而这一切都是社会主流所不能容忍的。于是社会公器及良心的媒体对该款游戏进行了接二连三的批判与炮轰,重重无形压力之下,史玉柱也顶不住了,终于在日前表示:大型角色扮演类游戏的主线就是PK,这种类型的游戏很难完全规避对未成年人的负面影响。考虑到未成年人自制力差,容易沉迷于网游,游戏厂商应该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征途》在游戏登陆界面中已明确标识“本游戏针对18岁以上成人设计” 的提示,希望能阻止未成年人登陆。另外,《征途》要求网管注意观察,确认玩家为未成年人时,应该规劝其离开,或直接将其踢下游戏。


  史玉柱真的是出于仁爱,出于对祖国花朵的关爱,才甘愿自断财源,以身作则的吗?当然不是,否则其就应该在开发设计游戏之初进行杜绝或预防,之所以现今对媒体“恳切”的宣布,放弃未成年人市场,不过是无奈之举,绝非其本意,不过是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与其被主流社会与媒体完全唾骂、抛弃,不如退而求其次,以退为进,保住成年人的滚滚财源,毕竟与未成年人相比,无论是从消费能力,还是从消费产品选择上,成年人都更理性,其消费潜能更大,这也是为什么腾讯等公司以及网吧等行业都在提倡将消费用户年龄上提两到三年的根本原因所在:既避免社会的咒骂与责任转嫁,也可以开辟新的蓝海市场。


  笔者担心的是,《征途》实施的“拒未”策略不会起到太大作用,首先,“本游戏针对18岁以上成人设计”的登陆提醒标示,多么像色情网站中“本站含有大量色情成人内容,请未满18周岁的人自动离开”,或烟盒上“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但实践证明,色情网站仍旧聚集了大批未成年人,烟民并未因为“有害健康” 而自动戒烟;其次,未成年人天性对新事物具有极大的好奇性,而且伴随这种好奇性的是一种逆反心理:你越是禁止我玩,我越是想方设法的去玩,去探询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在这种心理驱使下,《征途》还不对未成年人诱惑更大?


  最后,几十万玩家同时在线,在游戏实名登记制未被强制落实之前,仅凭《征途》团队,就是数量再来十倍、百倍恐怕也履行不了观察、确认、规劝、剔除未成年玩家的任务。


  无论如何,史玉柱是在被逼无奈之下,不得不选择开辟新的“征途”,俗话说福祸相依,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作为第九艺术的游戏,如果不能够吸引大批玩家,站在市场或体验角度,肯定是不成功,而从这一点上看,《征途》却是成功的;但从社会责任、厂商责任角度看,先前风光的《征途》却又是不成功的,它之前是时刻站在风口浪尖上跳舞,而如今对玩家消费市场受众主体的再认识和扭转,无疑是一条探询游戏体验度与社会责任完美统一的可行路径。

http://www.16288.com/ 网吧黄页 作者:赵福军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必须保留一切信息,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一个被社会敌视、舆论仇恨的行业,是没有前途的行业;一个主管机关不务正业、整顿多于扶持的行业,更是没有希望的行业。近四年来,国内网吧业被社会、家长、学校、舆论诟病为“藏污纳诟”,“电子海洛因”与“电子鸦片”集散地,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政府出于对所谓民意的相应,从法律政策、日常执法、牌照审批等方面对网吧业进行诸多限制,无奈网吧业风光不再,日益陷入微利、甚至窘迫地步。


在此过程中,网吧主管文化部应该说也一再有所作为,但仅凭国家政府主导强力促一个产业发展,何其之难,实行了三年的10+3网吧连锁战略早早流产,改变网吧不合理税负、修改《条例》诸多不合理条款的呼声已经持续了几年,文化部也一再表态,但至今仍然只能以“正在进行中”或“正在调研”为托词给于掩饰。从产值上将,国内网吧现在是一个年产700亿的大蛋糕,从就业人口来看,仅全国12万家备案登记网吧就容纳了几百万就业人口,为何这个行业就是形不成产业,无法做大做强,无法被社会所容忍和接受呢?


