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1-10

文/赵福军 出处:IT.com.cn(IT世界网)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2006,对Google而言,是本土化彻底颓败的一年,无论是从业绩、策略、市场占有率,还是人事方面,Google中国都是不及格的,既未赶超百度,也未击败雅虎中国,2007年年初,Google突然宣布和中国移动共同宣布推出基于WAP的手机搜索业务,这又是否能为Google带来什么呢?


  进军移动搜索,而且选择与中国移动合作,Google意图很明显。


  从大的政策环境上看,中国移动是国内移动运营商中当之无愧的老大,傍上了她,无疑取得了政策与市场的先机;从产业环境上看,3G牌照发放在即,电信网、互联网、广播电视网的三网融合步伐也再加快,互联网搜索也必然会向其它二网扩散;从业务扩展上看,Google是世界级网络搜索新贵,移动手机搜索可以看做其意图扭转传统搜索本土化败局的又一新策略。


  Google选择在2007年进军移动搜索,靶子是瞄准了百度,因为百度在此之前已经与诺基亚、海尔已经展开合作,在多款手机中植入百度搜索服务。而Google对手机搜索早以酝酿许久。


  早在2005年6月,Google的CEO埃里克·史密特访华时,就曾秘密拜会中国移动董事长兼CEO王建宙。而去年5月,王建宙在香港出席股东大会时也表示,他曾与施密特会面,商讨合作推出手机搜索引擎。而且Google已经在伦敦、纽约和北京等地部署了超过100名工程师规模的移动搜索研发团队,中国方面则超过30人,自其宣布进入中国开始招聘起,就设有“移动搜索工程师”职位。它还与沃达丰、T-Mobile、SK、台湾“中华电信”等多家运营商结盟。


  这些都是Google进军移动搜索的优势所在,但Google手机搜索的障碍或者说弱点在哪里呢?


  首先,移动手机搜索的技术还未完全过关,第一阶段,Google仅为中国移动WAP门户“移动梦网”提供“手机搜索”技术支持服务,只能实现“移动梦网”的站内无线搜索,还不能覆盖至互联网与无线网的全网搜索,在这一点上,Google在新闻稿中也给予确认:搜索移动互联网比传统互联网要复杂得多,对于搜索引擎而言,由于众多的内容提供商采取了不同的技术,很难统一准确的抓取。


  其次, Google手机搜索尚未覆盖所有手机品牌终端,据了解,目前为止只有诺基亚、摩托罗拉以及索尼爱立信等品牌的12款手机可以“尝鲜”。“覆盖面大概占到所有WAP手机的10%,”,要想提高覆盖率,那将是一个漫长的利益博弈过程,这说明Google手机搜索虽然始于2007年,但却并不能在这一年间决胜千里,或许需要几年的时间来积累。


  最后,消费者搜索习惯还未能从互联网转移到移动网络,虽然国内手机群体是互联网网民的四倍,但实际搜索量与使用概率却远比传统网络搜索落后,这既有用户习惯的问题,更有移动搜索本身的不足,如搜索信息呈现方式狭小,搜索关键词信息量有限等,这都影响了Google移动搜索业务的全面展开。


  可见,Google联合中国移动进军手机搜索,优势、劣势参半,现今最多只能算是个噱头,到底最终会出现什么样的结局,是否能够为Google搜得一个新的未来,还难料定,但对消费者而言,新服务的展开,却是一种新搜索体验方式与理念的全面推进,无疑是件个好事。

2007-01-03

作者:赵福军 出处:天极网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互联网大姥们在复制、开拓传统产业的同时,出于交易便捷、开辟增值业务的需要,相继推广出大批类的虚拟物品,其中一多半是各家游戏公司推出的网络游戏虚拟物品,其它则是由IM公司、虚拟聊天室等虚拟ISP提供。虚拟物品由于能够满足网民的各类心理需求,比如在游戏中,通过对虚拟物品的占有并功能化,会使相对应的ID变的更具人格化、威力化等,有需求就有市场,就会有对应的交换价值。于是近几年关于虚拟物品是否具有价值,是否可以交易的争论一刻都未停止过。


  以前,我们讨论虚拟物品保护立法都会以韩国、台湾承认虚拟物品为合法财产,并给予保护的规则来佐证,但据报道,近日,韩国和日本网游界已正式出台法律规定,禁止网络游戏中将虚拟货币、物品兑换成现金的行为。于是面对因虚拟物品而引发的各类矛盾、纠纷、犯罪,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庹祖海也公开表示,近期由虚拟交易引发的非法敛财已引起政府高度关注,建议国家考虑立法禁止虚拟财产交易。


