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1-18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最近围绕百度的新闻资讯不可谓不少,稍微罗列,主要围绕以下几个领域:

1、百度被黑

2、人事巨变。

8号,首席运营官叶朋因个人原因离职;同一天,沈皓瑜晋升为公司高级副总裁,王湛晋升为公司副总裁;18日,首席技术官李一男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

3、视频战略。

空降原12580总裁兼COO龚宇,进军正版高清网络视频。

4、百度十周年年会

李彦宏定下百度未来十年目标:未来10年,营业收入增40倍。

归纳总结:

回首十年,百度已经不再纯粹是一个技术立本的公司,这与Google还是有本质区隔,这一点从百度转型为独立搜索门户,再到这些年围绕搜索不断开辟多元化应用服务的表现上就略见一斑,技术已经退居幕后,甚至被不断弱化,百度公司的媒体、营销公司角色或色彩也越发突出和明显,李一男的空降,凤巢、框计算等的提出,仍旧属于新瓶旧酒,应该说从刘建国离开百度后,百度在技术上始终没有大的突破;

从百度被黑的“噶然而止”,到谷歌退出中国的“风起云涌”,笔者始终认为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谷歌官方博客上发表的观点被媒体“刻意”的“重视”,百度被黑对百度的不利影响被“公关”到了最低限度,从这一点来看,百度对自身的品牌与口碑重视程度已经与5年前大不一样,当然在搜索信息的客观中立与商业利益的追逐方面,百度至今仍旧无法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来化解这一矛盾,本质上看,百度竞价的模式是违背搜索本源,这样的模式与理念如果未来不能得到改变,那么仍旧会持续成为未来十年百度赢收增长40倍的核心障碍。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1-13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二,美国谷歌发表了一份由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执笔的官方博客。博文中显示,谷歌总部表示正在评估自己在中国商业运营的可行性,并可能完全退出中国市场。

作为没有采编牌照的国内互联网门户们,将该条编译过来的博文纷纷上至科技频道头条,一方面说明Google的确牛比,重点员工个人Blog的一举一动,竟能引发国内网媒的群体性报道;另一方面则说明有人太希望在这个时机将该新闻铺天盖地的推送到网民的面前。

是谁呢?当然是百度。

昨天百度因被黑而遭遇了重大危机,甚至可以说是十年历程中的最大技术性危机,已经对自身的技术型公司的定位与公司品牌提出了挑战,在这个当口,百度迫切希望媒体能够转移视线,尤其是针对同行老二谷歌进行话题性争议。

从媒体编译的新闻中,笔者看出谷歌可能退出中国的几个所谓原因:

1、Google不希望在中国过滤搜索结果,而不过滤或许将违反本地法律,存在冲突;

点评:针对法律冲突与价值观冲突问题,在谷歌进入中国的时候,就传出Google创始人扬言或将退出中国市场,而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将这个问题提出来,有点别有用心,毕竟本地法管辖的问题涉及国家主权,不容改变,Google还不至于非要跟中国政府较真,毕竟外来企业本土化最大的痛楚或许就来自政策环境的适应;

2、监测到一次来自中国、针对公司基础架构的高技术、有针对性的黑客攻击,这次攻击导致谷歌知识产权受到侵犯;

点评:百度不遭遇攻击,发生在其之前的Google竟也不披露自己遭遇攻击的事,这一前一后,或许只说明,搜索技术型代表企业都可能存在被攻击的可能,昨天百度被攻击了,其实没啥,早在12月Google就被攻击了呢,谁也别笑话谁?

3、克林顿曾与施密特、杰克多尔西、克瑞格蒙迪、休博斯特罗姆等共进晚餐;

点评:对于这个话题的猜测与引申,就更有点无里头和莫须有了,只有国人才会做出这样的“联想”式猜测。

当然或许这真是一次巧合,大卫多姆德一次不恰当时间的表态,竟然帮了百度大忙,但笔者仍旧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百度,毕竟该编译新闻来的真是“恰倒好处”、毕竟谷歌中国仍未表态、毕竟中国网络市场的利益蛋糕是那么诱人、毕竟谷歌已经占据了老二地位。

谷歌要真退出中国市场,对国内搜索业以及网民搜索体验而言,将是一个损失,因为百度将绝对化垄断国内搜索市场,因为网民有问题的时候将别无选择而必须“百度一下”,并且将再无对手能够制横或挑战它的权威甚至“恶行”了。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1-12