有人说网吧之所以地位卑贱是因为形象不好,负面原罪太多,因此需要积极促其产业提升,于是2005年由文化部认可、由众多网吧连锁厂商牵头搞的网吧采购“阳光计划”哄然而起,随后还有“赢向未来”,但不久都偃旗息鼓,宣布自下而上提升策略的失败;2005年07月28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正式成立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办公室,对外推出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具体内容包括1、网吧行业计算机设备品质提升计划;2、网吧行业网络游戏内容提升整合计划;3、推动网吧行业数字内容整合提升计划;4、网吧人才素质提升计划;5、推动贫困地区上网服务发展计划。又发起了一场自上而下、政府主导的产业提升方案。


提升的结果就是在尊重网吧品牌机3C认证规则前提下,联合了大批软硬件厂商,捧出了一个《网吧专用计算机应用标准》,实质是一场官商勾结的“明星榜”排名交易,并筹备由文化部监督执行,随后在舆论压力下,文化部官员一面提醒媒体该标准仅仅是个推荐标准,不具有强制普遍约束力,同时在官网政策解读栏目中,作出澄清: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文化部制定了“网吧产业提升计划”、发布了网吧专用计算机应用标准、网吧专用机型及网吧专用电脑标志,引起了一些舆论的关注,这些报道并不属实,文化部对网吧管理的政策是一以贯之的,近期并未出台新的政策和要求。”


一头雾水之后,网吧行业计算机设备品质提升计划或许又自我流产,告一段落,近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网吧提升计划办公室主任李伟指出,我国目前一些网吧提供用户的相关内容多为盗版产品,少数网吧为吸引用户更是提供不健康内容,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建立一整套数字内容产品的企业内部审核、发布、监督机制成为当务之急,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将同技术服务提供商光音网络及内容厂商新传体育、巨鲸、优度、SOOTV协作,共同打造网吧数字内容平台,即“网吧产业数字内容提升(B)计划”,真所谓A计划才走,B计划又来,但所有的模式、运做方法却照旧,官商联合,新瓶旧酒,索然无味。


文化部之所以越过网吧行业计算机设备品质提升计划;网吧行业网络游戏内容提升整合计划;匆忙推出“网吧产业数字内容提升(B)计划”,无非是在与版权局、信息产业部争夺数字版权产业的利益话语权,这其实不过是继网络游戏、KTV监管审查权争夺战之后的又一次冲突,因为最近国家版权局联合商务部、信息产业部等部门,在以北京为首包括上海、浙江等19个省市地区,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区域性重点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行动,网吧行业利益在此处不过是一块刀俎上肉,毫无自己独立的意志。


网吧业又一次陷入计划旋涡之中,然而这才是B计划,等待在后面的C计划、 D计划、E计划……,还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这些所有的计划都是否真正的有网吧行业代言人参与?是否真正体察和尊重了网吧从业者的话语权?是否是从根本上为网吧业的提升与发展着想才搞出了这些计划?这些计划能够落实?落实了能真的让网吧行业受益吗?至少现今看来,这些计划的落实,都最终会导致网吧行业更加艰难,运营成本更加高昂。身陷”计划”旋涡的网吧业又该何去何从呢?难道还要依旧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吗?

2006-11-07

作者:赵福军 出处:天极网


  酒店连锁如家上市了,再次证明卖当劳、肯得鸡等连锁化经营模式的魅力,回头反思,国内网吧业从2003年连锁化进程至今,也三年有余,却一败涂地,当年雄赳赳、气昂昂的国字号十大连锁如今基本销声匿迹,10+3战略再也无人提起,而文化部也通过政策解答的形式实质上废除了2003关于网吧连锁化经营的通知,无论是行业管理者还是经营者都再次面临十字路口的抉择。


  反思三年来的网吧连锁化,主要失败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网吧是一个刚刚满十周岁的新生行业,从业者的整体背景与素质不高,对连锁概念及模式缺乏了解、认知,至于娴熟运做更是无从谈起;其次网吧行业环境恶劣,网吧连锁化的三年实质是网吧经营历史上最惨淡的三年,唯一持续不衰就是接二连三的整顿,一个整顿、运动式治理不断的行业,不能说是一个成熟的行业;最后网吧经营政策限制重重,蓝极速之后的网吧条理从网吧的经营地点、经营时间、经营管理、经营接纳主体方面都做了不利行业发展的限制性规定,这些最终导致了真正探索连锁、实践网吧连锁的人并不多,缺乏脚踏实地做事的,多的不过是画圈圈、讲故事的。


