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6-30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6月25日,上海大众交通、大众搬场公司诉百度商标侵权一案一审结束。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百度提供的竞价排名和火爆地带等网络营销推广业务作为一项新的互联网技术,与传统的广告业务不同,因此百度不承担发布虚假和侵权广告责任。


这一判决一出,舆论哗然,为何?批判谴责之声陡起。因为法院的判决是维护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法院既然判决百度提供的竞价排名和火爆地带等网络营销推广业务不属于广告,那很明显意味着这些业务不受《广告法》的规范,当然百度也就不用对推介的链接承担事先审核责任,不用对相关推广信息的真实性、合法性、侵权性承担责任。


虽然我们国家不属于英美判例法法系,但既判的司法案例仍旧对今后的司法具有指导意义,这就为什么百度甘愿将官司打到底,哪怕赔偿5万也在所不惜,要分个胜负的根本原因,百度想要打出一个证明自己搜索竞价不属于广告的案例判决,从而为自己今后的业务广泛开展扫除一切纠纷与障碍。


易观国际统计数,2008年第1季度互联网广告商收入为21.11亿元人民币,由于企业在网络上发布广告,通常进行的是异地交易,监管上存在难处,因此各类虚假广告,甚至官方在传统媒体明令禁止传播的广告,仍旧在互联网世界中借助搜索、门户等广告媒介和存在和传播,仍肆无忌惮,继续进行着坑蒙拐骗。如果网络广告不受传统《广告法》制约,那很可能让互联网成为新的欺诈天堂。


“客户的确可以通过调整每次点击付费价格,控制自己在特定关键字搜索结果中的排名。”,百度一位竞价排名推广人员告诉记者,“出的价格越高,在搜索结果里的排名就能越靠前。”这其实也就意味着,百度竞价与火暴地带等推广业务,很可能成为广大网络欺诈厂商的推广渠道,如果百度再借助判决逃避主动审查监管的职责,那最终受伤害的将是广大网民。


因为在这个推广过程中,百度是借助欺诈性推广商的广告投放来获利,虽然说从保护互联网新技术发展的角度,司法判决显得有些倾向可以被理解,但是从整个互联网环境和搜索产业发展角度来看,这样的判决结果显然有失公允,是以牺牲广大网民的切身利益来保护一个领头企业的利益,奉劝司法机关,千万不能因为立法滞后而滥用自由裁量权,千万不要宠坏了个别互联网新贵,因为当潘多拉魔盒被打开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魔鬼时代的来临。

2008-06-26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日前,瑞星发出警告,“Clicker”(点击器)类病毒正严重干扰互联网“点击付费”,甚至会毁灭这一网络搜索广告的美好前景。


百度竞价排名以及Google AdSense,造就了这两个搜索巨头的辉煌今天,但点击欺诈一直伴随其左右,尤其是百度等搜索厂商为利益将竞价广告竟然列在左边自然搜索信息部分,更是造成更多的用户误点操作。


这意味着,对百度而言,无论是“Clicker”(点击器)类病毒,或是有意识的欺诈性竞价推介,爽的都是百度,但苦的却是众多中小广告主,这种涸泽而鱼的方式,既降低了用户的搜索体验,也侵害了广告主的利益。


然而正是这种造就搜索巨头快速成长甚至暴富的竞价赢利模式,今天却被上海市二中院审理认为不属于广告,“竞价排名”服务是一种新的技术应用,具有实质性的正当用途,不是一种专门的侵权工具。


这样的判决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百度今后将不用再承担审核竞价广告是否违法、是否存在误导消费者、是否侵权的责任,但我们都知道,百度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网民的核心入口,尤其是随着其新闻牌照的获得,对客观搜索的人工干预,也日益强烈,已经严重的具备媒体属性,而且互联网在产生之初就具备媒体属性,然而借助这样平台兴起的搜索竞价排名为什么不属于广告呢?