  禁止交易规则,并不等于完全制止交易,只要存在需求与利润,交易会逐渐的转入地下,更为严重的是,禁止虚拟财产交易会对现今的网游产业造成巨大冲击,尤其是直接将各类免费网游厂商逼上死路。游戏开发→内部测试→免费公测→正式收费→逐渐隐退,这种游戏运营模式被认为是传统经典的,但自盛大去年将三款核心游戏运营以来,虽也遇到质疑并在业绩上曾经缀入波谷,但如今免费网游模式已经焕发出新生机,随着陈天桥、史玉柱的相继成功,以及金山、网易等向免费模式的转型,都意味着国内网络游戏产业将慢慢发生一场运营模式的质变。


  免费游戏的本质又是什么呢?就是虚拟物品交易,只不过经常被游戏运营商唤做虚拟衍生物品交易或增值服务罢了,即玩家在游戏中正常游戏时间不再收取秒卡和月卡费用,用户可以免费享用游戏中的常规应用服务,但同时对用户提供其他增值服务,如闯天关,炼狱,商城等,收费模式从先前的“购买游戏时间”变为“购买玩家虚拟物品”。维护游戏公平性的讨论并没有阻挡住网络游戏公司敛钱的步伐,更没有让玩家放弃或降低网游消费的欲望。


  如果禁止了虚拟物品交易,最先触碰该规则的首先就是各家以免费模式运营游戏的公司,模式升级虽不易,但再回转传统则更难,既有产业发展的自身规则阻挡,更有玩家习惯改变和扭转的难度,不能出售游戏虚拟物品等增值服务,又不能重返销售游戏时间的经典期,那么现今的免费游戏公司都将面临不是生就是死的抉择。对于仍旧从事销售游戏时间模式的游戏公司,由于怠于虚拟物品交易管理,也会被课以重责,而玩家私下交易,更将耗费掉大量监管性人力、物力和财力。再加上网络游戏只是IT产业链环境中的一环,其受到冲击,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产业也必然会发生连锁冲击。


  模仿、复制、移植,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意义深远,但这不能成为跟随,尤其不能成为管理者、立法者推卸自身职责的理由。虚拟物品,尤其是网络游戏虚拟物品所引发的问题相当复杂,涉及到政治、法律、金融、市场等方方面面,岂是一个禁或不禁就能解决得了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QQ等IM帐号、货币,不是合法并应该被保护的虚拟物品,那么盗窃他们又何来刑事犯罪?毕竟刑事惩罚是建立在对合法权益保护上的。


  自深圳南山区判决全国首例盗窃QQ号码案之后,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同类犯罪更是前赴后继,不久前,深圳警方就刚刚对外宣布打掉了一个网上盗销QQ号、Q币等虚拟财产的犯罪团伙,抓获涉案嫌疑人44名,该团伙已盗取QQ号、游戏账号数百万个,涉案金额数百万元,其中通过淘宝网销赃非法获利70多万元。据称,这也是中国互联网领域至今破获的最大规模网络虚拟财产盗窃案。如果禁止虚拟物品交易的规则被建立、虚拟物品应受保护的规则又缺失,那么这些盗窃者的行为最多违反了行政法规,最多被课以相应的罚款等行政处罚,就不会涉及刑事犯罪,这就会助长这种盗窃、欺诈、违法销售敛财行为,而这些都是管理者与每个网民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无论从产业发展角度,还是从保护网络消费者利益,维护网络虚拟秩序角度,网络虚拟物品交易如何监管都将是一个严肃性课题,绝非头脑发热、屁股决定脑袋的儿戏。


文/赵福军 出处:IT.com.cn(IT世界网)


    友情提示:更多IT、网吧、网络最新资讯请访问网吧帝国
http://www.netbarcn.net/


  IM产业是一块肥肉,市场规模已经逼近三十亿,并且随着3G的上马而越发诱人,于是移动、联通在几月前也都先后加入IM站队序列,以运营商之优势,挑战既有IM产业格局。如今看来,凭借自身历史性政策与垄断地位,釜底抽薪,飞信、超信都将成为后起之秀。


  从中移动对各大SP下“封杀”预期令,到腾讯不久前以每月减少7000万收入的代价,将移动QQ低调免费运营,以抗移动IM运营商一族,再到日前宣布双方签署合作备忘录,腾讯QQ与中移动飞信将在6个月内实现互联互通,且腾讯移动QQ业务将逐步过渡到飞信平台。腾讯可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无奈中被迫选择。


  腾讯为何前拒后恭?