  看到如家上市,网吧主管部门文化部终于表态,“以连锁网吧产业的潜在规模,至少可以培养出10个如家。”10月29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网吧提升计划办公室主任李伟不无遗憾地表示。“如果连锁网吧有10家上市公司,自然也不会出现未成年人上网等不规范现象。大企业显然要更加规范。”没错,网吧的确是一个潜力(利)很强的行业,几天前的行业调查显示全过网吧的年产值已经超过了700亿,这还不算带动周遍衍生产业链的间接产值,但文化部官员认为在适当时机引如风险投资(VC)机制,是扶持网吧连锁企业上市,将网吧做大做强的一条新路,甚至最终能够因合理避免未成年人车沉溺网吧上网的社会弊病却值得商榷。


  的确国内无论是IT互联网还是传统企业,只要登陆纳市或在其它交易所上市,其背后都或多或少有风险投资商的助利或注资,但这却绝对不是一个企业能够成功、甚至能否最终上市的根本,网吧行业现在缺乏的不是资本,国内闲置的民间游动资本动辄上千亿,何其之多,(例如山东万佳网络通过民间资本就拥有了连锁网吧二千多家,江苏“新网e家”以及吉林英图网络通过民间资本,也各拥有100家以上规模)但为什么很少有涌入网吧行业的,无非是因为现今的网吧行业主流还是小作坊式的单体经营,从业者还都是只求温饱,阅 读 全 文

作者:赵福军 出处:it168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知识产权从极端意义上说,就是一种合法的授权“压迫”,当经济剪刀差引发的市场定价无法被中低层消费者接受时,盗用合法的知识产权以降低成本,就成了必然选择,而网络只不过是便捷了这种盗版传播途径与速度,因为网络的虚拟性、跨国性、天生政府性常常导致日常监管的乏力,给各类盗窃提供了低成本侵权违法路径。


    日前,国家版权局联合商务部、信息产业部等部门,在以北京为首包括上海、浙江等19个省市地区,展开为期三个月的区域性重点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行动,主要针对各类“三无”网站,未经授权的网络盗版行为,游戏****、外挂制作传播;规避版权权利管理信息或技术措施,以及为规避和破坏版权权利管理信息或技术措施所生产、销售的工具设备都将给予重查。


    国内整个IT产业外内顿时炸开了锅,讨论不断,可以说这是继7月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颁布实行之后的第一次网络反盗版政府执法整顿行为,其规模是空前的、预计持续时间也较长、针对范围更是几乎包含了网络上传播的一切内容,如三无网站、电影、音乐、软件、教科书、违法游戏外挂****务,甚至最新的博客文章,从终极意义上说,对上述内容网络盗版行为进行打击治理,必然触及到国内整个IT产业环境,其影响力绝不亚于前一时间《萨班斯法》生效对海外上市企业的冲击力。


                冲击力之一:商业门户成为四不象


     无论是传统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还是后来居上的腾讯、TOM,以及各类垂直细分型行业门户,靠的都是大量人工编辑下的海量的资讯和快捷传播,明显具有媒体熟悉功能,尤其是在网络新闻资讯只有五分钟保鲜期的今天,门户相互竞争的压力与焦虑感无形中备增,出于对采编成本的考虑,原创量逐渐减少,一小部分靠自己原创,一部分靠授权协议性转载,一部分靠未经许可的转载,在当今Web2.0浪潮带来的博客普及风潮中,又逐渐趋向与转载大量博客文章,而对于商业门户来说,未经许可的转载,不付稿费的转载,擅自删改作品的转载都是违法侵权的,即使是门户网站通过协议进行的转载,虽有授权但仍然不能对抗原作者人身性和利益性权益,而这一切违法行为都在此次打击治理之列,甚至重庆版权局人士表态,仅未经许可转载博文行为就可最高罚款十万,如果没有了海量、快速、大量的信息资讯,商业门户还是门户吗?新浪之道还能够成为门户经典运营模式吗?