竞价排名、火爆地带,不都是某关键词谁给钱高,位置就挂上谁的推广文字链吗?如果这样的推介都不属广告,那么互联网上所有的文字推广链甚至图片广告,也可以说自己不属广告,甚至逃避广告法的相关约束,那意味着互联网欺诈又将陡然重生,为这样不负责任的判决感到悲哀。

2008-06-24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6月27日将是盖茨在微软任全职雇员的最后一天。此后,他将退出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转而把80%的时间用于慈善事业。


盖茨当之无愧是世界IT软件史上的标志性人物,一个从哈佛退学的学生,用短短几十年时间,就创造了一个庞大帝国,并基本实现了“让世界上每台电脑都运行微软软件”的大同梦想。


盖茨及微软帝国,也是一个历来备受争议的角色,借助捆绑击败了网景,击败了金山WPS,因垄断而频频被欧盟等判予重罚,甚至在演讲中,时不时遭遇开源积极分子的抵制和抗议……


当然盖茨及微软也曾失落、沮丧,不久前对雅虎收购的未果,实质揭示了微软即使用钱砸,仍旧暂时无法改变在互联网时代的落后,纯粹的IT软件时代已经过去,在SAAS及网络2.0公司日盛的今天,微软今后的路并非一帆风顺。


把微软的事业托付给兄弟加大学好友的鲍尔默,盖茨应该可以放心,这对长达28年的老搭档,应该是可以被信任的。经过近8年的平滑过渡,鲍尔默也该能够独当一面,让盖茨安心卸甲了。


盖茨卸甲,实乃慈善事业之大幸,有媒体报道说,盖茨仅为自己的3个孩子每人留1000万美元和价值1亿美元的家族住宅,其它全部用于夫妻两人的慈善事业,这突显的是一个富豪伟大的精神人格,起码这一点就很值得国内众多富豪汗颜。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说退休前,盖茨是为自己的商业帝国而奋斗打拼,那么退休后,盖茨则是为自己的精神事业而奉献,一前一后,或许才能构成并诠释盖茨的完美生活吧。

2008-06-23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6月20日,强国论坛,胡总书记,与网友在线即时交流,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沟通,对互联网而言,意味着其已经日渐成为主流媒体,并日益担负、扮演起政治角色。


    早先,互联网仅仅是知识英雄淘金的场所,众多.COM公司在这里折戟沉沙,成功的总是少数,但激情与梦想仍旧长江后浪推前浪,互联网2.0,让网民不再成为简单的资讯消费者,也同时成为生产者。


    正因为如此,一个互动、即时的无形媒体力量也日益突显,当国外的政治选举越发注重网络民意,当一个个国际国内热点事件,率先被网络媒体披露暴光,当传统媒体自觉不自觉的开始集体向互联网进行迁徙,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政府必须重视互联网,不但是关注其经济意义,更重要的是其民生和政治意义。


    有网友建议将6月20日定为中国网民节,笔者对之深有深有戚触,记得《时代周刊》2006年评选的年度人物,就是“你(You)”,而弗里德曼也写出了《世界是平的》的畅销书,这都是因为互联网力量的存在。

2008-06-07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无照经营,一直令国内视频厂商颇为尴尬,其实也不能怪厂商,毕竟这视听牌照不是谁想拿就能拿到的,甚至发放的结果都让我等局外人琢磨不透。


4月,广电总局颁发了23张牌照,除央视国际、新华网、21CN等国资背景网站外,还包括激动网、优度宽频、光线传媒、普乐欢频等四家民营视频网站。


记得当时激动网很“激动”,把牌照都扫描出来当新闻到处显摆,应该说上述四家民营视频站并非国内视频主流,分享类的代表土豆、优酷、56,网络电视类的代表PPS、PPlive却纷纷与牌照无缘,很是奇怪。


日前,又听闻,二次牌照发放已经开始,悠视网(UUSee.com)、酷6(ku6.com)、六间房(6.cn)纷纷中标,应该说结果更是让人诧异。


UUSee应该说在网络电视领域属二线厂商,据艾瑞iusertracker 2008年客户端软件最新安装排名数据显示,PPS网络电视名列第32名,PPlive、QQlive分别名列第35、44位,而UUSee则已落到63位;酷6、六间房在视频分享领域更是属二线阵营。一直以来在三强或双寡头争霸中,浮现的是土豆、优酷、56的身影。


而今的56,已经无缘故的被关4天之久,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不知是否被监管当局封杀;再看讯雷,连续几天都不能播放影视,被告知无发连接服务器,不知是否也与此次发牌有关;PPS、PPlive、土豆、优酷、56也纷纷沉默。


综观两次牌照发放,给局外人的感觉是并未按照市场竞争格局来发放,规则并不透明,反而是“落后分子”纷纷上榜,“上进分子”要么倒霉不断,要么名落孙山,或许最终都将被归结为一个词:公关,一个公关背后,又不知掩藏了多少跌宕起伏的故事呢?