  从双方合作内容上看,腾讯至少放弃了三个之前绝不轻易放弃的阵地,一是与IM产品间的互通互联,二是其它IM厂商的抢食行为,三是自己的行业老大地位。互通互联叫嚣已久,甚至引发集体逼宫,但马化腾仍坚持“让QQ无条件地开放,就等于让所有的即时通讯软件都可以利用QQ的用户去盈利,没有这种道理”; PICA窥越QQ领地,抢食QQ移动用户的行为也遭到了腾讯坚决的诉讼;而将近80%的市场份额一直都让腾讯趾高气昂,在众IM厂商面前不可一世,然面对中移动的发难,腾讯最终都做出了退让。


  互通互联、利益分食、行业地位,在上游产业链厂商中移动的面前,腾讯仍旧不得不选择退让,原因很简单,上下游厂商的相互牵制,让腾讯不可能抽身自如,更无力单打独斗,这些年在业内外树敌已经够多,如再与运营商为敌,尤其在运营商半官半私,垄断性十足,运营商就意味着网络的现今,那就惨了,无疑以卵击石。免费运营虽能赢得用户支持,取得个抵制垄断的好名声,但对自身业务发展却有百害而无一利,毕竟公司在商业环境中就应该以赢利为目的,中移动与腾讯都不会与钱过不去,由于是对上市公司而言,意气用事、个人情绪化波动发生的概率相对教小。


  腾讯会与联通超信合作吗?


  注册用户5.49亿,活跃用户超过1亿,同时在线用户一度突破千万,市场份额超过77%,这些是腾讯谈判合作的资本筹码,与中移动的合作,让腾讯在今后移动IM领域抱上了大树,其实应该说中移动与腾讯互补了优势,互相实现了各自垄断资源的完美组合,但这种组合毕竟是建立在利润机制上的契约,随时都可能因为各能因素导致破裂。而且此次仅仅是以续约6个月形式展开合作的,6个月后腾讯移动QQ业务都过渡到飞信平台上后,中移动还会如此青睐腾讯吗?就不一定了。


  正因为如此,腾讯下一步很有可能会与中移动的老对手中国联通合作,一方面,联通也推出了同类产品超信,也积极展开移动IM市场扩张的步伐,也需要与QQ这样的行业领军者合作;另一方面,腾讯借助联通,尤其是联通与中移动相互竞争的预设格局,相互牵制,为自己创造、找寻最佳立足点与利润获取点,这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是2006年的最后一天,也是中移动SP封杀令实施的第一天,通过看似退让的合作,腾讯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已经取得了先发优势,既能对外抵抗MSN、雅虎通等的逼宫,对内也能继续傲立群雄,正是从这一点上说,牵手飞信,无疑是腾讯在无奈中做出的上策性选择。

出处:网吧帝国网(http://www.netbarcn.net/) 作者:赵福军
 
    一个广告打下去,有一半都是无用的,但广告主仍旧生生不熄的将广告发布到底,为啥?因为其不晓得哪一半没用。这样的广告学俗语一直都警醒着广告主们:到底如何才能在降低广告发布成本的同时,提高广告效应呢?搜索引擎之所以被资本家追逐,无非是因为竞价排名是一种按效果付费的广告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革新并减少了传统广告被动接受,不问效果的弊端,但随着各类点击欺诈与作弊的出现,搜索竞价排名也开始遭遇质疑。


    其实,成本最低的、效果最好的广告是口碑扩散+信任。口碑扩散使网络发布成本几乎降低为零,信任则是广告被消费者自愿接受,并最终对广告主产生效果的直接前提,一个良性广告必须建立在用户自愿或自觉接受的基础上,唯有信任才能作为此自愿或自觉之诱饵。但如果滥用这种信任,就可能导致反向恶性连锁效应,即将信息以口碑扩散+不信任模式传播,最终毁掉某产品或某公司在用户心中已经建立起来的信心或体验感。


    近日,二六五网络市场总监刘静将腾讯诉之法庭:12月29日下午,他的QQ突然弹出一个提示“您的好友某某某赠送您5位QQ号和60个Q币……”刘静于是点击该提示中的链接,进入了一个页面。他输入了QQ号和密码,登录后发现原来是一个有奖活动。与此同时,刘静的许多Q友也收到了假借刘静名义发出的赠送邀请,于是刘静开始为朋友的追问与Q币索要闹心。一气之下,刘静决定,与众多受骗好友一起联名起诉腾讯公司,索赔4万Q币和445个5位QQ号。


    笔者几乎每天都会收到腾讯QQ号自动弹出的“某某好友赠送我多少Q币”、“某某好友正在挖宝送我什么奖品”之类的小窗口,但笔者坚信这肯定是广告,毕竟好 Q友没理由莫名其妙送我Q币或奖品呀。但腾讯之所以乐此不疲的弹出这些小广告窗口,因为其深暗口碑扩散+信任的营销之道,尤其是借助信任黏度较高的IM好友之间,相互一对一营销,成本无疑是很低的,而且效果也会很好,但腾讯却未将其良性化,这种情形实质上是在滥用Q友之间的信任进行广告发布,会破坏用户彼此间的原有信任,加剧用户彼此间本不应该有的摩擦或纠纷,最终结果可能会造成用户对腾讯公司服务或产品本身的信任度下降,长期下去,腾讯无意于慢性自杀,自我毁灭。


    网民信任式营销效果虽好,但必须良性使用,尤其是尊重用户的体验与感受,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引火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