1、最开心的是谷歌,百度一被黑,有问题百度一下不灵光了,大家都跑谷歌里搜索“百度怎么无法访问”,很是有意思,如果百度被黑持续十天半月的,谷歌就有可能“颠覆”现在的老二地位,当然除了谷歌,其它二三线的搜索如搜狗、有道、中搜等都将得益;

2、其次开心的是被百度K过的站长们,持续以来对百度的痛恨通过被黑而得以发泄,同时如果网站收录排名在谷歌中还不错的话,相比较而言,今天通过搜索引擎带来的流量会比往常明显增加一到两倍;

3、百度网站技术安全人员以及黑客/红客们有了用武之地,百度的安全技术人员现在应该是最受公司重视的群体,而针对伊朗官网(www.iribu.ir/)的攻击仍旧在持续不断,也说明已经有黑客/红客在进行技术炫耀和对决了。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以“纯属做贼心虚”为理由,彭宇案,让“没钱就别做好事”、“好人难当”成为法律既成判例;

于是,对于媒体披露出的《杭州八旬老人街头摔倒 众人送衣报警都不敢扶》,众人漠视、看客、疑虑、担忧心理的形成也就很容易被理解。

其实有空看看《离开雷锋的日子》,乔安山的经历以及对下一代人心理行为巨变的不解,都充分说明,改革三十年人性退化堕落已经让“雷锋”标签离我们越来越远。

社会化的转型,经济建设的成功,却是以社会整体道德素养沦陷作为代价的。

记得郎咸平在《谁在谋杀中国经济》一书中提到,如果没有汶川大地震,海外媒体不会理解中国。在他们看来,中国人原来是散漫、无纪律的,一旦到了危机时刻,突然团结有纪律了,和美国人一样爱自己的民族、爱自己的同胞,这样的大爱,甚至还要超过美国人。

但一个社会健康发展,不仅需要在民族为难之季有大爱,更需要在每时每刻的平凡生活中充满小爱,否则这个社会或民族是危险的。正如同谈论法治,在谈论宏大叙事的时候,最终与民生相关的却是“具体法治”,正义只有体现于每个社会个体的时候才具有价值。

在未来的生活中,人人都可能会扮演“彭宇”或“老太太”的角色,为与不为,如果已经成为一个需要深思熟滤的复杂思维与形体过程,那么高调谈“和谐社会”就显得有点曲高和寡了。

看来,做不做“彭宇”,真成为一个冷酷的社会问题,并且到了必须正视和解决的社会问题了。

2010-01-07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Google收购Youtube,引发国内视频业跟风,但作为UGC的Youtube,虽然背靠Google大树,但因带宽、服务器以及版权纠纷压力,至今仍旧无法赢利。

而后来者Hulu,却凭借正版资源,以网络电视的运营模式实现赢利。

无论是Youtube或是Hulu,对国内视频业仍旧持续具有榜样效仿作用。

2008年,奥运网络转播权的争夺,曾经让国内网络视频厂商疯狂竞逐,也让央视网赚的盆满钵满,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却让2009年国内网络视频厂商集体陷入困境。

2009年岁末,伴随一系列的事件,对视频业而言,新的转机再次来临。笔者认为2010年国内视频业发展将呈现以下十大趋势:

1、资本风起云涌,将再次促使视频业马太效应更加突显。

PPlive获得上亿融资、优酷再次融资4000万美金、酷6“贱卖”盛大实现间接融资、百度融资6000万美金进军视频业等都是例证,前几年时间已经有十亿美金VC砸在了视频行业,也促使97%的视频厂商退出竞争,而新一轮的资本催促,又将让强者恒强,“剩”者为王态势更加明显;

2、国家队与门户的纷纷进驻,视频业格局即将迎来新变化。

CNTV等国家队,以及网易、百度等门户的纷纷涉足与进入,至少让2010年的国内视频业出现以下四个梯队或阵营:国家队(CNTV、芒果TV、浙江广电、上海文广)、门户队(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网络电视队(PPTV、PPS)、视频分享队(土豆、优酷);

3、网络电视将成为主流视频模式,分享类将逐渐淡出。

酷6“自宫”视频分享业务;百度进军视频的新公司将借鉴Hulu模式,不提供UGC或网友分享;Youtube目前的困局,Hulu的风光;国家队纷纷选择网络电视,以及PPLive换标PPTV等都说明网络电视将成为主流模式,分享类将越来越没有市场生存空间;

4、四大阵营的交叉式竞争将更加剧烈,尤其是国家队与民营队之间,彼此虽然各有优势,但竞争在所难免,视频厂商又将迎来新的“用户圈地战”;