                 冲击力之二:个人站点前途难预料


    个人网站占国内网站总数量的九成以上,在十年网络历程中,发挥了莫大功劳,开创了许多商业模式、突显出了一批网络数字英雄、实现了一大批青年人的创业梦,例如手机之家、好123、265等都是个人网站最终走向成功的典型。但人力、物力、财力的匮乏,虽然挂有几个联盟广告,但结果却是个人网站大都很难赢利,甚至收支都不能维持平衡,在这种情形下,你说它是赢利性网站还是非赢利性的,是应该去备案还是要专门审批?可以说按照现今的网络法规,国内100%的个人网站都要被关闭,但这样的结局并非是管理者想要看到的,除此之外,现在许多Web2.0创业团队,开始的网站走的都是非赢利性个人网站备案模式,但实质上他们是完完全全进行商业化的,对这部分形式上的个人站点又该如何监管和治理?另外对于个人站点,阅读全文

2006-11-06

作者:赵福军  出处:IT168


   上周五,备受全国网民关注、期待的反流氓软件联盟起诉中搜“网络猪”侵犯权益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这是国内首起网民对“恶意软件”企业的诉讼,但是当天的庭审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结果,可以说司法在具体流氓软件认定上还处于被动状态,已经有学者分析现今法规还不足以将流氓软件贴上侵害网民财产权、隐私权、消费者权益的标签,这也从侧面暗示在具体流氓软件立法定性缺失前提下,民间反流氓软件联盟所走的诉讼治理之路意义大于结果。


    反流氓软件联盟在各地接连起诉了中搜、雅虎、千橡等众多公司,预计达一百多家,如果最终真的如此,那么将会全国核心网络公司都推上被告席,但是网民或许并不能最终从这些裁决中获得真正的实惠,唯一成功的或许就是反流氓软件联盟最终成名,并如同反百度联盟一样取得市场运做的人气基础,成为该次事件的最终受益者,不久前冒出的“李鬼”,并引发了谁才是正宗的反流氓软件联盟的口水争议,就是明证,还没做成点什么大事,就来纷纷抢功。


    其实对于民间机构治理论,缺陷是明显的,首先这种民间联盟很可能幕后被人为利益操纵,在炒做忽悠网民的同时,却为自己的商业利益服务;其次民间机构参与流氓软件标准制定和管理存在风险,可能导致话语权掌握在少数利益集团手上,最终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民间反流氓软件联盟肯定有自己的商业利益,自己制定标准,完全可以借此来认证国内所有的恶意软件,掌握整个话语权,从而达到利益或权力上的目的。


    而互联网行业协会最近正组织包括百度、雅虎、新浪、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30多家主流服务商,准备拟订“恶意软件”认定标准,还要发布行业自律公约,健全举报受理机制,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邮件地址等。对于用户举报,将邀请评议组按照标准进行评议,一旦认定为“恶意软件”,协会将责令企业限期整改,对拒不整改或者整改不充分的企业将会通过“黑名单”的方式在网上公布,这个“黑名单”将包括“恶意软件”的名称、下载地址、厂家名称。


    可以说互联网协会是希望从维护商业信誉角度打击那些违规厂商,阅 读 全 文

2006-11-05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出处与作者信息。


    腾讯诉PICA不正当竞争案被媒体与当事方戏剧般渲染成“中国即时通讯互联互通第一案”,如今又升级了,PICA日前反诉腾讯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腾讯“停止垄断及不正当竞争行为,限期公开其阻碍互联互通的QQ即时通信系统通信协议”。


    一个流氓在满足了兽欲之后,就这样又反咬了受害者一口,称自己给受害者带来了快感,也给旁观者带来了快感,俨然一个正义使者,PICA真的就伟大到“以诉讼形式要求腾讯公开互联互通通讯协议”?互联互通通讯协议公不公开,是人家腾讯自己的事,就是法院似乎也没权利说公开就公开。


    又一次拿垄断说事,海外巨头在国内垄断多了,国人却一直快感连连,还嫌不够,PICA反诉腾讯涉嫌垄断,或许根本没搞清楚垄断地位与反垄断法发的垄断之间的关系,市场竞争必然优胜劣汰,必然会在合法中产生行业的垄断者,但这样的垄断者不但不应该反对而且应该保护,就是我们常常所说的行业领头羊,法律反对的是什么?反对的是利用这种垄断力进行滥用侵害市场竞争,最终侵害消费者的行为。另外国人的反垄断法至今未出台,反垄断似乎也仅仅是个学理概念,成文法判案的中华法系又怎容得下法官造法判决呢?说白了,此次诉讼终究会流于炒做。
 