2008-06-05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雅虎中国自2005年被阿里收购后,定位几经变换,门户、搜索、社区,轮番变脸,高管、员工更是更迭不断,虽名义上是阿里系七剑之一,但却威力有限,更多是通过收购布了个局。


日前,经证实,中国雅虎已与口碑网合并,组成雅虎口碑公司,未来业务主要集中于本地和全网搜索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社区和通讯领域。


应该说在阿里系内,阿里B2B、淘宝C2C、支付宝、阿里软件、阿里妈妈,都是体系内自产的,衍生的诉求最终都可追寻到电子商务这个根上来,而中国雅虎和口碑却是“外来和尚”。


如何保证“外来和尚”不念歪经,是一个整合的问题,对马云而言,这种整合与融入的核心归宿仍旧离不开电子商务。


卫哲曾说:2008年,阿里拟在三个方向发力,全球化、电子商务基础建设和阿里巴巴生态系统。


如果说阿里B2B的香港上市,支付宝的海外扩张是为了全球化;支付宝的诚信体制,阿里软件的SAAS服务提供,阿里B2B、淘宝C2C、商城B2C、阿里妈妈C2C广告交易的布局是为了电子商务基础建设;那么如今的雅虎口碑合并,则必然是为了阿里巴巴生态系统的构建与和谐。


笔者认为,雅虎口碑未来的重点是生活服务类网商群体,雅虎的融入更多提供的是工具理性,即将自身的搜索、即时通讯、社区等方面的资源和技能贡献于口碑,从而催生一个生活服务网商平台、催熟一个生活服务网商市场。


据悉在美国,生活服务产业仅与生活搜索结合制造的产值就已超过百亿美圆。从口碑网商户构成来看,来自餐饮、房产中介、旅游的商家接近70%。而这三大领域刚好解决了百姓生活中最重要的吃、住、玩三方面的需求。


金错刀说:莎朗斯通以一种挨骂的方式揭开了“10亿级消费”的面纱。而今雅虎口碑看中的就是这“10亿级消费”,即未来中国所有网民的各类本地化、个性化生活需求。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住宿与餐饮市场零售额达到3687.3亿元,并继续保持20%以上的高增长。同时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截至2月份,我国网民总数达2.21亿人,超过美国居全球首位,并在不断增长中。


这样的大环境,为生活服务类网商市场的发展与繁荣奠定了基础和想象空间,这或许也是为什么马云会最终选择,让中国雅虎和口碑这两个“外来和尚”念这道经的根本所在。


针对所有网商群体的一站式电子商务服务平台,是阿里系的愿景,雅虎口碑的出现,一方面意味着雅虎中国开始真正融入阿里系电子商务灵魂,另一方面也暗示了马云电子商务一家统吃的“野心”。

2008-06-04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近日,在alipay等论坛中出现支付宝针对澳洲购物网站客户调查的帖子,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支付宝已经不再囿于国内支付市场的发展,开始在海外电子商务支付市场跑马圈地?那么国际支付市场的版图是否是支付厂商的新蓝海呢?


其实早在2月21日,支付宝就对外宣布,已经与澳大利亚在线支付公司Paymate达成合作协议。Paymate将成为支付宝的合作代理机构,为中国网购群体在线选购澳大利亚商户产品提供支付支持。


在海外网购交易中,支付厂商充当的角色实质是买家身份,即帮助买家在境内合作银行用人民币购得外币,并结算给卖家,从而解决跨境网上交易的资金流障碍。应该说支付厂商的国际化扩张,与互联网交易的无国界属性具有必然关系。


互联网的出现,让地球成为平的,电子商务的兴起,让普通网购群体的跨国资金交易成为现实,如果支付不能便捷化、资金不能跨国流动,那将从根本上影响跨国电子交易的效率和魅力,影响电子商务本身的发展。


电子支付市场的竞争,实质是满足用户交易效率和便捷性的竞争,各类支付服务、产品推陈出新的背后,比拼的是速度、全球意识和大格局观。


回望支付宝的发展演进路径,走的其实是一条由企业内到企业外,由行业内到行业外,由国内到国外的扩张路线。


首先支付宝是作为淘宝和阿里巴巴内置性支付工具存在,目的是提供网络交易资金的独立第三方担保,增强交易的信任度;随后开始引领国内电子支付市场,向网游、机票等垂直行业进军,转型为独立第三方支付形象,据悉其外部商户已高达46万家,带来的交易量占总交易量的30%;最后考虑到电子商务本身的无国籍属性,开始向海外市场渗透,而这种渗透方式仍旧是借助跨国电子商务展开的。