5、经过2009年众多版权纠纷与诉讼的争执,2010年将迎来版权大治年,广告主更看重正版视频站点,而影视版权人也将更加注重维护自身权益,视频版权交易链也将更加完善和共赢;

6、正版高清视频将成为热点,搜狐、迅雷、PPTV、土豆、优酷、盛大酷6等都会在该领域持续发力,而传统院线发行也将逐渐向互联网数字娱乐分发新通路转移;

7、P2P技术优势将发挥更大作用,在带宽、服务器成本节省方面,PPTV、PPS等的竞争优势将越发明显;

8、行业赢利模式将不再局限于网络广告,而将更加多元与立体,这一方面来源于广告主投放的需求压力,更多来自于企业自身赢收生存压力,通过对创新多元的赢利模式探索,主流视频厂商将为未来3、5年后的上市做好铺垫;

9、2010年视频业将在竞争中出现整合,收购与被收购将屡见不鲜,谁将继酷6之后继续被“贱卖”,拭目以待;

10、国内网民基数将继续增长,而网络视频也将吸引更多用户观看,并将真正成为与邮箱、IM、搜索、门户新闻等一样的互联网基础性应用或服务。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1-04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背景新闻:近日长沙市委办公厅和长沙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发出文件,提出若干“深化网吧长效管理”的硬性规定:“单体网吧”如不被连锁公司收购、兼并、参股、控股或因法人代表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而转让给直系亲属外,一律不予办理变更手续。所有网吧,实际法人必须与登记法人一致,否则视为非法。“单体网吧”除被连锁公司收购,原则上也不得跨区县(市)变更。达不到终端电脑数量最低标准的网吧,也必须通过收购、兼并等渠道“达标”后才能经营。

在限制“小、乱、散”的“单体网吧”的同时,长沙市还承诺对连锁、守法经营的网吧减免网络使用费、融资、网吧市场秩序协调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对搞假加盟、涉黄涉赌等不法经营的网吧连锁公司,也有严厉的处罚措施。

NBC评论:从1995年国内第一家网吧开张至今,网吧行业走过了15个春秋,但截止目前来看,单体网吧仍旧属于市场主流,虽然从2003年文化部主导的自上而下式政府推进网吧连锁已“轰轰烈烈”展开,但时至今日,网吧连锁业态在国内仍旧处于尴尬境地:

一方面无法在连锁品牌与赢利模式方面与单体网吧形成差异化,更无法吸引单体网吧“慷慨”加盟,仍旧是“扶不起的阿斗”;另一方面为了进一步推进网吧连锁化,文化部于2009年颁行了《网吧连锁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只将直营连锁进行连锁企业认定,而将特许加盟这类主流连锁模式排除在认定办法之外,这说明政府有意在将契约式连锁监管进行放权,让其回归正常的市场发展,并且有意将自上下的政府推进式连锁模式逐渐“减缓”为市场自下而上成长的连锁模式。

而长沙市委办公厅和长沙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发出的文件,却是与网吧市场发展现状与文化部主管部门的主导思想相背离的,实属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目标进行的“越俎代庖”行为。

虽然从2002年开始,因偶发的北京“蓝极速网吧大火”事件,网吧行业进入了严厉整顿期,至今仍未解封与回春,但整体而言,政府主管部门与政策法规一直持的思想是支持连锁网吧发展,将其向市场主流化打造,但并不限制单体网吧发展,甚至让市场上统统是连锁网吧。2007年14部委《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积极在现有网吧存量市场中推进连锁化、集团化、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不断提升网吧服务水准和行业形象。鼓励网吧经营单位之间通过收购、兼并、联合、重组、参股、控股等方式合作”,但并没有提出只能连锁网吧才能“收购、兼并、联合、重组、参股、控股”单体网吧,更没有提出要限制单体网吧发展。甚至拿全国各地停办理网吧牌照一事而言,本意也不存在限制单体网吧发展之意。

为什么长沙市政府就需要通过“变革网吧办证程序等政策性硬措施”限制单体网吧,从而进行连锁网吧发展促进呢?原因是“单体网吧通常‘小、乱、散’,只有通过扶持扶持网吧连锁经营,才可净化网络环境。”问题是,这样的理由成立吗?答案是很明显的,不成立。

首先,网吧有最低经营规模,例如占地面积、PC数量的规定,只要合法获取了牌照,那就意味着达到了最低上限,小与否,有问题吗?扩张不扩张,有问题吗?那是企业主自己的事情,跟政府有关系吗?