    PICA等IM后进入者希望腾讯开放互联互通通讯协议,不过是为了后来者分享别人胜利的果实,商业社会不通过契约谈判获得,却寻求反垄断法来解决,只能说找错了方向,甚至是在愚弄IM用户,如果PICA是当今的腾讯,他也不会伟大到将自己的互联互通通讯协议无条件的拱手让与竞争对手,毕竟共产主义离我们似乎越来越远咯。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2006-11-01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作者:IT168特约评论员 赵福军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但必须完整转载,包括所有信息,否则禁止转载。


    【IT168 软话不软】树大招风,此言不虚!Google凭借对搜索的执著与专注,终在纳市毕其功于一役,今财大气粗,身价千亿,惹资本垂青。科技章鱼之触角四处蔓延,在处处树敌同时,收购不断。不久前Google迅速将YouTube以16.5亿美元天价纳入麾下,引发业界一阵唏嘘。在感叹大手笔的同时,也有许多担忧声音认为其会再次身陷版权诉讼旋涡之中,那么又背负上YouTube版权侵权重担的Google,此次是否能够承受呢?


    Google被诉已不是一次两次,对于这样的跨国公司不被诉讼反而是不正常的。例如微软,似乎天天都在面临和应对诉讼,不一样活的很好。Google也一样,自从登陆纳市之后,诉讼也是接二连三,图书馆计划遭遇了传统作者与出版商的反对与责难,色情杂志兼网站Perfect10起诉其未经许可使用照片缩略图,比利时法院命令Google停止未经许可发布报纸新闻标题……可见YouTube版权之痛绝不是Google讼累的终结者,不过是个过客。


    Google收购YouTube的法律风险


    视频共享的兴起,建立在宽带、P2P流媒体技术的广泛应用基础上,之所以会被广大网民接受、追捧,无非是视频共享方式借助多媒体形式弥补了传统网络文字、语音、图片传播方式的单一性、枯燥性。但以YouTube为代表的视频播客类站点必须有充足的、能够不断吸引网民兴趣和眼球的视频内容,否则就没有存在价值。但囿于种种原因,亲自操刀创作享有合法版权的视频资源几乎不能持久。于是,无论是自身聚合抓取还是网民自制上传,都会涉及大量的侵犯版权的内容,意味着随时可能遭遇版权人的法律责难。原因就是这些抓取和上传的内容中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或本身就侵权的东西(如偷拍、发布他人隐私信息等)。


    作为每日用户在线观看短片次数突破1亿次,日上传视频文件数量也已超过6.5万份的YouTube,那涉嫌侵权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Google收购其的潜在法律风险可想而知。其实在此之前的9月15日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集团就声称YouTube和MySpace违反了版权法,因为其用户们在网站上张贴的音乐节目侵犯了环球公司旗下艺人的版权,使其遭受上千万美元的损失。


    虽然YouTube称,它已经迅速依照环球音乐公司的指示移除了用户上传的涉及侵权的视频内容,但后者却认为即使是纯属宣传广告的视频资料,也应该受到版权保护。虽然根据美国1998年《千禧年数字著作权法(1998DigitalMillenniumCopyrightAct)》中的“安全港”条款的规定,Google可以借助通知—删除来免责,但面对难以尽数的视频资源,这种事后删除机制能够运转的足够及时吗?以至于及时到保证不会出现任何辅助性侵权过错?


    此前国内外互联网业界都对YouTube的前途担忧,ForresterResearch的分析师乔希和特德在一篇博客中写道:这一年前正式发布后就一直困扰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的版权问题意味着它会受到起诉,并因此而失败。而一旦YouTube等播客类站点严格人工一一事先审核所有内容,那将被迫删除所有未经授权的合法版权内容,而这些往往是最受网民欢迎和喜爱的内容,这将使得YouTube们从此变的“非常无趣”。


    HDNet的创始人MarkCuban在一次发言时,更是尖锐的说:只有笨蛋才会收购YouTube。而Forrester和IDC都认为, YouTube将面临与Napster同样的版权问题。在收购之后,这种担忧完全转嫁到了Google身上,其实YouTube的Google的牵绊深层次揭示了视频分享这类商业模式运做本身的法律风险,也在警示国内同行。


