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3-09

出处:《网吧帝国》   作者:赵福军

2009年,版权纠纷与诉讼就持续热火朝天,没想到到了2010年,此行业主题仍旧未被改变。而首先成为众矢之的的仍旧是优酷。

年初,优酷因盗播影视剧,接连两次被反盗版联盟提起诉讼。两次诉讼共涉及搜狐、激动网、优朋普乐拥有版权的《南下》、《文雀》、《单身部落》、《男儿本色》、《金大班》、《倔强的萝卜》等20余部影片。随后,反盗版联盟宣布,因优酷盗版《金大班》、《倔强的萝卜》、《第一速度》、《忠魂》(又名《女公安局长》)、《护宝娇娃》等影视剧,对其再次进行起诉。1月22日,酷6网宣布,因优酷网盗播其拥有网络版权的40余部影视剧,在多次沟通无果后,对其发起诉讼,并已经在海淀法院立案。

优酷为何会持续性成为版权纠纷与诉讼的众矢之的呢?原因很简单,正版化是视频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在这样的行业大趋势下,酷6网“自宫”洗脚上岸、反盗版联盟更是以正版高清为行业立意,而恰恰是优酷在违背这种历史潮流,面对反盗版联盟的诉讼发难,除了恶语回应,并没有做实质性的正版改进,同时借助媒体不断混淆视听,诸如“酷6起诉虚假法院并未立案、搜狐败诉、冒用别人名义起诉酷6、同搜狐已达成和解”的烟雾性言论不断被放出,截止目前,不但仍旧放任盗版的UGC模式(其实模式本身没错,错在于优酷借该模式有意规避版权,甚至借此模式进行疯狂盗版的行为),而且丝毫没有“从良”的意愿与表示。

或许会有网友说,谁说优酷不支持正版了,优酷不是加如中国版权协会互联网版权工作委员会了吗?不是宣布推出版权合作管理系统,如有举报,24小时内删除盗版内容?不是推出了正版行动五项措施吗(一、继续执行1000万美金的合作和版权购买预算;二、继续推动并加大版权认领系统的开发和应用;三、利用视频搜索,提高版权认领效率;四、利用视频指纹技术,加强版权审核;五、推进“网络视频联播模式”应用,实现行业共赢。)?

但问题是,排除上述措施的公关层面的意义外,在版权保护与行业正版促进方面到底起了什么实质意义呢?下面来由笔者一条条进行“梳理”:

1、加入协会,说白了,有钱就能加入,这样的协会组织本身的审查机制本身就有问题,否则一个版权工作促进性组织,怎么可能纵容自己的成员进行大肆、持续性盗版呢?

2、通知、删除机制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确立了的网络版权保护条款,优酷的版权合作管理系统、24小时内删除措施如果能够切实的落实,那也算是“从良”的一个例证,但问题是众多媒体、甚至是同行已经尖锐的指责优酷说一套、做一套,接到删除投诉后,总是以没收到“快递”、“邮件”、“可能是系统问题”等等“高科技”方式进行推诿,这是在保护版权吗?

3、1000万美金版权购买预算,说实在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要想买点正版遮羞布、然后继续从事盗版,我看行。但要是想真正转型正版,那么是否应该在预算之后加个0?

4、版权认领系统,如果是给自己开发的,那根本是多此一举,毕竟拿来打包采购合同,看看附件清单,一目了然,然后对比后台,除了自己采购的内容外,其它均为盗版即可;当然结合其推出的为提高版权认领效率的视频搜索,或许该认领系统是针对内容版权人开发的,那么优酷又不是音著协这样的版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还没法律、法规鼓励大家先盗版,然后有人来认定再协商解决的版权保护原则或条款出来呢。

5、视频审核与删除需要指纹技术吗?雇俩高中生就能做的事,到优酷这里就成了高科技,删除不就点点鼠标那点事,搞一堆技术噱头出来,糊弄网民还是给政府层面做秀那?

6、至于推进“网络视频联播模式”应用,就更是一场秀了,说好听点是竞合,说难听点就是“心存各异、各怀鬼胎”,这样的合作归结到本质,对用户没什么益处,毕竟现在的网络视频领域,视频内容同质化已经过于严重,而不是太少。

如果一个厂商在行业中不断成为众矢之的,而且违背行业发展大势,那么如果不能即刻悔改、转型,那么竞争的车轮最终会将其碾的粉碎,版权、内容正版化对优酷来说,将成为2010年必须跨越的门槛,否则其将被逐渐洗出市场,被行业所抛弃。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3-08

出处:《网吧帝国》   作者:赵福军

苏宁张近东抛出“网购非主流”论,引发热议。

解读网购是否主流,笔者认为有几个层面:

首先,从网购用户与网民总数对比来看,截止目前网购用户(B2C+C2C)也就一个亿,与4亿网民相比,的确略显非主流;

其次,从网购交易规模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来看,不足2%,的确不太主流;

再次,从B2C在国内网购市场中占的比重来看,C2C淘宝一马当先,占仅80%的份额,而B2C仅占四分之一,这说明从内部结构来看,传统中小企业B2C仍旧在国内未成为主流;

复次,从电子商务在零售销售中扮演的角色来看,一个成功的网购行为仍旧脱离不了传统的物流配送、仓储、支付等环节,仍旧扮演平台、媒介或工具角色,仍旧缺乏品牌效应,与线下零售卖场或品牌直营店相比,的确还不太主流;

最后,从赢利模式上看,国内主流的B2C站点,除了当当在去年宣布赢利外,其余还都处于烧钱期,从商业赚钱角度来看,也不太主流。

但这仍旧不妨碍网购未来会成为零售业的主流趋势。几个方面来例证:

1、国内的B2C已经集体在打破垂直网购提供商的角色,在向百货网购转型,如当当网、卓越、京东、红孩子等;

2、国内的网购产业链在逐渐成熟,网络诚信体系以及法规配套体系也在逐渐建立,这将为网购行业带来新的动力,新一轮跑马圈地正在迎来;

3、网民基数的不断扩大,以及网购交易习惯的逐渐培养,网购群体也将得到快速扩张,未来网购不但将成为一种基础型网络应用,同时也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4、网购B2C企业因为盘子铺的窄,年交易额做不大,导致迟迟不赢利,笔者相信当国内主流B2C企业的年交易额都能上百亿、千亿的时候,赢利是必然的。

从互联网应用的发展来看,当年的MP3网络音乐、IM聊天、网络资讯、搜索、视频、博客都曾经非主流过,而今已经逐渐主流化,毕竟昨天的非主流一定要给予重视,因为明天他或许就会变成主流。

因此,此时此刻论断“网购非主流”或许太早,否则苏宁易购也不会上线竞争了,或许张近东为的言论是在为苏宁易购未来可能潜在的经营不善埋下一个辩解的伏笔吧:)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3-05

出处:《网吧帝国》   作者:赵福军

经过媒体舆论的监督与批评,严琦代表关于关闭社会网吧的提案终于有了新的说法:

严琦说:“我的原意是政府要关闭那些没有牌照的、不健康的非法网吧,然后逐步让政府来主导。只是当时那个记者断章取义,没有表达我真正的意思。”

“现在网上不少网民说,我是不是要关闭所有的陶然居。其实我认为,不是所有的网吧都是不好的,我的这个行业也是。”严琦说,“那些非法的网吧应该取缔,好的网吧要逐渐让政府来主导,让政府来管理这个行业,像图书馆一样。”

这两段话里表达了两层意思,一、针对非法、违法的网吧应该坚决的进行取缔与关闭;二、针对合法经营的网吧,政府应该收编、国有化,按照图书馆那样进行公益经营.

这样的提议从形式上看是比之前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的提法开明与公正多了,对于第二点,笔者不是不支持政府做公益网吧,而是从实际运行角度来看,存在笔者在《请陶然居严琦“下课” 网吧不愿“被代表”》一文中提到的下列问题:1、既存网吧从业者的补偿、安置、再就业问题;2、公共网吧的定位、选址、授权、监管、财政投入等问题;3、既有IT互联网产业链厂商与网吧合作关系暂停损失是否应该赔偿的争议性问题;4、社会性网吧十几万家,如果都关了,公共网吧投入不能开辟如此多的网吧,那么既存的网民上网需求如何满足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那么这样的提案只能被束之高阁,没有实质执行意义的提案应该说是没有意义的提案,当然如果某一天中国90%的家庭都有了电脑,而为满足少数人存在的网吧进行公益化倒是可以的,但问题是,谁让中国现在的网吧存量占了全世界80%以上呢?

针对第二点,笔者也是举双手双脚支持针对非法、违法的网吧进行整顿、治理,但却必须是依法行政,不能不分情节一概取缔或关闭,否则就是法盲行为、违法行政、甚至行政乱作为了。毕竟非法、违法的网吧,从行为上看是多种多样的,非法经营的,如没牌照的黑网吧;违规经营的,如违规接难未成年人的,通宵营业的,容纳顾客吸烟的,未对网民身份信息进行核对与登记备案的,经营非网络游戏的,借助网络游戏或其它方式进行赌博或变相赌博活动,未履行信息网络安全、治安和消防安全职责等。(更多网吧非法、违法行为请查阅国务院《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

但总体来说,针对非法、违法的网吧的处罚,属于行政行为,执法机关必须严格的按照行政许可程序进行执法,从而保证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具体针对非法网吧与违法经营行为而言,可以说具体的行政处罚根据情节会有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停业整顿、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