应该说这样的演变发展路径也将是快钱、财富通等支付厂商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


正是这样不断扩张的思维,促使支付宝短短三年时间,用户覆盖了整个C2C、B2C、B2B领域。据目前数据显示,使用支付宝的用户已经超过8000万,支付宝日交易总额超过3.5亿元人民币,日交易笔数超过144万笔。据第易观国际数据,截至2007年第四季度,支付宝在整个电子支付市场排名第一位,市场份额为55.62%。


分析师吕伯望认为,支付宝国内外业务的结合,将把国内其它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竞争对手甩在后面,让已经占据半壁江山的支付宝强者恒强。


继阿里巴巴B2B公司香港上市之后,阿里系其它子公司的继续上市将成为阿里集团不得不思考的目标,有人说淘宝2009年上市是必须的,考量如今支付宝的发展态势和海外市场扩张欲望,笔者认为很可能阿里系下一个上市的将是支付宝。

2008-06-03

出处:网吧帝国网   作者:赵福军


几日前,笔者写了篇题为《eBay新CEO为何也要唱衰易趣?》的博文,谁料到,日前国内核心的IT站点都惊暴王雷雷即将离职创业,难道王雷雷也开始和约翰.多纳霍一道,吹响易趣的丧钟了?


传闻称:由于对自己现在的状况并不满意,TOM首席执行官王雷雷将在年内离开TOM重新创业,新公司的发展方向将是互联网电子商务。


面对上述传闻,易趣市场部公开回应:完全是对手造谣。


暂且不论是否是造谣,笔者认为,上述传闻实质反映了三个问题,一是王雷雷是否有离开TOM的可能?二是若王雷雷离开TOM,那么是否意味着易趣的再次失败?三是若王雷雷离开TOM,创业方向是否会是电子商务?


对于第一个问题,应该说不但有可能,而且完全有可能,遥想2002年初,TOM门户已经山穷水尽,帐面上只有80万元,但在此时,是无线短信拯救了TOM,也拯救了其它门户,以至于在“计费软件有缺陷,10万收入只到帐1万的情形下”,TOM王雷雷仍旧与同事开香槟庆祝。


随后几年,面对外界“TOM越来越像一个SP”的论断,王雷雷曾不厌其烦的强调TOM是无线互联网门户。应该说,TOM曾经辉煌过,曾经意气风发过,但随着SP业务的整体没落,TOM不但在门户行当中渐行渐远,最终不得不选择退市。而且于去年年末,进行了采编人员大裁撤,由于内容门户转向产品、功能为主导的应用类服务。


这意味着TOM王雷雷辉煌时代已经结束,在成王败寇的竞争法则下,王雷雷的离开或许也就成了迟早的事。


对于第二个问题,应该说答案也是肯定的。2007年,TOM和易趣的合作,可以看做是TOM主动求变的一个转型,是对门户战略的一个突围,当时王雷雷表示:“如果我们到2007年底还没有呈现出赢利的趋势(即能够看出赢利的具体时间表),就说明我们失败了。”


但一年半的实践证明,TOM和易趣的合作再次令王雷雷失望,易趣就像被阿斗灵魂附体,完全扶不起,据正望咨询最新发布的《2007年中国网上购物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易趣在京沪穗深四个中国网购主要市场的份额为4.2%,与拍拍网市场份额相同,远低于淘宝的58.1%。最终易趣为了市场和用户,不得不拾人牙慧,学起了淘宝当年的免费,但此时的免费或许已时过境迁,事倍功半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是更可能促使王雷雷离职的,因为其作为TOM易趣掌舵人,应为其运营业绩承担必要的责任。若王雷雷此时真离开TOM,那么就完全可以说从侧面印证了易趣的再次失败,也印证了TOM求变的失败,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呢?


对于第三个问题,笔者者则持反对观点,如果王雷雷离开TOM,很大可能是不会从事电子商务,或许可能有人会说正是因为其吸取了易趣失败的经验教训,才可能去从事电子商务,但笔者认为,易趣是个电子商务活教材,连这样的活教材,经过一年半的实践,都已日薄西山,难道还不意味着王雷雷已对电子商务已黔驴伎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