     视频分享模式中的三个法律问题


    国内模仿YouTube视频分享商业模式网站至少150家,可以说他们没有YouTube那么幸运,没有赶上那样的天时、地利与人和,尤其是国内今后法律政策环境对网络视频的监管今后会更加的严苛,笔者认为视频分享现今主要面临以下三个方面的法律问题。


    一、在市场准入资格方面,视频分享经营网站许可证领取与监管将是一个变动性、政策性、风险性很大的前置条件。在胡戈通过网络发布DV短片《鸟笼山剿匪记》后不久,广电总局就宣布正在制订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有望下半年出台,其内容主要是对视频网站放任自流的违规现象进行“围剿”,一方面放宽网络视频提供商的准入机制和资质认证,新浪、搜狐、网易等上市网络公司均被视为拥有开展视频服务的资格;另一方面,对整个行业的违规行为展开严厉打击,并逐渐将互联网视频市场纳入自己的管理体系。广电总局监管网络视频短片的理由源自2004年7月颁发的《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即“39号令”),暂且不论广电总局依据自己制定的“39号令”自我授权监管网络视频是否恰当,一但该办法出台,则对视频分享众多从业者而言不啻当头一棒,对大量中小网站而言,领不到许可证可就是非法经营;


    二、视频分享网站的内容时刻涉嫌版权侵权与普通民事侵权(人身权、名誉权、隐私权等),这主要是因为大部分内容是抓取或网民自动上传的,由于成本的高昂,中小视频分享网站很少能自己制作享有版权或通过合法授权取得版权的视频资源,只能靠这种低成本,但又高法律风险的方式获得内容,从而得“天下”,但这种 “天下”却并非那么好得,在文章第一部分笔者已经通过YouTube论述了视频分享网站的内容法律风险,由于国内的网络监管法规尤其是7月份刚刚颁布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从立法体例上多采用美国等现今发达国家网络立法,法理基本上是相通的,此处就不多赘述。


    三、视频分享网站作为一个平台,涉及自身内部对内容资源的事先审核监管,以及对外接到版权人或被侵权人通知之后进行事后审核删除义务,这两者都必须兼顾,否则就可能引发承担辅助性侵权责任。比如当某视频分享网站上的视频内容涉嫌辱骂他人,或者抄袭、侵犯他人版权权利,在接到被侵权人正式通知之后,不给予及时删除,就丧失了寻求“避风港”保护免责的机会,就要承担辅助侵权责任。这一点对于许多只有几人协作团队,却要面对成千上万视频资源的中小网站而言,无疑会疲于事后应对,如果要做到及时,又意味着大成本的投入,本身就是一对矛盾。


    因此笔者建议国内中小视频分享网站在法律风险防范上首先可以非赢利性网站备案模式运做,由于广电39号文件规定比较模糊,可以等待具体办法出台后再做牌照如何领取的对策;其次在内容获取上一定要与网民明确在注册协议上约定,要求网民注册上传视频内容时必须保证其内容合法、未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否则你们有权利随时删除,在自身未获得合法授权前,切勿擅自自我上传含有版权的未经许可的视频内容;最后当接到侵权信息通知后,及时给予回应,该删就删,该做证据保留的就做证据保留。


    Google讼累实质是搜索行业的无奈


    Google除了担负YouTube的版权法律风险之外,更多的讼累还是来自搜索引擎信息排序、抓取、显示上,例如无论是Google或“中国的 Google”百度的搜索咨讯典型特征是通过搜索技术或人工,对网络上流转和存在的各类原创信息的标题与关键摘要给予抓取,分类组合,并时时更新,具备传统门户快速、海量、客观等新闻特性,由于不需要支付原创费用、省略了常规媒体信息采集、收集、审核、发布程序,实现了低成本、高效率媒体运做,吸引了大量眼球与读者,带来了不菲的搜索关键词广告收益。一直以来,Google、百度等搜索厂商都以仅提供路径、未直接复制转载、并且给对方带来眼球与流量为由,为自己开脱责任,认为不涉及任何版权,不应该对搜索信息源支付任何费用。