其次,网吧的法律名称是: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可见公共性是其基本属性之一,那就意味着只要符合上网条件的各类社会闲杂人等都会在网吧出现,甚至会出现市井打架、斗殴、抢劫、盗窃等犯罪行为,给外界所谓的“乱”的印象大抵源于此,但这是网吧能控制的了的吗?如果网吧将这些问题统统搞定了,那还要警察做什么?如果网吧能将这些问题统统摆平,我相信,从现今法律定义上去查验,网吧也难脱违法或黑社会性质,难道这些才是我们需要的?

最后,网吧最早产生于一、二线城市,但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一线城市家庭PC与个人便携PC数量的不断增加,使得网吧数量出现饱和,因此近几年网吧向三、四、五级城镇的扩散就成了趋势,这是由市场需求决定的,目前而言,十几万大大小小的网吧可谓是星罗棋布的分布于祖国的大小城镇,这样的散,难道也有错?

网吧说白了,就是一个提供公共上网服务的终端与场所,承担不起“净化网络环境”的重担,网络环境的净化应该从网络内容/服务提供商的源头抓起,从网吧这样的终端抓起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网吧行业做死,因为网吧无法对用户浏览、查看、参与和体验的,甚至沉溺的网络内容/服务本身负责。市场经济在国内搞了也30来年,一些地方政府仍旧无法从根本上明确自身的责权属性与定位,仍旧动不动“越俎代庖”,实属可悲。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1-02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2009年,中国网游业走过了第一个10年。一方面成就了搜狐、腾讯、盛大、网易、巨人网络、九城、金山、网龙、完美等众多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也先后引发大量的网络沉溺与上瘾。政府、媒体、行业对网络游戏产业可谓又爱有恨。

魔兽易主:企业、政府明争暗斗

2009 年,国内网游业最为聚焦的当属魔兽易主之争,不光是因为“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造就的火暴,更重要的是围绕魔兽易主,不光九成、网易、暴雪明争暗斗,而且也引发了政府对网络游戏审批监管权的纷争,当然最终结论是网络游戏归口文化部管理,而新闻出版总署只负责版权前置审批,笔者认为将网络游戏归口文化部进行日常监管是非常正确的,毕竟文化部是网吧行业的审批监管部门,而网吧内的核心用户是游戏玩家,这样的监管权分配,有利于文化部针对网吧、网游行业进行有针对性的统一部署与监管。

除此之外,今年6月,文化部联合多部委出台虚拟货币相关管理文件,并叫停了“免费网游”模式中为人诟病多时的“开箱子”等涉嫌赌博的设置。9月28日,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通知,强调对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及境外著作权人授权进口网游审批的唯一管辖权,并对外资的审查、限制尺度有所收紧。这意味着未来针对网络游戏的行业监管将日益加强,毕竟上十家上市公司已经将这个产业盘子做大了,不进行有效的监管,则社会负面危害将不断积弊。

强者联合运营将成国内网游新模式

从代理韩国“泡菜”,到独立自主研发;从纯粹的点卡计时收费,到如今免费网游大行其道,网游B2C渐成行规,国内网络游戏厂商越来越懂得如何合纵连横,实现资源优势互补。一方面网游业在激烈竞争的同时,另一方面企业间的联合运营也在2009年屡屡上演。先是盛大游戏宣布已与金山签订通过盛大游戏平台运营 3DMMORPG《剑网3》协议,麒麟游戏宣布将与盛大在线联合运营《成吉思汗》新资料片,随后巨人宣布将和腾讯共同运营被史玉柱视为转向“低ARPU 值”模式试水之作《绿色征途》。从联合运营的主体我们不难看出,都是国内网游界巨头或新秀,这说明网游界的“马太效应”将会日益明显,未来网络游戏的进入门槛也将变的更高。

盛大一路高歌猛进 网络迪士尼梦日益明朗

2009 年,盛大系列的动作让媒体眼花缭乱,应接不暇:7月,盛大网络收购华友世纪尘埃落定,借此获得无线SP牌照,并置入盛大音乐资源;10月,为盛大贡献 95%收入的盛大游戏拆分上市;11月12日,盛大网络宣布与湖南卫视共同出资6亿元合资成立盛视影业,并旋即开始筹备新版电视剧《还珠格格》及电影《星辰变》;11月末,华友世界并下国内第三大视频网站酷6网。再累加上盛大文学,至此盛大已成为一家囊括网游、文学、音乐、电影、视频在内的全方位网络新媒体平台。如果说当年盛大盒子战略曾经让陈天桥折戟沉沙,最终不得不暂时搁置“梦想”,回归网游的话,那么2009年则必然成为盛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