按照严琦委员的逻辑,只要非法或违法经营,就一概取缔,完全是违背司法与执法常识的提案,如果任何行业都按这样的逻辑来执法,我相信,在国内民告官的行政诉讼将不胜枚举,官民之间的冲突会异常激烈,可以说这不是在提好的议案,而是在违反常识的角度乱提议案。连针对违反刑法的罪犯,国家法律都规定了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管制、拘役、剥夺政治权利等多种量刑处罚手段,考虑的就是具体犯罪行为中的具体情节是不同的。

当然比严琦逻辑更不正常的当属陶教授,竟然公开表态支持严琦关闭社会网吧的提案,并表示中国90%的网吧都属于非法经营,关闭网吧符合中华民族最高利益。很是危言耸听,这下可好,严琦代表改说法了,不知道陶教授是否还会百分之一百二的继续支持?

好在作为网吧的主管机关已经针对严琦的提案进行了回应

4日,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针对严琦代表的提案作出回应:

他认为,网吧接纳未成年人需要发挥政府部门和企业两种管理作用,而高科技手段将是网吧管理趋势。他称,经过多年努力,网吧接纳未成年人得到有效遏制,但在某些地方,例如城乡接合部,黑网吧依然存在。他表示,解决网吧接纳未成年人,首先要推动网吧的连锁化管理,发挥政府部门行政管理和企业自身管理两方面的积极性。规范网吧的发展秩序,发展信誉良好的网吧,让接纳未成年人的网吧一经发现就退出经营。其次,要加强社会力量监督,聘请社会上的人,比如“五老”(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作为网吧的义务监督员,就地监督。最后,从科技上来说加强网吧监控系统、网吧监控软件的建设。

可见对于2010年的国内网吧市场,无论是政府主导收编、国有化经营网吧不现实,就是针对非法、违法网吧全部取缔关闭也不现实,整个市场行业的连锁化、品牌化整合会逐步加剧,各类违法、非法经营行为也将在执法机关的逐步治理、整顿中得到缓解,否则就当属行政执法机关渎职了。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10-03-02

出处:《网吧帝国》   作者:赵福军

又到两会,本该和谐,但针对取缔网吧的代表呼声,却又沉渣泛起,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的严琦此次充当了取缔社会网吧的代言人,观其提案关闭社会网吧的理由,仍旧是老一套,与“陶宏开”之流并无二异,无非是母亲的哭诉、孩子的沉溺、青少年网瘾数据的恐吓……

严琦认为网吧行业带来的负面危害,已经让其正面意义变的微不足道,但熟不知国务院《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理》早就明文规定,网吧禁止接纳未成年人,作为执法机关,对网吧的违法违规行为视而不见,甚至地方保护、收受寻租,以及未成年人家长监护责任的缺失才是孩子沉溺网吧、甚至成瘾的根本所在,难道非要让网吧做替罪羊?

在严琦看来,关闭社会网吧,然后再由政府出资开办公共网吧,不以赢利为目的,因此便于监管。暂且不论,关闭社会网吧、大开公共网吧,涉不涉及以纳税人的钱进行公开的国进民退是否有背历史进程,单就公共网吧而言,这么多年来,各地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开的所谓“公益性网吧”数量还少吗?失败的还少吗?左手关闭社会网吧、右手开公共网吧,真可谓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不但不会一劳永逸,而且会将问题更复杂化。

例如,目前看来至少会增加出以下问题:1、既存网吧从业者的补偿、安置、再就业问题;2、公共网吧的定位、选址、授权、监管、财政投入等问题;3、既有IT互联网产业链厂商与网吧合作关系暂停损失是否应该赔偿的争议性问题;4、社会性网吧十几万家,如果都关了,公共网吧投入不能开辟如此多的网吧,那么既存的网民上网需求如何满足等问题。

现今而言,网吧产业不是一个孤立的行业,它是IT互联网的渠道与终端,IT软硬件厂商、游戏厂商、近千万的从业者都需要借助网吧存在与生存,严琦代表的一刀切思维,实质上是愚蠢的“鸵鸟政策”,当然笔者相信,在陶然居面临经营困难或问题的时候,严琦代表一定不会沿用“鸵鸟政策”。

人大与政协代表,权限来自于民,也应该回馈于民,但作为广大的网吧从业者,我们希望陶然居严琦代表“下课”,因为网吧行业不愿“被代表”,因为严琦代表的提议并未做深入的行业分析与调研,仍旧停留在感性的“媒体化”认知中,仍旧采取的是“鸵鸟政策”思维,仍旧在一面践行市场经济(经营陶然居)、一面又在反对市场经济(关闭社会网吧),这样的提议还是宁缺毋滥的好。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