    从版权法的角度来分析,新闻标题+摘要并不构成法定、独立意义上的,并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充其量其是一个作品的一部分,虽然从思想与观点上看,或许其就是整篇作品的核心或灵魂,但著作权保护的是作品的形式,而非思想,这一点决定了各类信息提供媒体不可能主张版权复制侵权,随着信息网络传播权是著作权人一项重要权利观念的深入人心,Google等搜索引擎的新闻咨讯组合模式至少是未经许可使用、摘编并传播了相关作品,并给予了广泛路径索引式传播,涉嫌侵权,虽然各大搜索引擎公司的咨讯组合分类或许也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这并不能为其涉嫌侵犯所展示信息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开脱,这也是 Google之所以甘愿与美联社、法新社和解,并私下付费的根本原因。


    Google的讼累实质上是整个搜索引擎行业的无奈,因为其自己不产生原创信息,因为其生存的基础是门户资讯站,是因为网络信息海量无序才使搜索引擎有了发挥、存在的空间。百度在去年接连遭遇MP3音乐辅助侵权下载败诉其实与Google新闻标题摘要涉嫌侵权实质是一个道理,是今后任何搜索引擎公司都需要考虑和面对的行业性问题。一般来说,一个公司的讼累、法律事务的多寡与其雇佣的律师或者说其法律部人员数量是成正比,Google能够从2001年仅聘用一位律师发展到如今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圆雇佣近百位跨国知识产权律师与技术专家,不可谓不下了大本钱,通过法律专家来规避、避免法律纠纷和讼累,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新闻背景:《内幕:闽人为啥热衷网吧 “炒网团”角色?》


    网吧帝国网(www.netbarcn.net)分析认为,福建连江人之所以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形成 “炒网团”,将网吧牌照价格炒卖起来,主要出于以下几个因素:


    一、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时机,通过各式各样的“下海”,挖掘和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虽然那时的“下海”,在现今看来多少带有一定程度的社会或经济“原罪”,但却为该地区向外进行经济力扩张提供了根基。


    东岱“炒网团”的第一代原本是上世纪90年代在全国各地开游戏机厅,90年代末其中一些人看到开网吧更有钱赚,就转行过来,获利颇丰,随后规模越办越大,于是东岱人纷纷效仿。


    福建连江人对新事物的敏感及把握能力值得各地网吧同行学习,这是任何新生行业从业者必须具备的敏锐感与创业直觉。


    二、建立在熟人社会基础上,纵横交错的地缘、人缘、血缘关系在这里得到了很好发挥,他们一致选择胳膊肘子内拐,团结协作、相互抱成团,将成功经验与点子内部分享,可以形成一定的地区规模(人力、财力、物力),从而增加抵御风险的能力,强大自身。


    连江人做生意有个习惯,那就是一旦某人发现一个商机,就会介绍给亲戚、朋友、老乡共同经营,“我们抱成团‘作战’,这样才能在外地生存下来,并迅速把生意做大,做网吧也是这样的。”“我们的优势在抱团经营,大家协商后统一行动,比如统一买哪家设备、统一收费价格等。”


    其实反观历史和现今,古时的晋商、徽商,以及现在的浙商,在内部都是与连江人有着相同的秉性,对于网吧行业,尤其是地区性网吧相互之间,合作应该大于竞争,应该是同行兄弟,不是所谓的敌人,应该积极通过自由协会形式团结自身,提高对外谈判能力,并在各类产品购买中以团购方式降低经营成本。


    三、采用市场经济最成熟的契约合作方式,参与网吧经营,娴熟通过资本运做,参与经营管理,甚至最终控制一个网吧,既规避了现今网吧牌照“不得出租、出借或转让”的管理政策,也完成了自身资本扩张的本意,其运做手法已经国际化了,看看现在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如雅虎、Google、Ebay、亚马讯等在本土化(或国际化)时基本都采用这种模式。


   “我们不是倒卖网吧牌照,而是合作经营。”小李说,按国家规定,网吧不得出租、出借或转让,“一旦被发现转让牌照,不仅会受到重罚,而且网吧牌照还将被取缔,没有人会傻到去冒这样的风险”。


    网吧是一个行业素质整体偏低的行业,但网吧前途却是一个有价值的产业,是IT产业链的积极终端,是网络文化产业重镇,网吧人需要的是不断反思,充电提高自己,而不是自我气馁,经验需要分享,资源需要互补,只有如此,网吧帝国大厦才可能建立起来。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违者必究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